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第A32版:纵情五月天·汽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北京车展,你那好看的皮囊

  让我夸北京车展,就像让人夸我长得漂亮一样,都是件困难的事。

  不喜欢北京车展,由来已久。

  十年前,北京车展刚从东三环的老展馆搬至天竺新馆。第一次去,我们从下车地点走了将近两公里,才走到展馆大门口,就见朝阳的警察与顺义的警察正为了各自的地盘争得不可开交,心中顿生不祥之感。后来的经历证明,北京车展果然不是吃素的:媒体叫苦不迭,厂商也叫苦不迭,北京车展好看的皮囊下,埋藏着一颗让人苦涩的心。

  四年前参加北京车展时,这种体验达到极致。媒体日当天,在北京现代的展台挤成相片,苦等金秀贤,左不来,右不来,最后就见展馆的工作人员举着大喇叭到处喊:见面会因故取消。

  因为安保问题,展馆单方面取消了这次活动。他们的理由是充分的。安全压倒一切。但展馆里四处乱窜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有几个是来自媒体。后来有人爆料:只要塞给门口的保安三百至五百元,什么人都可以放进来。

  对这样的北京车展,我是心存恐惧的:当一场高规格的展会缺乏起码的契约精神与服务意识,你对它还能有怎样的期待与憧憬?

  两年前的北京车展就没再去,昨天开幕的2018北京车展,我就看看各类直播吧,还有热闹非凡的朋友圈。据说北京车展还是有不小进步的,比如网上注册记者证就开设了快速通道,可以把证件寄到家里。尽管也有资深媒体人多次被拒,但还是在开展前拿到了记者证。

  一位妙趣横生的上海媒体人在朋友圈里发了张截图:来邮件了,我的媒体证可算终于好不容易几经波折通过了。可我昨天下午,已经取好证了。截图的内容是组委会几分钟前的回复:你的申请已经通过审批。

  这充分说明,做一些形同虚设的表面文章,北京车展还是很有经验的。

  本着距离产生美的原则,我就在千里之外的南京,满怀深情望北京吧。

  北京车展洋溢着时尚的气息,充满年轻的活力,饱含科技的创新……用巨资打造出的这样一场美轮美奂的车展,对我这样的老年人来说,确实也有点力不从心。

  往往是,刚到这家展台参加活动,另一家公司的催促电话就已打来。公关妹子的言辞充满恳切,让人难以拒绝。可怜的我,身体在此,心已远去。展台上,厂家领导激昂慷慨的发言,一句也没听清。怀抱一颗歉疚的心,又投入另一场疲于奔命。

  北京车展,烧的是银子,拼的是人气,仪式感高过一切。

  再有,年纪渐长,夸人的本事下跌, 损人的功夫提升,有点倒着长的趋势,越活越活不明白了。反应也越发迟钝。别人能看出一朵花来,我却看到了刺。别人奉献了毫无保留的赞美,我却吝啬着廉价的恭唯,这不是给人添堵的节奏吗?

  说实话,我还怕遇见又一位贾跃亭。两次或多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在越来越缺乏判断力与鉴别力的当下,真不愿被某些幻象牵着鼻子走。

  如同《乌合之众》所说:数量,即是正义。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车展上,强势与弱势的品牌立分高下,展馆内,主流与边缘的媒体也是三六九等。就像这两天的流行语:时代淘汰你,与你无关。

  我被这高妙的见解弄得有点蒙:我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必须死得明白。

  如果说,现在费尽一切心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以后什么都不用做:车子不用自己开、驾驶快感不要亲自体验……那么,现在有没有人正在研发:饭不要自己吃、觉不要自己睡……这是不是才真正诠释了“时代淘汰你,与你无关”的深刻内涵。

  北京车展上,最令人遗憾的,就是那些踏踏实实做车的企业,往往会被淹没在各种亦真亦假的高调宣言中。

  镀金制品,一定比真金更光亮。就如同,越有实力的人,越低调;越是投机的人,越张扬。而我们,总是搞不清贾跃亭们在何方。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