顶部
2018年08月18日 星期六
第A10版:警戒线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2018年08月18日 星期六
90后男子不想再做她的情人 80后女子找杀手多次要做残他
冯国丽 倪志祥 朱鼎兆

  吴芳(红圈中)与她所找的杀手一同站在被告席上。法院供图

  他比她小10岁,做她的情人也近10年了。如今想正常恋爱、结婚生子,却惹怒了她:通过网络找杀手把他做残。现实情况是,他确实被杀手刺伤,导致重伤二级,而她与她在网上所找的杀手17日也分别因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罪名站在淮安市金湖县法院被告席上,法庭将择日宣判。

  反目成仇:她找杀手做残情人

  10多年前,1980年出生的金湖女子吴芳因为在做生意,通过刘铭的叔叔认识了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刘铭。一来二去,他做了她的小三。后来因吴芳之邀,他也到上海发展,并有了自己的公司。“三四年前,刘铭到上海来。先是在公司上班,2016年,他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到上海后,他对我也不耐烦,态度比较恶劣,沟通了几次没用,我就想找人教训他”,吴芳说,刘铭到了结婚年龄要结婚,不想再跟她有不正当关系,只想把她当姐姐看。久而久之,她就有了找人教训他的想法。

  想到刘铭体重有200多斤,一般人打不过他,吴芳就想通过互联网找人教训他。吴芳开始在网上搜索,通过网络找到了90后杀手王波,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4万元成交:将刘铭做残。事实上,她最终花了6万左右。

  孽情致案:想分手却差点丢命

  在上海与吴芳见面,收了1万元订金后,王波开始在几个杀手群里发信息“招熟手一名”,不久,1995年出生的河北男子李浩有了回应。两人想采取用电击棍将人击昏后再用锤子砸断目标人物胳膊。去年9月23日晚,他们在刘铭上海居住的小区,用电击棍击打刘铭,没想到的是,电击棍突然没电了。第一次被袭击的刘铭还以为是遇到抢劫的了。

  单子没完成,而此时两杀手身上的钱也用光了。就在此时,王波找来的杀手李浩在杀手群里又接到山东一“死亡单”,于是他们向吴芳要了一笔钱立刻赶赴山东,与另一杀手张炬会面。在山东,雇主给了他们2000元订金后,他们三人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眼看身上又没钱了,此时的王波突然想起吴芳的单子,吴芳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给了他们一笔钱。

  去年10月6日凌晨,从上海返回金湖的刘铭凌晨吃完夜宵回小区时,在楼道口被王波所带的杀手用刀刺伤脖子。颈部活动性出血,呈喷射状,意识模糊,呼叫不应,面色苍白,四肢湿冷,血压和脉搏无法测得,金湖县中医院随即将他转至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案发后,淮安金湖警方经过视频追踪明确了犯罪嫌疑人张炬的身份并将其抓获。很快,王波与李浩也先后落网,吴芳也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刘铭开始以为是吴芳老公所为,得知是与自己相处近10年的情人找的杀手所为,他认为这一切都是由于他想与吴芳分手而导致,因为他想与其他女子正常恋爱、结婚、生子。(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通讯员 冯国丽 倪志祥

  扬子晚报记者 朱鼎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