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18日 星期三
第A06版:打虎拍蝇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4版
2018年04月18日 星期三
两老板通过司机送区委书记400万
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肖本明一审获刑8年,检察院揭秘办案过程
于英杰

  肖本明 检方供图

  前不久,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肖本明(副厅级)受贿一案,经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宣判,鉴于肖本明具有坦白、全部退赃及立功等情节,以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50万元。该案中,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被全部采纳,肖本明表示服判,不上诉。日前,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揭秘了该案办理的前前后后。

  通讯员 王金林 徐艳茹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于英杰

  三个关键人物

  两个老板和一个司机

  原本担任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的肖本明,1965年出生,1985年从学校毕业后,在淮阴市农机公司工作,两年后进入淮阴市委组织部,此后仕途可谓一帆风顺,33岁便任淮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37岁任淮安市楚州区委副书记、区长,40岁任淮安市清河区委书记,46岁任淮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还曾兼任淮安市涟水县委书记。2017年7月,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江苏检察机关依法立案侦查。

  “我的受贿犯罪行为,主要发生在担任清河区委书记期间。”肖本明在供述中提到了案件中关键的三个人物:两个老板和一名司机。老板一个叫常金谈,一个叫吕化,司机则是肖本明在任楚州区区长时就一直跟着他的钱客。

  常金谈是苏南人,肖本明认为他工程建设的理念和水平高于当地,因此,很多园林绿化工程未经招投标就直接给他做。常金谈在肖本明的帮助下,共承接到9个亿左右的绿化工程。为帮助常金谈顺利结算工程款,肖本明将政府的很多土地“拍卖”给常金谈;为了确保常金谈能中标,设置了严苛的条件,甚至动用财政资金帮常金谈交纳保证金。常金谈“知恩图报”,先后通过肖本明的驾驶员钱客,送给肖本明现金200万元。

  吕化起初是跟随常金谈做土方工程的,后来想自己承接园林绿化工程。可是,他跟肖本明不熟悉,就想办法接近肖本明的驾驶员钱客,先笼络钱客,再通过钱客向肖本明行贿,第一次就送出100万元现金。肖本明在很多场合,当着下属的面夸赞吕化的工程“做得好”,下属就直接将工程交给吕化做。吕化后来再次通过钱客向肖本明行贿100万元现金。

  就这样,肖本明在众多人物的金钱围猎之下,底线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失守。

  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5年,肖本明为苏州工业园区天由房地产有限公司,以及常金谈、吕化等14家公司或个人在工程承接、工程款支付、土地征用、员工子女就学、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2006年至2013年,肖本明共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或个人所送人民币580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购物卡。

  三大关键因素

  让他一步步滑入犯罪深渊

  审查起诉阶段,检察官在讯问时,肖本明对于收受常金谈200万元、吕化200万元的事实存在辩解,一会儿说实际上没收,一会儿又说还是以侦查阶段的供述为准。

  为了夯实证据,检察官多次赴淮安,向常金谈、吕化进行主证复核。两人均表示侦查阶段的取证过程合法,均是自愿、如实作证。检察官又赶到淮安市看守所,提审了钱客,作为这400万元的关键证人,钱客也对侦查阶段的供述表示认可。在证据面前,肖本明最终表示认罪服法。

  该案公诉人、扬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秋航认为,肖本明滑入犯罪深渊是多种因素导致的。

  一是放弃党性修养,逐步跨越红线。他自述,第一次收钱是1995年到乡镇挂职时,一村干部送给他500元,他立即向副书记报告,请求帮助退钱。在担任团市委书记时,一次收了别人2000元,被妻子批评,但他瞒着不退。收受冯超所送10万元时,被冯超“别人也是这样,我挣大钱,也给别人分些”的话所震撼,从而更加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正因他没能坚守底线,逐步跨越红线,最终沦为金钱的俘虏。

  二是工作独断专行,办事不讲程序。淮安清河新区大部分工程不经招投标程序,通过议标,或者设定一些特别条件,便可以决定工程由谁去做。一个工程干了一半,如果不满意,会立即将承建人赶走,重新设计,重新选择承建人。由于肖本明办事不讲程序,人为因素过多,给其腐败留下了可乘之机。

  三是法律意识淡薄,缺乏对身边人约束。肖本明的驾驶员钱客跟随其好多年,两人互相了解,用肖本明自己的话说,“有的事情驾驶员钱客做得了一半的主,我对他有爱、有恨、有怕”。常金谈、吕化等人正是看中钱客和肖本明的关系,通过平时的吃吃喝喝、送烟送酒,不断接近、讨好钱客,先让钱客在肖本明面前多说好话,提出关心,再由钱客转送行贿款。在受贿案件中,多数情况下只有受贿人和行贿人“一对一”在场,有时行贿人还会缺席,由钱客转送。

  (该案中除了肖本明,其他涉案人员为化名)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