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第A29版:城市聚场·旅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南京奇石记

  南京奇石,自然是雨花石。

  最早知道雨花石是从那首《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的歌曲,“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静静地躺在泥土之中;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地埋在泥土之中;我愿铺起一片五彩的路,让人们去迎接黎明迎接欢乐。”这是电视剧《红红的雨花石》的插曲,所以小时候我一直以为雨花石是红色的,通体透明的那种红,是被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后来虽然渐渐纠正了自己的错觉,但对雨花石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直到去过南京,在雨花台流连过,见过爱石懂石的人,听到他们讲述的有关雨花石的神奇传说,才会发现,雨花石远不仅仅是一颗颗五彩斑斓、精美绝伦的石子。

  雨花石源于秦淮河、古淮河与古长江交汇处的砾石层,历经火山爆发,水流冲刷,风雨侵蚀等重重磨难,才练成了华丽、典雅、高贵之身,深得南方的灵巧之妙。我身边有许多文人朋友也收藏石头,但大多是北方的石头,太行石,黄河石,却极少有雨花石。这大概也是一种地域造成的爱好的差异吧。

  1260年,元朝初年著名的思想家、学者郝经以国使的身份出使南宋时,以为自己会很快返回,圆满完成蒙宋的议和使命,却没料到,湿热的南方,犹如他的牢狱,他一呆就是十五年。他被南宋宰相贾似道拘于真州(今江苏仪征),在漫长的岁月中,看着北去的大雁,看着水中渐渐老去的容颜,他思乡之情一天胜似一天。他只能靠大雁传书,以诗句来表达他的怀恋之深,“霜落风高恣所如,归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缴,穷海累臣有帛书”。直到他偶然间发现了江石子(即雨花石),并很快地喜欢上这小巧别致而意韵悠长的石头。江石子就像是活的时间与活的记忆,他在江石子中看到了颜色,那是北方绚丽的秋天之色,“如抹霞返照”,红色弥漫了他的回忆之途,他似乎看到了在秋色之中,路边层林尽染,他随父母北渡,去往顺天(今北京)。在那里,他“以兴复斯文,道济天下为己任。读书则专治六经,潜心伊洛之学,涉猎诸史子集”。他在江石子中还看到了自己的形象,那显然不是如今屈身于江边的这个落寞的自己,而是当年意气风发的那个昭文馆大学士,是那个与忽必烈探讨经国安民之道的翰林院侍读学士。他也从江石子上亿年的演化中,感叹“今之几千万仞,焉知他日之不为之石乎”,感叹自己飘零的人生际遇,对返回故土的希望。而当他真正踏上北归之途时,我想,他一定随身携带着被时光雕刻过,被他的思乡之情浸润过的江石子。于是他写出了留传后世的《江石子记》,在大学士郝经的心里,它是思念之石,寄情之石。

  雨花石得名于雨花台。据传说,南朝梁武帝时,高僧云光法师在石子岗上设坛讲经说法,感动上苍,落花如雨,雨花台之名由此流传开来。曹雪芹的少年时期是在南京度过的,雨花石经过历代文人玩主们的渲染,收藏与拥有雨花石也早已成为一种时尚,成为南京一带的文人骚客们争相收藏的雅石,在民间也有了更广泛的基础。而热闹非凡的秦淮河边的集市上,也成为雨花石流通的重要的地点。虽然无法确切地知道,《红楼梦》中的“通灵宝玉”的原型是不是就是雨花石,但可以肯定的是曹雪芹与雨花石早已有了亲密接触,南京的至宝——雨花石,必定在他小小的心灵中激起过美好的幻想。当物是人非的人间际遇触动了他的文学情思,当那些他熟悉的场景、人物在他头脑中幻化为文学的形象时,雨花石其实如同人物、场景一样,激发着他创作的灵感。而为了把雨花石与《红楼梦》搭上关系,南京的雨花石收藏大家们做了种种的努力,从曹雪芹的身世、历史传说、诗词典故等诸多信息中寻找到了多种线索,以此来证明曹雪芹写作的灵感就来自产于南京的雨花石,就来自于他幼小年纪时留给他的美好的印象。我在南京时,陪同我们的雨花石博物馆的老馆长史凤琴在介绍时,便毫不掩饰对这一说法的赞同,在热爱雨花石的她们心中,可能早已把此一说认定为事实无疑了。足可见,雨花石在她们心中的地位了。她们爱雨花石,也爱能与雨花石产生联系的历代大家。而在作家曹雪芹的心里,它是想象之石,文学之石,思想之石。

  与雨花石有着不解之缘的另外一个人物是米万钟,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的后代,也是明代的书画大家,与董其昌并称为“南董北米”。米万钟是个著名的石痴,爱石恋石,流传了很多佳话。万历24年,他出任六合县令后,“自悬高价,广收奇石”,对于雨花石收藏和推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在六合县令任上不足十年,无人考证出米万钟到底为当地做出了多少政绩,倒是他恋石的传说与雨花石一样多,像花雨一般飞入了越来越多的藏石者心中。在宋牧仲的《筠廊偶记》中就记下了一则传说,说他有一块“如柿而扁”,“采翠错杂”的雨花石,爱之甚切,天天石不离手,却不小心在游玩燕子矶下江时坠落江中。若干年后,又从此地经过时,突见江面上五彩夺目,流光溢彩。米万钟像是受到了某种暗示,他对随从们说,此闪光之物必为我遗失之宝。有善泳者下水寻找,果然应验。虽则带有传奇色彩,但也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物与人竟然达到了如此心灵相通的默契。米万钟从政期间正是宦官当政,朝政混乱,而米万钟却并没有与此同流合污,而保持着文人的风骨与傲骨,他如此钟情于雨花石,如此“玩物丧志”,我想,也是他爱石明志的一种自我解脱的方式。在书画家米万钟心里,它是闲情之石,是脱俗之石。

  石之为物,却被历代文人赋予了万般寄托,足以表明物之魅力,物之光华。我虽不拥有一枚雨花石,但在心里,已经有了它足够大的空间,让我时时看到它的光芒,听到它的清响。

  刘建东 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创联部主任,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全家福》,小说集《情感的刀锋》、《午夜狂奔》,短篇小说《自行车》,中篇小说《减速》等。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