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6月19日 星期一
第A10版:江苏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2017年06月19日 星期一
院长一诺千金,兑现一年前立下的“健康之约”
新疆少年在宁“人工造耳”
杨彦

  6月10日凌晨,一架由乌鲁木齐飞往南京的飞机在禄口机场落地,13岁的新疆小男孩朱努斯别克怯生生地走下飞机,他是来赴一个健康之约的。一年前,在家乡的卫生院,一位陌生的叔叔说要接他来南京免费治耳朵。免费治病?朱努斯别克的家人也很疑惑,没想到的是,一切都是真的。      通讯员 范雨舟 扬子晚报记者 杨彦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朱努斯别克今年13岁了,家在新疆克州乌恰县巴音库鲁提乡。朱努斯别克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的。一是家里贫困,爷爷年迈、爸爸去世,叔叔脚有残疾又遇上车祸,没了劳动能力,全家就靠妈妈给人放羊维持生计;二是自己的耳朵“长得怪”,右边耳朵几乎听不到。朱努斯别克很懂事,虽然听力不如其他小朋友,但他比任何人都努力,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还担任班长。爷爷身体不好,每次去卫生院输液,都是朱努斯别克陪着。

  去年5月初夏,朱努斯别克和往常一样在卫生院照顾输液的爷爷,卫生院里来了几位说汉语的陌生人。其中一位叔叔非常敏锐地发现了朱努斯别克的耳朵问题,卫生院的阿克木加力医生则把朱努斯别克家的状况说给了这位陌生叔叔听。“这是外耳廓先天畸形,是可以修复的,等南医大逸夫医院开业平稳之后,我一定接你来南京免费看病。”这位陌生叔叔是南医大附属逸夫医院的鲁翔院长,当时逸夫医院刚开业不久,他是去克州公务考察。鲁翔院长及同行的几位主任当时就把身上携带的钱都塞给了朱努斯别克,更重要的是对这位小小少年许了一个健康之约。

  肋软骨做成“人造耳朵”

  新医院开业初期事务繁忙,朱努斯别克在克州等啊等,一度还有点泄气,“叔叔不会是说着玩的吧?”一年时间过得很快,逸夫医院发展平稳,很快通过卫生院联系上了朱努斯别克,请朱努斯别克来南京治耳朵。陪同朱努斯别克到南京的,是他的舅舅和家乡卫生院的副院长。此次手术的所有费用由逸夫医院医疗救助基金资助。为了给孩子更全面的照护,医院还为朱努斯别克安排了一位“护士妈妈”—杨曼曼。其他医生护士也很关心这位远道而来的小客人,送他iPad,给他买玩具、衣服,礼物在病床旁堆得高高的;大家还自发给孩子捐款。

  由于小儿整形外科要求非常高,所以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特意邀请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章庆国主任来做手术。

  经过多次讨论,逸夫医院与章庆国主任确定了手术方案。逸夫医院儿科牛丽文主任告诉记者,朱努斯别克的右耳几乎看不到耳廓,他们的手术重头就是要给朱努斯别克“人造”一个耳朵。医生根据朱努斯别克左耳的镜像,3D打印出再造右耳的模板来。手术将分为两期,第一次取朱努斯别克的两段肋软骨,一块手工雕刻成右耳耳廓的样子,埋入右耳皮肤下,第二期手术则是利用另一块肋软骨做“支架”,让耳廓立起来。在两期手术的间隙,做“支架”的那块软骨将被“埋”在肋骨处的皮肤下,保持血供同时预防感染。日前,经过两个小时手术后,朱努斯别克的耳朵“再造”成功。“朱努斯别克右耳没有耳道,手术后恢复听力是很有限的,但我们的手术至少能让朱努斯别克拥有一个正常的外观,让即将进入青春期的他不那么自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