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第B03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3版
2018年04月27日 星期五
我能吃

  我们老家,说老人能吃,就能健康长寿。耄耋之年的婶子,大碗吃饭,大块吃肉,身体真是好。

  [连云港]王诵诗

  二十多年前,我在一个镇工作。一天中午下班回家,婶子正在家里等着我。那时她已是古稀之年,从老家到镇上有二十多里路,婶子一双小脚,她是怎么走来的?我说:“你老有什么事,就叫弟弟来找我就行了,大老远的,哪用辛苦你?”婶子笑着说:“大侄子,我能吃,身子骨硬着呢,走点路不碍事。”

  妻子办了几个菜,红烧肉,大肉圆,小鸡炖粉皮,烧红鱼,还有菜汤。家不叙常理,婶子也不用我们让,满满的一大碗米饭,好几块红烧肉,一个大肉圆,又搛了些鸡鱼肉,都吃了,末了又喝了一大碗菜汤。我有点担心她吃多了。瘦瘦的婶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搁下碗筷,朝我笑笑,还是那句话:“我能吃。”我很高兴,心想,你能吃就好。

  吃过饭,婶子把叔叔的“渡江战役纪念章”、“解放舟山群岛纪念章”、“三等功奖章”和“现役军人退伍证”等交给我,叫我到县里去找找,看看能不能给点补助什么的,到晚年也有点依靠。

  解放前,我们那个村属于解放区和国统区交界处。1947年,国民党的军队反攻,占领了村子,伪乡长强拉叔叔干保长。没多长时间,村子解放了,叔叔随着陈毅的三野21军参军了,一路向南,过江、战上海、解放舟山群岛,1953年退伍回村。“文革”中他被打成历史反革命,白天派重活脏活,晚上拉去批斗,婶婶抱着年幼的孩子陪斗。积劳成疾,叔叔离开了人世。婶子带着孩子,也受了不少的苦。

  婶子要回去了。我找来一辆小车送婶子,婶子死活也不坐,说:“我能走。”说完,就上路了。

  我和婶子家的堂弟到县民政局和档案馆查档案,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查到了叔叔材料的底根,给婶子办了“遗属补助”手续。婶子领了第一个月的补助金,到小店里买了好几斤糖果子,逢人就发,大半个村子喜气洋洋。

  过年前,我去看婶子。大门敞开,九十多岁的婶子正坐在堂屋门前晒太阳。铁色的脸泛着红光,满头是稀疏的银丝,好像更加瘦小了。一听动静,她问:“是谁呀?”我一答腔,婶子颤颤巍巍就要从椅子上起身,我一把按住,坐在婶子旁边,陪她说话。婶子又告诉我:“大侄子,我胃口好,还能吃,身子骨硬着呢,赶上好时光了,每月补助涨到六七百,吃不了。”我连说:“婶子,能吃就好,能吃就好。”

  婶子不像城里人,饮食讲究注意什么血糖血脂胆固醇的。我们老家,说老人能吃,就能健康长寿。耄耋之年的婶子,大碗吃饭,大块吃肉,身体真是好。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