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第B03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3版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俺村的“春晚”

  别看村子小,文艺人才还真不少。奎山大爷的二胡拉得特别好,最拿手的是《二泉映月》。

  [山东]曹春雷

  老家村子办春晚,有年头了。2000年,村里一位在省城文艺单位工作的乡亲,年前回家,带回来一个文艺队,在腊月二十九那天晚上,为村里人送上了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自那开始,村里腊月二十九办春晚的习惯便年年沿袭下来。

  后来的春晚,没有外来团体参与,组织者、演员,全都是村里人。舞台因陋就

  简,在村中大槐树底下的那个老戏台上,组织者是村委会。天冷,就用塑料纸搭起一个大棚来,安上幕布,拉上灯光,装上音响,舞台便建成了。

  别看村子小,文艺人才还真不少。奎山大爷的二胡拉得特别好,最拿手的是《二泉映月》,拉得如泣如诉,他自己也如痴如醉。因为是春节,他演奏喜庆欢快的《花好月圆》,大家听了都眉开眼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好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有一年,贵叔演奏了一曲打击乐。他原先在县城的文工团呆过,有些艺术功底。他采用的乐器很特别,是水桶、水壶、铁锅、铁锨等一些家用器具。别说,这些农家器具在贵叔的手底下,竟能奏出别样的风味来。

  更多的节目来自回乡的大学生们和打工回来的年轻人,他们朝气蓬勃,活力四射。有弹吉他的,有吹口琴的,有拉小提琴的,还有跳街舞的。这些年轻人出场,获得的掌声最多,那欢呼声,往往会把大槐树上栖着的喜鹊都惊飞。

  唱歌的节目最多。那一年,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二仓唱了一首《妈妈的吻》,“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二仓妈在人群里听着,笑着,眼角却涌出了泪花。去年大卫唱了一首《时间去哪儿了》,台下的妈妈们都流了泪,父亲们也红了眼圈。

  大娘婶子们也有节目,跳广场舞,跳着闹着,嘻嘻哈哈,将喜庆的气氛推向了沸点,欢笑声回荡在山村里。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