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1月12日 星期五
第A05版:医者仁心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2018年01月12日 星期五
他的选择叫做责任
手术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 传来自己妈妈病危的消息,怎么办?
杨彦

  手术台上的高觉民。通讯员供图

  作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他一次次带领团队勇闯生命禁区;然而,面对自己的亲人,他却有着太多的愧疚。1月8日下午,刚完成一个动脉瘤夹层急诊手术后赶到医院急诊室时,母亲已经永远离他而去。“妈妈,不是讲好晚上我陪你吃晚饭吗?你怎么就不等儿子呢?”看着母亲安详的面孔,江苏省中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高觉民潸然泪下。

  “妈妈,等我手术后陪你一起吃饭”

  1月8日中午,刚准备出门上班的高觉民突然接到病房打来电话,一急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患者生命垂危需急诊手术,原本和老母亲说好的晚上回来陪母亲的,他愧疚地对母亲说,等下了手术台,一定回来陪她吃饭。

  老母亲今年87岁,以前一直住在老家,父亲去世较早,自己工作太忙,也很少有时间回老家。去年,他把母亲从老家接到南京,准备多陪陪她老人家。

  可是,神经外科经常接到急诊手术,而且大多数病人病情都非常重,经常是白天晚上连着手术,高觉民平时很少有时间陪母亲吃晚饭。母亲对当医生的儿子也非常理解,听说儿子下午又有一台急诊手术,答应等儿子下了手术台后晚上一起吃晚饭。

  “告诉她,我手术一结束立即过来”

  像往常一样,下午的这台急诊手术病人非常危急。病人是一名51岁的男性患者,经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在转送神经外科的过程中,出现二次出血,死亡率高达70%以上。高觉民带领团队,决定为患者实施急诊手术。

  刚上手术台,急诊室打来电话,高觉民妻子着急地说,母亲在家突然发生状况,正在急诊抢救,让他赶紧过去。但手上的手术不能停,他痛苦地对妻子说:“告诉她,我手术一结束立即过来!”

  当高觉民即将完成最关键的步骤、动脉瘤夹闭的那一刻,手术室又传来急促的电话铃声,“请高主任赶快过来,他母亲不行了!”此时如果立即下手术台奔向急诊室,他也许能送上母亲最后一程,但手术的这个关键时刻对病人非常重要,生死攸关。为了患者,他强行保持镇定,沉着地完成了最关键的步骤,夹闭动脉瘤,解除了“定时炸弹”。

  下了手术台,他飞奔到急诊室时,母亲心跳呼吸已经停止,高觉民眼泪夺眶而出。他最终没能陪伴母亲走完最后的时光。“妈一向通情达理,也许能理解儿子作为一名医生所应该做的吧……”

  通讯员 徐建军 冯瑶

  扬子晚报记者 杨彦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