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7月26日 星期三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2017年07月26日 星期三
天津街头突然冒出大量“苏H”临牌车
当地4S店生意受冲击后举报,警方揪出这个有淮安车管所“内鬼”参与的伪造临牌团伙
郭一鹏 于英杰 郑义 阿建

  警方查获的大量问题临牌。

  机动车临时牌照,是新车正式上牌前上路通行的临时凭证,工本费10元(南京地区标准),可谁能想到,这小小的临牌竟然也成了一些人疯狂敛财的工具——10元的临牌到了北京、天津和上海等限牌城市,能卖到两三千元。一个包括车管所“内鬼”在内的26人团伙,在短短半年内,非法伪造、买卖临牌近万张,非法获利数百万元。

  临牌泛滥,导致天津街头大量的进口车走私车上路,众多4S店生意严重下滑后开始悄悄调查,才发现了这个“惊人秘密”。

  通讯员 郑义 阿建 紫牛新闻记者 郭一鹏 于英杰

  1

  天津街头冒出大量“苏H”开头的临牌

  小陈是天津一家汽车4S店的员工,从2015年底开始他发现,天津街头出现一个奇怪现象,越来越多的新车贴着苏H开头的临牌上路,而自己所在的4S店新车销量严重下滑。他不禁感到疑惑,向同行打听才得知,这些苏H开头的临牌确是真的,可来路存疑。

  其实,那段时间,天津不少4S店都发现了同样的情况,生意下滑的他们悄悄追查临牌来源,发现在天津港保税区车城,有人大量销售以苏H开头的淮安临时号牌,经办人自称为淮安车管所一民警,每个临牌售价1500元。

  2016年3月,4S店向淮安警方匿名举报。

  接到举报后,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立即核查,发现该局车管所从未领取、办理、发放过举报内容中提及的临时号牌,随即立案侦查。

  警方发现,淮安市车管所协管员张冶所用的电脑IP地址有异常,且其用于日常工作的电脑数据也被人为删除,而他的日常工作主要就是协助民警上传临时牌照的数据。

  很快,张冶被抓获。他如实供述了与顾华林等人将假临牌数据上传公安内网,从中非法获利的犯罪事实。随后,顾华林、陈仅超、严峰夫妇等人相继落网,聂瑞自首。根据供述,警方先后奔赴上海、杭州、天津等地,抓获嫌疑人26名。

  经过侦查,办案机关逐步揭开了这个团伙制售、贩卖近万张新车临牌从而牟取暴利的“面纱”。 而其中,自首的聂瑞算是始作俑者。

  4S店上牌员倒卖2000多张假临牌

  2

  20多岁的淮安男子聂瑞2015年在当地车管所工作,负责打印临牌。按时效长短,临牌分时效15天的“辖区内”临牌和时效30天的“跨辖区”临牌两种。聂瑞发现,“跨辖区”临牌需求特别旺,收费也高。

  车管部门为了便民,授权部分4S店设立临牌代办点,指定在专门电脑上安装打印临牌的模板软件,并发放国家特制的带防伪标签的空白临牌。4S店卖出车后,上牌员将车辆、临牌号码、购车人信息等输入软件,打出临牌,再将这些信息传到车管所,由车管所民警将其导入全国公安机关共享的信息系统。不过,4S店代办的只限于时效15天的“辖区内”临牌。

  2015年6月,聂瑞离开车管所,到淮安一家汽车4S店当“上牌员”。某一天,他到另一家4S店办事时意外看到,这家代办点竟能打出“跨辖区”临牌!这就意味着,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

  聂瑞立即找这家代办点负责人沈凤商谈,约定聂瑞每领1张“跨辖区”临牌,给沈凤50元手续费。此后,他四处寻找客户,包括同是4S店“上牌员”的顾华林。聂瑞说他能弄到“跨辖区”临牌,行价每张200元,如果客户需要,他按每张150元收费,顾华林可以赚差价。

  顾华林当即同意了,他在朋友圈放话,称能搞到“跨辖区”临牌。很快,上海某4S店“上牌员”杜军找上门,并提供大量需求临牌的客源。

  短短1个多月,聂瑞就从沈凤那儿打印了2000多份临牌,赚了10多万元。

  3

  假临牌如何才能变成“真的”

  可很快聂瑞就遇到了麻烦。部分客户提出,这些临牌在公安内网上查不到注册登记信息,纷纷兴师问罪。外地交警也发函至淮安车管所,要求查证从淮安流出的一些临牌真伪。

  原来,沈凤打印的这些临牌,虽然是从车管所领来的真临牌,但这些临牌信息根本无法上传到公安内网平台,本质上还是属于假临牌。为了息事宁人,聂瑞退了部分钱,同时准备抛开沈凤,另找上家。

  就在此时,一个叫陈仅超的人出现了。

  2015年7月的一天,在淮安另一家4S店当“上牌员”的陈仅超,陪朋友到天津保税区一家汽贸店买了辆纯进口高档车。提车时,朋友要求对方提供临牌,但汽贸店称天津的临牌非常难搞,要另交3000元。经讨价还价,双方最终以2000元成交。

  “在淮安上个临牌,也就交几块钱成本费,在天津却能卖出这样的高价。”陈仅超在震惊之余,察觉到赚钱的机会来了!回到淮安后,陈仅超开始关注临牌的动静。

  有一天,陈仅超在淮安市车管所偶遇顾华林,试探性地问“要不要临牌”,当时正和聂瑞一起贩卖临牌的顾华林觉得好笑:“不需要,我这边有人出。”

  陈仅超立即追问:“你们的临牌能上公安网吗?”顾华林不太懂,就随口说“可以”。

  陈仅超喜出望外,直接跟顾华林说:“我这边有客户,资源广,只要临牌能上公安网,一张就能卖到一两千元!”

  顾华林回头与聂瑞说了此事。聂瑞只好说实话,他弄的临牌信息没法上网。顾华林有点失望,此后,陈仅超多次联系他,他只得找各种理由推托。

  4

  车管所辅警帮他们突破“难关”

  2015年8月一天,顾华林找到聂瑞,给他看了微信里的一张图。那是一张“跨辖区”临牌,临牌上标明的经办人正是聂瑞熟悉的一个“上牌员”。聂瑞受到启发:既然他在代办点能打印“跨辖区”临牌,自己应该也行!

  聂瑞打开模板系统,尝试修改临牌打印模式。一番捣鼓,竟顺利将店内“辖区内”临牌打印模式改为“跨辖区”临牌打印模式。

  临牌来源问题好解决,可最关键的是,如何将这些临牌信息上传到公安网呢?

  在车管所的经历帮了聂瑞。他告诉顾华林,代办点临牌打印系统在录入相关数据后会形成压缩包,代办点通过网络将压缩包发到车管所邮箱,再由车管所一个叫张冶的辅警将这些数据上传到公安内网即可。

  听到这,顾华林眼睛一亮,他与张冶很熟悉。作为一名辅警,工资肯定不高,加上张冶刚有孩子,一定缺钱,在他身上下功夫,有可能把他“攻”下来。聂瑞同意了。

  于是,顾华林约请张冶,明确告诉他:如果帮忙让临牌入网,每上传1份给你20元。张冶觉得,反正是正规临牌,上传到公安网上也没什么,加上手里确实缺钱,便答应了。

  为安全起见,张冶将私人邮箱给了顾华林,让他把相关数据发到这里。为了确认是否保险,顾华林还让聂瑞搞了一次测试,当他们收到张冶发的一条微信截图,看到那条临牌信息确实成功传入公安网时,两人兴奋地大叫:“成功了!”

  5

  瞒天过海,偷用多名民警账号“过关”

  万事俱备,聂瑞和顾华林立即约陈仅超见面,并进行分工:陈仅超负责联络天津等地客源,并印制假的空白临牌底板;聂瑞负责研究车管所每阶段发放的临牌号码特点,推算出不与真临牌号重复的“安全”号段;顾华林负责与张冶联系,将信息上传公安网,并将打印好的临牌邮寄到客户手中。

  不久后聂瑞发现,那些卖出的临牌都是在自己的公司录入打印的,临牌上自动显示自己的名字,打印太多迟早出事。他心里不踏实,通过顾华林找到张冶,希望将系统登录人换成其他人。

  顾华林马上召集聂瑞、张冶研究此事。张冶从他人电脑中找了个补丁程序,让聂瑞获得了管理员权限。随后,张冶在聂瑞电脑里添加了车管所三名民警的账号。此后,他们打印临牌上的办理人员信息,就在这几名民警之间随意更换。

  生意滚滚而来。到后来实在忙不过来,聂瑞找到在某派出所当联防队员的同学严峰,让他专门负责打印临牌,每份给4元劳务费。严峰加入后也忙不过来,又将老婆拉入伙。

  到案发时,这个团伙已有26人参与,短短半年非法伪造、买卖假临牌将近1万张,非法获利数百万元。

  紫牛新闻记者获悉,今年初,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分别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等罪名,将聂瑞等13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其余人员被取保候审。

  目前该案已在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公开审理,将择日宣判。(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紫牛追问

  1、啥是跨区域临牌?

  车管人士介绍,临牌分为两种,以南京为例,蓝色的临牌有效期为15天,只能在南京行驶;橘黄色的临牌有效期为30天,本地和外地都可以行驶,也就是“跨区域”临牌。新车最多可以使用3次临牌。

  2、问题“临牌”为啥这么火?

  为减轻交通压力,上海、杭州等地已经发布“限牌令”,严格控制机动车牌照的发放数量和频率,由此导致大量车主在三次申领临牌后,仍无法办理正式牌照。

  同时,在天津等大型港口城市,有大量进口车(包括走私车),因为车辆手续不全等问题,车主办理临牌程序繁琐,有些车子根本无法办理临牌。因此,上述地区对临牌的需求急剧膨胀。

  3、问题“临牌”能被查到吗?

  南京高速一大队交警称,对于临牌,他们首先是查看有没有按规定粘贴,然后是查有效期,最后是比对车架号。交警坦言,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他们会对车辆放行。由此可以看出,此案中的临牌一旦录入到公安网,在路上很难辨别,这也是问题“临牌”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