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第B03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3版

第B07版

第B08版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别味浓郁

  [香港]阎连科

  三十几个学生,每周大家相聚相悦,谈论文学,尝试写作,共同读书,相互品评。这里如同一块文学乌托邦的桃园圣地。

  没想到在清水湾的科大教书,会从热爱写作的学生中间产生一本小说集,一如除了自己的写作,从未想到会去教人写作样。世事总是在不料中生发和堆积。世界就是从不料中开始也将在不料中结束吧。没有料到我在命运的路口,中国人民大学的同仁贤人,会在我犹豫彷徨的困惑间,为我打开一道光亮的门扉,让我如期而至,成为一名所谓的老师。因此我内心惶惶,终日愧愧,羞惭感从未自内心减缓和消失。

  然而,世界就是这样;命运也就是这样。犹如将错就错,一错再错,三二一的,就又在人大开起了创造性写作的研究生班,使那些才华杰俊的青年作家们,都可以聚在中关村59号的大学校园,日日地谈论文学,纯粹人生。我知道我很少教给他们什么。我也知道我从他们身上得到了许多许多。所谓的作家,其实就是特别知道怎样从他人、他物和世界上摄取什么的一个行当。于是,三错四错,误上加误,我又被香港的科技大学聘为“冼为坚客座文化教授”——教授写作。香港西贡,名为清水湾的这个地方,依山傍水,湾海碧涛,天空、老师和学生,都好到无以言说。因为博学中西的刘再复先生,连续几年在这里耕作人文,尤其是文学与写作。所以,我到这儿,也就是去他的垦田里观光摘果,尽享其成。如同到了季节,种植的人因故走了,而我到这儿来替他人收获,却把所有的果子都收获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三十几个学生,本来就是科技大学最好最正的文根生源,加上旁听的三十余人,少则年仅二十,老则七十余岁,每周每周,大家相聚相悦,谈论文学,尝试写作,共同读书,相互品评。他们中间,多为香港的孩子,余皆为内地考生,读本读研,再或读博,是彼此而又没有彼此的同笔同宿,如同一块文学乌托邦的桃园圣地。在一个季节一个学期之后,这些理工科的杰俊青年,把所谓“作业”的每人一篇小说交上之后,尽管可以从中读出了许多写作的嫩点稚处,可也还是让我对许多好的小说篇什,愕然到了难料,惊诧到了无言。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他们中间竟有多人

  多篇,写得老到纯熟。其故事无论是取材于香港社会的热事冷情,还是内地文化与港人的不解相撞,再或写港外人生,海边点滴,现实的生存,远古的悠思,甚或为白云剑侠、动物植物,青春成长或两性不解,那故事构置、讲述之道、文笔语言和作品之思,都令人意外,别味浓郁。由此想到,此前多年根深蒂固到脑里的大家对理工生的人文偏见,想到内地曾有人对香港文化的不当议论。于是,就有了那种无知的羞惭生升上来,如同认错了人后的自愧和歉疚,也如同以为陌生,却原是亲缘的熟知而使自己有着不退的喜悦。没有内外,不分彼此,就那么内心欢愉地编了《半笔海水——香港大学生小说选》,试着给十月出版社的编辑读读看看,没料到也就得到了他们及其他同仁的肯定与认同,使得在港大学生的文学创作,首次与内地读者有了交流的机会,有了彼此阅读的信任、了解和鼓励;有了大家可以以文学的名义,在华语之下,共同的谈论与写作。

  为此,要深深感谢,香港科技大学和其他在港大学生们对华文写作执着的爱!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