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第A15版:文娱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20版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叶兆言推新长篇《刻骨铭心》
自称往书里扔了两颗“钉子”
蔡震

  叶兆言在新书首发式上。

  著名作家叶兆言最新长篇小说《刻骨铭心》,昨天下午在南京凤凰云书坊24小时书店首发。作家鲁敏、九久读书人总经理黄育海出席。《刻骨铭心》是一部以男人们为主角的群像小说,描摹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南京风云变幻。它既延续了《夜泊秦淮》原来的创作风格,但是又有很多新的突破。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历史上是个很特殊的时期,军阀混战,日军侵华,南京则处于这一切的风口浪尖之上,各路人物在这里都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人生。书中成功地描写了革命者绍彭从一个富家子弟成长为一个追求光明、追求真理的革命者的人生轨迹。在当时血雨腥风、日军压境的残酷现实面前,对真理的追求也就更加艰难,绍彭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对早期地下革命者当时艰难生存处境的生动描写,使整部小说充满了正义之气。

  叶兆言表示,《刻骨铭心》虽有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历史背景,然而其意不在写历史,而是写“人”,人的生活、情感、命运,痛与爱,失意或欢欣。鲁敏第一时间读罢小说,感觉“不时被点到穴位的感觉”。比如高云岭45号、雨花台、桃叶渡、乌龙潭等等各种各样的地名里面会点到,吃过的食物,走过的街巷,还有历史上在南京待过的人,军阀、民国遗老等等,“这里面真实的地点,真实的历史人物,和他所有虚构的爱恨情仇交织在一起。叶老师手上有一大把一大把的钉子,上面挂了很多这种人物,相互纠葛。”

  叶兆言说,“如果说我有两颗钉子的话,我第一颗钉子的故事写的是一个人没有性的那种痛,无性之痛,我的第二颗钉子就是强调人失去语言的痛,无语之痛。所以我说《刻骨铭心》很简单,就是写了一堆可以让人刻骨铭心的事情。”叶兆言认为,说历史、人物,包括这些钉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作为写作的一种技巧。“小说能不能真正打动人,是最重要的,“你说的这个故事,它是不是真的刻骨铭心,它是不是能够真的让读者读了感觉到痛。”他透露,写完后拿给女儿看,“女儿读到其中一段就哭了。我告诉她,我说其实你老爸写到这段的时候也哭了。”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文/摄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