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11日发生在南京的那场“拉风巡游” 并非炫富,背后是这样一个故事……
任国勇 刘浏

  摩托车队轰鸣驶向街头,为女孩庆祝生日。钱炜 摄

  “硬汉爷爷”严伟。

  还记得这样一条令人心暖的新闻吗?英国两名男孩被不良少年欺凌时,一个由40人组成的摩托车队及时赶到,为男孩撑腰,让他们变得勇敢起来。

  前几天,在南京街头也出现了一个摩托车队,浩浩荡荡地为一个小姑娘庆祝10岁生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这里面的故事同样暖心。车队领头的是小姑娘的爷爷,组织这样“拉风”的生日会,是想让平时怯懦、不自信的孙女变得独立坚强,让她知道,自己身后有坚强威武的爷爷,爷爷身后还有一群“骑士”……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刘浏

  拉风巡游

  爷爷带领32辆摩托车组成车队 为10岁孙女庆祝生日

  11日,伴随着发动机的阵阵轰鸣,32辆摩托车分两个纵队,整齐排列在南京太平南路附近,它们的款式和品牌不一,大排量的有嘉陵边三轮、川崎、杜卡迪等,还有光阳大踏板、铃木越野及其他品牌的车,每辆摩托车车头都扎着大红花,气势十足,吸引了众多目光。

  这些摩托车什么来头?他们将去哪儿玩?不久,一名打扮漂亮的小女孩在一名光头男子的牵扶下坐上一辆边三轮摩托,女孩的母亲上前为她披上衣服御寒。随后,另外几名同龄孩子分坐在其他的边三轮摩托上。

  有市民上前询问才得知,这个车队是给小女孩庆祝生日的,现场所有的车手都是那名光头男子请来的。光头男子在南京机车界赫赫有名,名叫严伟,网名“黑皮光头”,是小女孩的爷爷。

  昨天,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黑皮光头”。这个名头很唬人,但与想像中“大花臂”彪形大汉不一样,今年59岁的严伟看上去普普通通,身上没有任何“混社会”的霸气。

  “我不抽烟不喝酒,是个普通的退休职工,你们不要被我这个外号骗了。我皮黑,所以叫黑皮,我是光头不假,可葛优大爷也是光头不是?”一见面,老严就笑嘻嘻地向紫牛新闻记者解释。

  提起那天为孙女庆祝生日,他说,所有的路线都是他精心安排的——每天他都会骑摩托车送孙女上下课,那天是星期六,学校不上课,因此将学校设为巡游的第一站,机车开进校园拍照留影;然后去了太平门,象征着出入平安;接着去了白马公园,车队在广场整齐停放,孩子们拍照合影。

  硬汉柔情    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孙女变得勇敢

  由于孩子的爸爸妈妈工作忙,平日照料、接送都是严伟承担。祖孙俩感情很深,作为“孙女控”的他,早就谋划要为孙女过个不一样的生日。“我跟她说,会给你一个惊喜,但一直没告诉她如何庆祝。”严伟说,他骑了几十年的摩托车,认识很多摩友,他通过微信群广发“英雄帖”,最终,30多名摩友如约而至。“我不收任何份子钱,他们纯粹是友谊捧场。”严伟说。

  对于网上关于“炫富”的质疑,严伟回应说,“我们是普通家庭,我和老伴都是退休职工。其实,组织这场生日会,除了给孩子惊喜,我还有另一番心结。”严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上小学三年级的孙女成绩不错,但皮肤黑、个头比起同龄孩子矮,孩子有点不自信,遇事也怯懦。“她有时回到家告诉我,被某某孩子欺负了,我听了很心酸。”严伟说,他组织“重装骑士”巡游庆祝孙女生日,想展示一下爷爷的硬汉形象,让孙女变得坚强自信,让她知道,身后有坚强威武的爷爷,爷爷身后还有一群“骑士”。

  为什么觉得这种做法会让孩子产生坚强自信的感觉呢?严伟说,他有一次看新闻,国外有个由机车爱好者组成的公益组织,专门帮助受到欺凌的孩子克服心理阴影,建立自信。尽管孙女只是有些怯懦,但是据说机车对于孩子们天然有一种吸引力,能让他们感受到力量和坚强。所以,疼爱孙女的他就想到了这一招。

  但严先生的心结其他人并不知道。“也许我是多虑了,我常在其他摩友面前提孙女不自信,大家也说我想多了,瞎想,孩子挺好的。”严伟说。

  万里独行 一辆小排量踏板车骑遍全国 最多的一天连骑800公里

  在生日聚会那天,有摩友问严伟的孙女,知不知道爷爷骑摩托最远到过哪里,孩子说“应该是西藏吧”。对于爷爷的骑行故事,小女孩似乎不太清楚。

  严伟的摩旅始于四年前,常年骑摩托上下班的他,早早地为长途旅行做起准备,一退休他便开始了近10万公里的骑行。为了在骑车时保持体力,严伟坚持游泳长达10年,让自己数次进藏都没有遭遇什么“高反”的麻烦。与别人各种大排量、豪华品牌不同,严伟骑遍大江南北的,都是小排量踏板车,小排量的车上路,也遭遇了各种想象不到的困难。

  “刚退休时,我参加了不少摩旅俱乐部,和不同的人出去过,可能是性格原因,不太能适应别人的节奏。”严伟告诉记者,“有次一位开大排量摩托的朋友喊我一起进藏,我的小车根本跟不上去,每次都是他骑到前面,抽了好几根烟等我,节奏非常不一致。另外我这个人不抽烟不喝酒,性子却急。”种种原因让他发现,自己更适合骑着小车一个人独闯一些未知区域。

  别人骑行,都是每天保持200公里、300公里的距离,更多的时间是在休息或游玩。而严伟给自己设计的路线非常严苛,最长的一次,一天连续骑行800公里,用了近20小时从山东威海骑回南京。

  数年时间里,他三次进藏,体验了五条不同的进藏公路。北至漠河,南到海南岛,几乎骑遍了全中国。

  生死考验 小摩托熄火身陷大漠 他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惊险的一次是在新疆叶城附近的一片沙漠中,超过600多公里的路上没有任何人烟,笔直的公路一眼望不到头。穿越必须一次成功,如果出不来,在沙漠中过夜是非常危险的,不仅温度非常低,还可能遭遇沙尘暴、野狼等各种潜在敌人。“大约是骑到一半的时候,摩托车突然熄火了,怎么也发动不起来,我下来检查了皮带、火花塞等,一些简单的易坏件全部没有问题。”找不到问题,手机又没信号,严伟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当时真的绝望了,我独自在沙漠中哭喊,嚎啕,心里无数次懊恼为什么走上这条路,冒这些险到底值不值得,不夸张地说,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他说。

  大约过了中午,沙漠上的气温开始下降,严伟心想气温降下来了,不如再试一次。而这时摩托车居然神奇地发动起来了,后来他分析,长途奔袭加上中午的高温炙烤,缸内温度过高让机械性能发生故障。“当时如果再骑下去,可能就要爆缸了,一旦发生这种事,在沙漠可能三天都走不出来。”

  独行、排量小,对于本身就存在危险的摩旅来说,更是增加了许多不确定因素。“因为排量小速度慢,油箱还小,一箱油往往跑不到200公里,而去新疆这些地方经常方圆数百公里没有加油站,我必须带着备用油箱,每次都要去当地公安局开证明,最多时能驮着三个油箱上路。”

  摩旅在很多人眼中都比较危险,严伟说,妻子的支持让他非常感动。“我们两个收入都不高,而常年在外的花费是不小的,走一趟就要花费近两万。”严伟说,妻子对摩旅也有兴趣,但因为身体不太好,可能适应不了这样的辛苦。“我打算明年骑车带她进藏,但不会全程都和我一起,可能会让她走单程然后乘火车回家,我可以继续骑车去珠峰大本营一探究竟。”

  严伟说,随着孙女的成长,将来他要将这些故事分享给孙女,希望孙女是个勇敢的孩子。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