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1月25日 星期四
第A19版:南京城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3版
2018年01月25日 星期四
这位“蜘蛛人”飞檐走壁专修明城墙
城墙维护工人户外作业很辛苦,不论天冷天热活都不好干
徐昇 实习生 徐霖晨 严嘉琪

  吴小俊在城墙台城段维修。 扬子晚报记者 范晓林 摄

  扫二维码登录扬眼看视频。

  走近身边普通劳动者

  热线:96096

  冬天的南京,天刚蒙蒙亮,48岁的吴小俊已戴上头盔,系好安全绳,和工友在明城墙上“飞檐走壁”,清理城墙表面杂草,并仔细加固城砖,补砌风化的部分。他是城墙维护工人,也有人称他们“蜘蛛人”。这份“飞檐走壁”的工作不仅要挥洒汗水,也需要勇气。

  扬子晚报记者 徐昇 

  视频:实习生 徐霖晨 严嘉琪

  故事

  每天攀爬脚手架,清除杂草补城砖

  讲述人: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解放门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郑洁

  市民漫步南京城墙,能看到城墙表面长有一些杂树杂草。那是因为城墙内部一般是空的,树种借助鸟儿或风力,可能在城墙内部“安家”,久而久之长成树木,逐渐“威胁”城墙健康。每年有8个多月时间,吴小俊和工友会像“外科医生”般,小心翼翼地清理、加固城墙,这是维护保养明城墙的一项日常工作。

  我听吴师傅说,他做这行五六年了。他是常州金坛人,做过装修木工。他手艺不错,心细踏实,后来成为江苏江都古典园林建设有限公司的一名城墙维护工人。吴师傅48岁,做这行的工友们基本上都是中年人。他们身体好,有力气,是干了多年的熟练工,高空作业维护城墙的经验至少五六年以上。不像有的年轻小伙,不到几天就说实在干不了,走人了。 

  今年1月份气温跌破零摄氏度,虽说没到呵气成冰的地步,但清晨的南京也是寒风刺骨。每天6:00,吴小俊和工友从钟阜路宿舍出发赶往台城,6:30开工。中午11:30,大伙坐在工地小面包车里迅速吃几口饭菜,短暂休息一会儿,12点继续开工,每天忙活10小时左右。安全帽、安全绳很重要,吴小俊随身携带榔头、錾子等工具,攀爬到20多米高的脚手架上。他先除去城墙外表攀生的杂树杂草。清理后,若树根撑破墙体导致鼓胀松动,他就用钢管伸进墙体“伤口”里抵住,拆下松动的砖块,翻修加固。若城砖风化,他还要从库房运砖过来补砌。要说他一天升降上下多少趟,真不好计算。一块城砖有30多斤重,吴小俊捧在手里,再稳稳转移到脚下木板上,攀铁架上下两趟,浑身就大汗淋漓。

  城墙的定期维护也很关键。从去年4月份到现在,吴小俊几乎沿着南京城墙走了个遍。今年1月初下雪,3号到7号停工,吴小俊休息了几天。对他来说,相比冬天,夏天的活最不好干,气温到30℃,墙面温度就能到40多摄氏度。在烈日下清理一会杂草,他就全身出汗湿透。风吹日晒好几个小时,他喝下一大壶水才缓过劲来。像这样一年又一年劳作,眼看吴师傅也快奔50岁了,脸上多了不少风霜的痕迹。

  希望更多的人理解我们的工作

  愿望

  “朝六晚五”的工作节奏,吴小俊算是每天最早登上城墙的人。“清除了野生杂草,城墙更加清爽,我感觉挺自豪的,辛苦也值了。”吴小俊说,忙到2月初,他差不多要回老家金坛过年了。说起新年愿望,吴师傅眼中闪现一丝热切,“好多人不清楚我们是怎样维护城墙的。其实我不怕苦和累,就怕游客路过城墙时误会我们是在搞破坏呢。新的一年,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理解我们的工作,我就心满意足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