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第B03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3版

第B06版

第B07版

第B08版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不再追揭的秘密

  [扬州]张粉英

  因为叛徒告密,少将和他的弟弟以及一批年轻军官,在伪二十二师的军事会议上全部被打死。

  一位年轻的少将参事,妻子乃大家闺秀,毕业于高邮界首师范,他们有一襁褓中的幼子。少将是汪伪的少将,时任团长。但,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个汪伪少将那么简单:人在汪伪,却常和新四军联络,向新四军暗中提供情报,接济军火。和少将并肩战斗的,是他手下一批年轻军官,包括少将自己的亲弟弟——汪伪政府的一个营长。

  悲剧发生在1944年。少将和他的弟弟以及一批年轻军官,在伪二十二师的军事会议上全部被打死。他们惨死的原因,是因为叛徒告密。这个惨剧的发生地点是兴化,少将姓高。高少将殒命后,年轻的妻子和幼子也被关押。一年后抗战结束,母子二人才得以获得自由。然而,囹圄之外已经物是人非,孤儿寡母离开伤心之地兴化,从此隐居扬州。

  2017年,73年后的油菜花节上,我们在同学聚会上听说了这个故事。我的同学姓高,当年那个少将的儿子的儿子。高同学和我们站在垜田的瞭望塔上,遥望油菜花海,说,脚下的土地埋葬着他的祖先。但是,他每年清明节只能在扬州遥祭——他不知道祖父和叔祖父葬身何处。高同学的话引起另一个同学的注意,一个历史学博士。他说,我来帮你查。之后两个月,博士动用了所有社会关系,找到多位文史专家共同努力,查阅了大量资料,将兴化的历史几乎翻个底朝天,甚至翻出了当年那个出卖少将及其战友的叛徒的供词。真相令人唏嘘:抗战时期,驻扎在兴化的新四军为了安插内线,有意组织安排一些部队向汪伪假投降。其中的一次假投降有两支部队。但抗战胜利后,归建的只有一支。因为,其中一支真的投降了,那支部队由一个姓沈的带领。新四军在安排沈假投降时,是高少将做的担保。他知道高少将与新四军往来的秘密。

  博士复制了详实的史料,还帮高同学搞清了祖父叔祖父的最后葬身地——兴化西门。我们在微信上关注博士的调查进展。博士时而郁闷,时而亢奋;时而悲愤,时而激动。他说,调查过程中,他的思想常游离于乱世的腥风血雨中,每每感到惊心动魄。他敬佩自己同学的祖先,又替同学惋惜,这么多年让真相掩埋,英雄祖父和叔祖父至今连个墓碑也没有。调查接近尾声时,博士问高同学:“下一步要不要查一些枝节?比如叛徒的后人是否还在?”高同学说:“到此为止吧!我只想知道祖父叔祖父葬身的地方,好在清明祭祖的时候带着孩子有个去处。我奶奶跟我说过,她带着我父亲离开兴化时,就把所有恩怨扔在那里了。我父亲直到去世也不知道他的父辈曾有这样的故事!”

  这位高同学如今经商,是某集团董事长,省人大代表;他的父亲曾是全国劳模。将门之后的父子两代人共同努力,创办了一个残疾人福利企业。

  扫描二维码,敬请关注本报专副刊公众微信号“B座西窗”,也可在微信“添加朋友”中“查找公众号”,搜索“B座西窗”或微信号“bzuoxichuang”。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