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不美”照刷屏,无数网友心疼2018年06月05日 星期二A03 紫牛新闻_ 扬子晚报_扬子晚报网
顶部
2018年06月05日 星期二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2018年06月05日 星期二
两张“不美”照刷屏,无数网友心疼
两位主人公接受紫牛采访时,都觉得“走红”好意外
陈勇 杨志敏

  两位主人公和他们各自的“走红”照。 图片来自福州消防支队和网络

  近日,两张“令人心疼”的受伤照在网上走红。

  一张是福建福州的一位90后消防队员沈伍呷在体能训练时背部擦伤的照片,黝黑透红的皮肤被擦破一大块,极具视觉冲击力。另一张是一位浙江护士郑艳的“不美”腿照。因救助一名溺水者,这位护士长时间跪在地上,将对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后,她也留下了这张双膝红肿的“难看”照片。

  昨天,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照片的两位主人公。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杨志敏 实习生 艾陆琦 徐梦云

  看了这两张照片

  网友都在心疼他们

  90后消防员背部受伤的照片在网上传开后,不少网友都在心疼这些年轻的消防官兵,为他们每一次出入火场的英勇救援点赞。

  网友@占卜师朵拉说:“致敬最可爱的人,因为有你们,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网友@金盛贵金属也在评论中写道:“真是应了那句话,世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他们替我们负重前行,致敬。”

  还有网友牵挂官兵们的健康,网友@MB-Wuuu说:“这样可能会得皮肤癌的,消防员年轻身体素质好,但也要注意。”

  女护士郑艳也因为一张照片火了,很多人在评论里留言说,她是最美的天使。

  网友@云村精彩说:“善良的姑娘最美。”@Agnes也为郑艳点赞:“给护士打call!不过院前急救不仅仅是医护人员的责任,也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评论里还有一位同为医护人员的网友@哆啦闺蜜是超人说:“医务工作者每天说想辞职,可一旦出现患者,我们就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抢救。”

  90后消防战士:“很正常啊,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很正常啊,这只是我们消防队员的训练日常,其他战友也经常这样!”对于自己的照片能在网络走红,1997年出生的消防战士沈伍呷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家常便饭的事”。

  沈伍呷向紫牛新闻记者讲述了拍摄照片当天训练的情况。“这张照片拍摄于5月26日下午,当时参加的是负重长跑训练,负重10.5公斤,距离7公里。”沈伍呷说,背着空气呼吸器,跑到3公里时感到背上有摩擦的刺痛,当时并没在意。

  一直到终点卸下空气呼吸器后,沈伍呷脱下衣服大口喘气,旁边的战友才看到他背后磨破了很大的一块皮,就拍下了照片。“我当时都没什么感觉,还问了一声:有吗?”

  沈伍呷介绍了照片被发到网上的过程,“后来战友发了朋友圈,又被我们支队宣传部看到,就发了微博。”

  这张照片在网上火了之后,沈伍呷的家人第一时间联系了他。“我爸和我妈打来了电话,他们以为我是摔了还是怎么的,非常担心。”

  沈伍呷1997年出生,2016年10月份入伍。对消防战士这个职业的向往,源于2008年汶川地震,当他看到消防官兵参与救援的场景时,就下定了决心,长大后要成为一名消防战士。那时候,他正在上小学五年级。

  入伍后,对于高强度的训练,沈伍呷也有吃不消的时候,但一想到只有经受艰苦训练,才能真正胜任这个职业,他就咬牙坚持了下来。

  沈伍呷的皮肤比较黑,外号“小张飞”。战友训练遇到身体极限时,他常常在一旁大喊为他们鼓劲,有他在,总是充满激情。

  “不美”腿照护士:“这是一个很简单很平常的事”

  郑艳是浙江宁波鄞州第二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从学校毕业开始就在ICU工作,目前已经任职8年。

  5月29日下午3点,郑艳正在鄞州一家游泳馆内学游泳,突然传来有人溺水的消息。郑艳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了当时的场景:“我看着教练跑过去,那时候已经有个救生员救起了溺水的阿姨,我也赶紧跑过去看需不需要帮忙,情况怎么样。”等她赶过去时发现对方已经没有了心跳和脉搏。

  “我是护士我来吧!”郑艳拨开人群冲了上去,对溺水的阿姨进行心肺复苏,“开通气道、胸外按压、人工通气、心肺复苏,大概做了三四个循环,阿姨开始有反应,呼吸回来了。”说到这儿,郑艳觉得抢救还是比较及时的。

  郑艳采取急救措施时一直跪在地上,游泳馆的地面铺着橡胶材质的防滑垫,因此她的膝盖以下部分都留下了淤青。紫牛新闻记者问她腿有没有事,郑艳连连表示:“这一点点都是小事情,没事的。”

  郑艳说,这是她第一次在医院外参与救人,对于这件事能在网上受到这么大的关注,她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很平常的事啊,所有的医护人员只要遇见,肯定会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作出判断,去帮忙急救。这对我来说真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

  郑艳平时的工作很辛苦,经常要熬夜,也会遇到不理解她们工作的家属,但她能很好地平衡自己的负面情绪,“可能我已经习惯了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所以也觉得能接受。”

  如果以后在医院之外,再次遇到需要救助的情况,郑艳说她肯定还是会第一个义无反顾地冲上去,“这是我的分内之事,也是我的第一反应。”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