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第A03版:紫牛面对面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从排球国手到“最高”女作家
赵蕊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殷小平

  从呱呱坠地、到与排球结缘、甚至奥运夺冠,再到后来转型成为作家……赵蕊蕊的一生都充满难以言说的奇缘,其奇幻色彩,正如她前三本小说的风格。如今,她正在着手第四本书的创作,这是一本自传体小说,风格和前三本小说迥然不同,非常写实,对于这种转变,赵蕊蕊说:“并非刻意,顺其自然而已。”  

  紫牛新闻记者 殷小平

  人生之缘——

  差点被计生的排坛天才少女

  赵蕊蕊是赵家的第二个孩子,姐姐赵蓉蓉比她大5岁。

  1981年,正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抓得最紧的时候。当母亲王淑英发现自己怀上二胎时,已是三个月的身孕了,父亲赵怀富很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于是,他写了份生二胎申请书,递交到自己工作单位南京体育学院所在区计生办。区计生办不敢做主,对赵怀富说,你找上级吧。上级建议把孩子做了,赵怀富一听就火了:“这可是两条人命,出了事谁负责?手术单你们谁敢签字?反正我是不签!”于是,皮球又踢给了南京体育学院。

  眼看赵妈妈的肚子越来越大,1981年7月,南京体育学院召集院计生办、学院工会、人事部、共青团和赵怀富一家开会,进行“五堂会审”,会议的议题是“老赵家能否生二胎”。老赵挺聪明,没让妻子回避,而是让她挺着7个月大的肚子坐在最显眼的地方。看着体态臃肿的孕妇,谁还忍心把反对的话说出口?会上最后形成了一个决议:生第二胎可以,但孩子不享受幼儿保健费。

  长大之后,听父亲说起,赵蕊蕊说,就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但当父亲拿出那张陈旧的、金额16块3毛2的保健费账单时,赵蕊蕊才明白,自己差点就与这个世界擦肩而过了。

  1981年10月8日,赵蕊蕊出生,长胳膊长腿,接生的护士笑:“哟,‘小郎平’出世了,看这大脚丫子!”赵怀富曾是江苏队排球主力,身高2米,而夫人是前辽宁女排的主力副攻手,身高超过1.8米,基因优良。虽然被呼作“小郎平”,但赵蕊蕊出生的时候,郎平和她的队友们还不是世界冠军,但当时袁伟民率领的中国女排已经击败世界冠军日本女排,成为亚洲霸主。

  就在赵蕊蕊出生一个多月后,郎平和她的队友们在日本夺得世界杯冠军,正式开启了中国女排“五连冠”的辉煌历程。更巧的是,22年后的2003年,陈忠和率领的中国女排也是在日本世界杯上夺冠,开启了中国女排第二个“黄金时代”。那一次世界杯,赵蕊蕊获得“最佳扣球手”奖项,出色的拦网更让对手胆寒,也让她收获了“网上长城”的美誉。那一年,赵蕊蕊是赛场上最耀眼的明星。

  排球之缘——

  世界第一副攻炼成记

  父母都是排球运动员,出生之时又逢中国女排首夺世界冠军,赵蕊蕊似乎就是为排球而生的。

  “我11岁就有1米73的身高了。”身高优势、加上体育世家的氛围,赵蕊蕊注定是一块搞体育的料。不过,作为排球教练的父亲并没有急着让小蕊蕊去打排球,而是带着小蕊蕊去体院的乒乓球馆、篮球馆、游泳馆等,到处去玩儿。但是从幼儿园开始,小蕊蕊最爱去的还是爸爸的排球馆。

  读小学时,爸爸想送大女儿赵蓉蓉去八一女排,但征求蓉蓉意见时,蓉蓉却不愿意。在一旁做作业的蕊蕊却跳了起来:“我去!”一开始,父母不同意,觉得孩子太小,但经不住赵蕊蕊的恳求,父母应了。

  于是,赵蕊蕊11岁就去了北京,在八一女排二队,赵怀富本想让小蕊蕊师从有经验的老教练韩云波。可不巧的是,韩云波正好退休,仅仅练了不到两个月,赵怀富又将女儿领回家了。直到1994年,已经退休的韩云波被八一女排二队重新返聘担任教练,赵怀富才又领着蕊蕊再次赴京杀回八一队。

  在八一女排二队,赵蕊蕊成长迅速,很快成为核心,之后进入一队,依然是主力。但让记者惊诧的是,被誉为“世界第一副攻”的赵蕊蕊,在18岁之前竟从未打过副攻位置。18岁之前,她先是主攻,后打接应。“我的转型要感谢胡进指导,他算得上是我的伯乐,1999年,是他将我招进国家队,并且根据我的特点,将我由接应改成副攻。”赵蕊蕊说:“刚改副攻时,我挺排斥的,从没学过那些副攻动作,但我练了几堂课就基本掌握了快球的战术。 ”

  “玻璃美人”是赵蕊蕊的绰号。玻璃很美,但太容易碎了,所以,赵蕊蕊不太喜欢这个绰号。但和队友相比,赵蕊蕊职业生涯遭遇的伤病确实太多了,在国家队十年,就做过7次手术 。

  多年以后,回忆起当年遭受的伤痛,赵蕊蕊写道:“如果没有伤痛,我不会问那么多为什么?也不会思考人生、思考生命的意义,更不会追寻解脱的真谛。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写作之缘——

  一个鼓励让我走到今天

  赵蕊蕊热爱排球,但排球并非她的唯一爱好:她从小就酷爱画画,尤其喜欢漫画,她的漫画还得过奖;她还喜欢音乐,在八一女排的时候,和队友一起自学吉他,《小城故事》、《莫斯科郊外晚上》都曾是她的拿手曲目;此外,她还喜欢文字,除了训练日记,她更喜欢用笔记录自己的生活、心情或感悟。但是,在2009年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作家。

  北京奥运会之后,2009年,赵蕊蕊在北京做了双膝关节手术。康复之余,找了一些动画片、漫画小说来看,脑海里也开始冒出一些奇思妙想。一次跟朋友聊起自己幻想的那些情节,朋友说,“你这些想法也很有趣啊,你也可以写成小说啊。”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赵蕊蕊灵光一闪:是啊,我也可以写小说!

  于是,赵蕊蕊立马找来电脑,开始“动笔”。这一写就停不下来了:2010年,赵蕊蕊第一本小说《末世唤醒》写作完成,2011年正式出版;2012年,第二本小说《彩羽侠》出版;2016年,第三本长篇动漫小说《悬梦迷踪》又与读者见面。从2009年开始写作,短短几年连出三本长篇,这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高产了,赵蕊蕊不但高产,她的小说获得的评价也不错,《彩羽侠》还在2013年获得过第四届全球华语星云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银奖。如今,赵蕊蕊的第四本书又在创作之中。“和前三本不同,不再是奇幻小说,而是以我自己的人生经历为蓝本的一本自传体小说。”赵蕊蕊说:“书名还没想好,内容是由一个个小故事构成,还是挺励志的吧。”

  从球员到作家,赵蕊蕊的转型跨度有点大,不仅让球迷惊讶,就连朝夕相处的队友都觉得不可思议。

  写完第一部长篇《末世唤醒》后,赵蕊蕊拿给冯坤看,冯坤惊讶地说:“你让我写论文我写得出来,要我写这个我写不出来!”赵蕊蕊说:“我和她刚好相反:如果要我写论文,我永远写不出来,但要写这些天马行空的东西,我能有很多想法,哪怕就坐在这儿发几分钟呆,脑子里就能迸出新剧情。”

  “今后打算当一辈子作家了吗?”

  “至少目前还是,今后怎么样谁说得清呢?”面对记者的提问,赵蕊蕊淡然回答。

  婚姻之缘——

  不结婚≠不幸福

  ——“我爱你,也期待着你对我说出爱的承诺,纵使要我等待千年,我的目光依旧不会从你的身上移开。”

  ——“人潮人海里,我和你会是下一站同路的拥有吗?扉页翻转时,我和你还会在记忆的转角相遇吗?”

  这是赵蕊蕊在小说《悬梦迷踪》里的诗句,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和期待。然而,如今36岁的赵蕊蕊,依然还在单着。

  在微博里,赵蕊蕊记录了被逼问婚姻的经历:“婚姻好像是不少中国老人张口闭口最关心的‘大事’,我曾无数次被不认识的大妈拉住,问有没有男友?结婚没?男友要找怎样的……等等一大堆问题。有一次我实在没忍住,回答一位大妈:阿姨我并不认识您,这是我的个人隐私!那位大妈听后有些尴尬地走开了……”

  赵蕊蕊感慨:“人呢,活在这个世上有很多种生活方式,婚姻不是人生的全部,千万别为了结婚而结婚,你要的幸福只有你自己知道。不要为了别人而活,也别活成别人眼中想要你成为的样子。”

  “其实吧,婚姻和幸福关系不大,结了婚不一定就幸福,不结婚的也未必就不幸福。”赵蕊蕊说。

  如今的赵蕊蕊在北京和深圳之间来回跑,回南京老家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是在写作,有空也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或者去学校教孩子打打球。”赵蕊蕊说她很享受当下充实忙碌的状态,“一个人其实也挺好,至少挺自由的。”

  “靠写书的收入能养活自己吗?”

  “写书的收入只是一部分,我也会接一些活动和产品代言。”赵蕊蕊说:“我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开销也不大,我现在每年最大的开销不是花在自己身上,而是捐给了寺庙和一些慈善机构。”

  快问快答

  小说销量如何?

  出版方说,卖得还可以。

  打球经历对你成为一个作家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吗?

  我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在写作方面有这么多人支持,这要归功于排球,人们是因为排球而认识我,这让我在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比起很多草根作家更前了一步。还有就是,排球教会我很多面对困难和挫折时那种不放弃的态度,很多事情就像我们打球一样:也许这场比赛我输了,但是我要拼到最后。

  你现在的生活圈子,是作家多些,还是体育界的朋友多些?

  我现在一只脚刚跨进文学界,另外那只脚还在运动界里。毕竟打了那么多年球,还是体育圈的朋友更多一些吧。

  你的画画非常棒,是不是接受过专业培训啊?

  没有。画画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在幼儿园,我都是拿画去跟人家交换礼物。我小学的美术课也有拿零分的时候,那是因为老师在黑板上画孙悟空,我画了一个美女。

  你喜欢哪类作品?喜欢哪些作家?

  我喜欢奇幻、科幻、探险、惊悚恐怖类的小说,心理方面的知识也比较喜欢。喜欢的作家有:斯蒂芬金、东野圭吾、扎西拉姆多多。

  打排球与写书,哪个压力更大?

  打球的时候压力很大,因为代表的是国家,写书的压力只是来自对自己的要求,跟打球的压力比起来小太多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