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3月07日 星期三
第A06版:直通全国两会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2018年03月07日 星期三
江苏137个湖泊个个都要有“湖长”
怎样实现水清景美?代表建议像实时路况一样显示水质变化;“大区域治水”杜绝脏水重来
石小磊 蔡蕴琦 仇惠栋 张可 杨恒国

  中国工程院院士、河海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超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陈杰

  作为全国率先全面建立河长制的省份,江苏下一步还要给省内137个湖泊任命“湖长”!在6日上午的小组讨论中,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水利厅厅长陈杰透露了这一最新动态。随着江苏深入推进河湖治理,越来越多的江苏百姓将享受到“长堤春水绿悠悠”的惬意生活。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可 石小磊/文

  杨恒国/摄

  最新动态

  江苏137个湖以后都有“湖长”来管理了

  陈杰告诉记者,江苏是河长制的发源地,近年来我省深入践行新时代治水方针,积极探索符合江苏特点的系统治水之路,积累了许多成功的治水经验,始终走在全国水利系统前列。到去年底,全省省市县三级总河长全部明确,共落实总河长2910人。11位省委、省政府领导担任省级河长,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共66037人,实现15.86万个在册河道、湖泊、水库和村级小微水体全覆盖。

  水网河湖密布的江苏,如何进一步让水环境再上一个新台阶?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绿水清流?陈杰说,从河湖治污的角度,虽然河长已实现全覆盖,但基层河长有没有实实在在发挥作用,还要通过随机抽查,通过建立考核问责机制,来倒逼责任落实,推动真履职、履真职,确保江苏河长制湖长制工作始终走在全国前列。

  与此同时,我省还将全面建立湖长制,给大大小小每一个湖泊都明确一名“湖长”,落实“一湖一策”,全面实施生态河湖三年行动计划,大力实施水环境综合整治, 持续推进水生态修复,坚决打赢水污染防治攻坚战。“我们的目标是,着力打造河长制湖长制全国样板、生态河湖全国样板、水治理能力现代化全国样板。”陈杰表示。

  院士建议

  重视“大区域治水”,杜绝清水来年又变脏

  “治水”、“消除黑臭河道”,一直是这两年江苏生态保护工作的“高频热词”。在6日上午江苏代表团第二组的分组讨论中,作为水污染治理的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河海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超提出了自己见解。“我切身感受到的一个较明显的变化,这两三年来江苏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对环境保护重视的力度大大加强,江苏水体污染治理成效也非常显著。”

  王超建议,下一步水环境的治理,要将重点指向河网和源头。他希望江苏的水体治理要重视一种现象:有的河道今年治好了,明年又脏了。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忽视了“大区域”的治理。江苏水网密布,河水湖水也相互沟通,只治理一条河道,而忽视水域系统的治理,治污效果就会减分。“在源头治理方面,产业结构的转型不仅仅是关掉几座化工厂。”王超直言,目前江苏中低端、产污型企业依旧较多,产业转型压力仍然不容忽视。

  代表热议

  采取新技术,像实时路况一样显示水质变化

  王超的观点引起了小组其他代表的热议,全国人大代表,亨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江苏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崔根良立即接过话来。他介绍,自己所在企业此前与同济大学合作对海岸线的海水水质进行检测,之后又与吴江区合作对太湖37公里湖岸线的部分水域也进行了检测。

  “目前环保、水利部门对水质的检测,是以点位为主,也就是离线采样或者短时间原点监测,而我们开发的一种‘感应光纤’,以连续的‘线’取代现在相互独立的‘点’,就像公路网实时显示拥堵程度一样,实时显示污染物浓度变化的位置。”崔根良说,这种线性的监测方式,能够迅速判别出水中污染物的来源方向。

  江苏实践

  严控污染源,

  骆马湖银鱼回来了

  全国人大代表、省环保厅党组书记王天琦在发言中介绍,前后接近20年的洪泽湖、骆马湖非法采砂终于在2017年彻底根除,实现了全面禁采。“一个骆马湖497条采砂泵船。以前由于采砂行业的存在,骆马湖的水质急剧恶化,湖面上像一片片钢铁森林,银鱼多少年都看不见了,去年禁止采砂的当年,银鱼的渔汛就出现了。”王天琦说。

  采砂行业作为污染水体环境的落后产能,进行淘汰换代面临着巨大财政压力。“以骆马湖为例,497条采砂泵船,每艘少则200多万,多则近500万,全部进行拆解,而不是转卖。”

  江苏另一个产业转型保护生态环境的例子就是以往著名的“垃圾镇”耿车镇。王天琦介绍说,此前全国的塑料垃圾都集中在此加工回收处理,后来发展到医疗废弃物、废衣物也在这里加工。“水都变成了彩色,当地的加工户,不居住在当地,住在城里,喝的是瓶装水,把环境污染的重担甩给了当地没有能力搬迁的居民”。垃圾回收产业的淘汰涉及到9万人的就业。“通过壮士断腕的投入力度,耿车镇在治理环境的同时,实现了平稳转型,现在全镇以家居、服装生产、电商为主,落实了8万多人的就业。”

  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石小磊 蔡蕴琦 仇惠栋 张可 杨恒国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