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3月30日 星期五
第A05版:医者仁心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2018年03月30日 星期五
重病弃婴获新生 七年后跨国谢恩情
于丹丹 张艾萱 吴叶青

  唐维兵和璐璐母女俩。吴叶青 张艾萱 摄

  南京市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的病房里,唐维兵看着眼前的外国女士和健康可爱的中国小姑娘,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这个健健康康的小姑娘是他七年前救治过的一个福利院的孩子,后来被一个美国家庭领养。如今小姑娘在养母的陪伴下不远万里回到南京,只为看看那些曾经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那些人。

  通讯员 张艾萱 吴叶青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于丹丹

  “唐叔叔,我健健康康回来了!”

  南京市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的病房,护士们和往常一样忙碌在各个病房,没有人在意到有个小女孩,一直站在病区门口张望。终于,她给自己鼓了鼓气,走到护士站前,“请问,这里有唐医生吗?”护士姐姐抬头看了一眼小女孩,“唐主任啊,我带你去找他吧!”

  “叔叔,你好,我叫璐璐(化名),”小姑娘举起手上的一张单子说,“七年前是你救了我吧!”唐主任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接过单子仔细一看,那是一张2011年南京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的出院小结,唐主任再次从记忆里搜索着“璐璐”这个名字,一下子想起:“这不是当年常州福利院送来的那个孩子吗?”

  唐维兵记忆中那个在手术台上命悬一线的小婴儿,与眼前这个已经有自己一半高的小姑娘渐渐重合,脸上浮现出难掩的激动:“都长这么大了,能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后期恢复得怎么样?现在还吃药吗?”

  璐璐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跑过去拉住一个三十多岁的外国女士的手,连声喊道:“It’s him,it’s him,”转身又告诉唐主任:“这就是我的美国妈妈。”然后接过妈妈手中的花,真诚地捧到唐主任跟前:“唐叔叔,我健健康康回来了。”

  “如果我们不治,这孩子可能就没了”

  2011年11月,唐主任接到求助电话,一名2个月23天,初步诊断为胆道闭锁的患儿,将从常州市福利院转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璐璐当时送来时黄疸非常严重,全身发黄,营养严重不足。入院后,血生化显示肝功能严重损害,已出现肝硬化、腹水,一系列检查均指向璐璐确有可能为胆道闭锁,必须手术探查。

  唐主任告诉记者:“胆道闭锁,即便在今天,也是小儿外科非常大、难度非常高的手术。加之该病最佳的手术时间在2个月左右,璐璐已经快3个月了,肝功能明显损害,凝血功能障碍,更给手术增加了风险。但如果我们不治,这孩子可能就没了。”医生团队当即为孩子实施了肝门空肠吻合术(葛西手术),手术很顺利,一个多月就出院了。

  后来,璐璐回到常州福利院后,就被美国家庭收养带去了美国生活。一直以来,在美国妈妈的照料下璐璐严格用药,积极治疗,同时也得到了良好的营养支持,恢复得非常好,现已无须用药,各方面的生长状况也都很正常。这次,在美国妈妈的支持下,璐璐不远万里从美国飞回南京,只为寻找那个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医院,感恩那些救了她一命的医护人员们。

  “只要你们予以信任,我们就会坚持到底”

  随后,在得知病房中还住着三例胆道闭锁患儿时,璐璐主动要求前去看望,给予他们安慰,与他们分享经验。自始至终,璐璐走到哪儿都会拉着唐主任的手,甚至是午饭间也紧紧地挨着唐主任,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而那束饱含着希望和感恩的花,唐主任抱回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阳光下。

  送走璐璐一家,唐主任感慨地说:“胆道闭锁患儿经过手术治疗后恢复得这么好,这不仅能给予那些“同病相怜”的患儿及家长信心和希望,也给了我们医护人员极大的鼓励。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孩子还是有治愈的希望。家长们,请你们一定不要轻易放弃,只要你们予以信任,我们就会坚持到底。”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