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追踪泰坦尼克号6名中国幸存者 英国导演的纪录片:他们遭遇了偏见
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实习生 徐梦云 艾陆琦 文/摄

  泰坦尼克号。 资料图

  ▲

  纪录片中的中国幸存者(右)。视频截图

  纪录片《六人》的导演罗飞接受紫牛新闻采访。

  ▲

  当年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有8个中国人,并且幸存下来6个。初听此事相信不少人会很惊讶。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泰坦尼克号沉没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有位英国导演花费了近三年的时间,苦苦寻找这6名中国幸存者的后代,想要用纪录片的形式,真实还原当年这些中国人被救下以后的故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近日来到上海,专访了这位英国导演罗飞,挖掘淹没在历史尘埃中的那段往事。                

  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实习生 徐梦云 艾陆琦 文/摄

  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人

  上集

  8个中国人一张团体票

  上了当时最豪华的轮船

  泰坦尼克号邮轮的故事100多年来广为人知,它1912年在英国下水时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轮船。号称永不沉没的海上城堡,可惜在处女航驶往纽约时就撞冰山沉没。船上2000多人只有700多人幸存下来。

  泰坦尼克号上有8个中国人,幸存下来6个。这一信息并非是由罗飞的纪录片团队首次披露……

  老纪录片曾讲过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人

  1912年泰坦尼克号海难事件发生时,美国的纽约时报和上海的申报都详细报道了这一举世瞩目的海难,泰坦尼克号上8个中国人幸存了6人这一细节,也引起了中美两国读者的关注,甚至还引发了一场争议。争议的焦点是,某些习惯用有色眼镜看人的外国人怀疑这些幸存的中国人是不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逃生,因为当时救生艇有限。

  2012年,在泰坦尼克号沉没百周年之际,中国6位年轻杂志编辑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借助美国国家档案馆、中国香港海员协会的历史材料及大量采访,首次从中国人的角度探寻和梳理那次海难。上海纪实频道以《泰坦尼克号上的八个中国人》(以下简称《八人》)为题采访了这个研究小组,拍摄了纪录片。由于当年宣传力度不够,《八人》没有引起广泛关注。

  这8个中国人为何登上了泰坦尼克号?

  美国国家档案馆保存了有关泰坦尼克号的亲历者(包括遇难者和幸存者)的历史资料。当年船东白星公司的老板布鲁斯·伊斯要求登记每位上船的乘客,所以今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可以查到这8位中国乘客的基本情况:都是男性、年龄在24岁至37岁之间。职业都是海员。还有就是登记有这8人姓名音译的一张3等舱船票。

  这8个中国人为什么会登上这艘当时世界上顶级的豪华邮轮呢?他们的名字为何登记在同一张3等舱的船票上?据熟悉上世纪初中国海员生存状况的香港海员协会主席分析,他们8人之间应该是相互认识的,此行登上泰坦尼克号是去纽约的另外一条船上打工。那张8个人的3等舱船票相当于现在的团体票,购票款可能是船东公司支付的。据介绍,当时华人在外国轮船上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锅炉工,用铁锹往锅炉里送煤炭。

  幸存华人FangLang被称为“救人英雄”

  这6位中国人是如何逃生的?根据报道资料,一位登记名为ChoongFoo的中国幸存者是撞击发生后,刚好身边有一艘救生艇放下来,而船上又有空位。据研究小组考证,当时3等舱走廊被人为锁住,很多人被困在舱里,只有一部分运气好的人逃了出来。有些救生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拥挤,还有空位——一些妇女坚持没有丈夫陪伴就不上救生艇。

  还有一位华人的获救经历更加传奇,船票上登记的名字叫FangLang。3D版泰坦尼克号电影,有一段关于华人的片段,上映时被剪掉了,后来流传到网上,说的就是他的故事。14号救生艇上的多位幸存者的叙述中都出现了这么一位中国人。当时FangLang趴在门板上快要冻僵了。救起FangLang后,14号救生艇决定继续返回救人,做过船员力气又大的FangLang缓过劲后便自告奋勇划船,对救人起了很大作用,被视为英雄。

  6个中国人在海难中幸存下来,但由于当时美国实行排华法案,他们被拒绝踏上美国国土。在一个小岛上待了一夜后,第二天,他们只能登船去了古巴,从此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八人》纪录片的故事也就此结束。

  下集

  英国导演拍《六人》

  追踪中国幸存者的轨迹

  “镜头切换”到当下,英国导演罗飞打算追踪泰坦尼克号上6名幸存的中国人,拍一部叫《六人》的纪录片。

  见到《六人》纪录片罗飞导演时,他正在办公室和同事讨论拍摄工作,原本在视频资料中一头飘逸长发的他,已经改留短发了,显得更年轻了些。不一会儿他拿着一杯咖啡朝我们走来,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为何要拍摄《六人》纪录片?

  谈起这场奇妙的寻找之旅,罗飞导演表示他并不是发起者,“之前我的合作伙伴Steven是一位海事研究员,有一天他问我你听说过泰坦尼克号上有中国人吗?我说没有。他当时就说我们一定要拍一部这样的片子。那会儿,我还有点犹豫,因为关于泰坦尼克号的纪录片太多了。”

  但后来罗飞发现,在和朋友聊天谈起泰坦尼克号上有中国人时,大家都很疑惑,这激发了他继续探索下去。越来越多的关于这6名中国人的有意思的故事让他们决定拍摄这部纪录片——拍了近三年,预期今年年底完成。

  “当我们把要拍摄有关泰坦尼克号上中国幸存者的纪录片,以及正在寻找这6名幸存者的后代的消息发布到我们的网站后,也得到了许多帮助。比如,有网友留言表示,自己的爷爷可能是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我们就去找到他们查证这些事。”罗飞说,“在这个纪录片里我们尽可能去表达真实的情况,在不能百分之百确认一件事的真实性的时候,我们在纪录片里也会表达出这样的质疑。”

  寻找幸存者后人,走了不少“弯路”

  通过社交媒体和各个国家记载的资料和档案,罗飞的团队根据掌握的证据去寻找和这6名幸存者相关联的人物。

  整个寻找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就是关于这6名中国幸存者的身份信息。当时的中国人去美国工作时,为了方便会将自己三个字的名字简约成两个字,中文名字翻译成英文没有明确的规范,例如“方”姓可能会被翻译成“Feng”,这就造成了找人的困扰。

  即使对线索做过前期排查,罗飞他们在找人的过程中还是会犯错。“有一次我们跟了一个人好几个月,他的年龄和姓名都符合我们的推断,但是在最后我们发现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这样的情况我们遇到过好几次。这样的错误,我们在纪录片中也会呈现。我们不会说我们一定是对的。”

  幸存的中国人不可能是“坏人”

  在这个寻找后人的过程中,罗飞和他的团队发现,当年关于那6个幸存中国人的很多说法都是不正确的。

  “当时有人猜疑这6名中国人是穿成妇女衣服打扮成女子或是躲在座位下面才得以上船保命,但这样的传闻令人费解。他们的女人衣服从哪里找过来?怎么化装?这没有直接的证据,都是道听途说。但我有一个猜测,有可能1912年时,中国人的穿着打扮和外国人是不同的,所以才有这样的传闻。而且当时这6名中国人登上的是最后几艘救生艇,和之前的救生艇不同,最后的几艘救生艇座位有的是用纸盒子叠成的,所以不存在他们可以躲进底下的情况。这些关于中国人的负面言论是不对的。”

  罗飞告诉紫牛新闻:“泰坦尼克号上一共有8名中国人,他们大部分来自广东,职业都是水手。在船难中死去了两人,剩下的6人获救后和其他幸存者一起被送往美国,其他的幸存者都被许可留在美国休息几天,受伤的也可以去医院救治,但这6名中国人却被拒绝进入美国,第二天必须被送走。”

  一点点“剧透”

  幸存的中国人 有的回到了祖国

  《六人》想要还原的核心部分,是关于那6位中国幸存者后来的生活轨迹。紫牛新闻试图让罗飞做点“剧透”,但出于对纪录片的保护,他没透露太多的信息。

  紫牛新闻:幸存者有几个返回中国?

  罗飞:他们有的回到了中国,有的就留在了国外。这个比较难说,我们也正在寻找,就像我们五月份要去广东,就是我们知道(有幸存者)可能在广东待过,我们要去核实。他们的故事是从古巴开始的,我们就从古巴开始寻找。

  紫牛新闻:有几个幸存者有后人?没后人的怎么还原?

  罗飞:这个我不能说,有些人在几年后结婚生子,有些人却没有留下后人。可能获救后十年他就不在世界上了。这些会在纪录片中呈现。

  紫牛新闻:经过近3年寻找,有几位幸存者还原得比较清晰?

  罗飞:这个比较难回答。More than one ,less than seven。我们(对)每个人都有新的线索,比如后来到哪里去、做什么工作、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不是每个人都很清楚。大部分找到的后人他们都不清楚自己亲人的这段经历。

  罗飞小传

  本科毕业来中国 已将近20年

  “我来到中国已经将近20年了。”罗飞说。

  当年学文学却想做导演的罗飞刚毕业,为了积累经验写剧本,他打算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来到云南待了大概两个月后,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去了上海,并接触了拍纪录片。2001年,他第一次在中国拍摄纪录片,十几年下来,他早已不是那个为了寻找剧本灵感而只身前往陌生地方的少年,但是他继续留在中国,继续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记录想传达给世人的故事。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