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5月18日 星期四
第A06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7年05月18日 星期四
“冒牌富二代”吞了公司800多万 钱都去哪了?打赏网络主播……
魏琳 戈太亮 万凌云 宋学伟

  CFP供图

  不到一年,镇江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会计、28岁丹阳男子王某,“不知不觉”中花掉公司890万元!大部分钱都用在打赏网络主播上。17日,镇江警方举行发布会通报相关案情。扬子晚报记者获悉,事情败露前,王某恐惧之下跑到上海。在私会心仪女主播余某后到五星级酒店割腕自杀。自杀过程中,他发了一条微信给这名女主播余某,余某赶到酒店施救后案发。             通讯员  魏琳 戈太亮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万凌云

  现实,永远比故事更戏剧化

  第一季 失联

  例行审计前会计失联,公司丢了890万

  “2月14日,镇江这家开发公司因为在建项目结束,就要例行审计,于是通知王某准备对账”,镇江京口分局经侦大队吴霜大队长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但是,却突然发现公司主办会计王某不见了。在连续联系不上后,16日公司到镇江京口警方报警。

  吴霜介绍,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管理非常混乱,28岁的王某本科毕业后,原本在丹阳公司工作,后调至镇江。到镇江后,所有的主办和出纳全部由王某一人担当。

  接警后,京口分局经侦大队当即会同分局大市口派出所立刻开展调查。经调查,犯罪嫌疑人王某,系该公司会计,在公司上班期间,王某利用其担任公司会计、掌管公司账户、印章的职务之便,先后数十次从公司负责人卡、公司建行基本户、工行账户挪用客户房产证代办费、公款,数额达890万元!

  面对如此一笔巨款,吴霜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由于管理的混乱,开发公司居然还不知道已经被王某“暗度陈仓”了。

  第二季 绝望

  他到上海约会女主播,然后在酒店割腕

  那么,王某到底去了哪里?这890万元的巨款,到底去向哪里?此刻,王某已经躺在上海某医院内,正在接受治疗。

  经侦民警卢臻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在获悉公司方要进行项目审计后,自己做事自己知道的王某,就将自己从公司账户上支取的资金,并调出自己的支付宝等,做了一个统计。“统计下来,从2016年4月至今年2月,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他已经挪用了890万元!”小卢说,起先王某根本不清楚自己挥霍了多少钱,这么一统计,当即感觉大事不妙,15日他就乘坐动车潜逃到了上海。

  小卢介绍,到了上海后,王某就立即通知了在“斗鱼”及“熊猫”直播平台上的女主播余某见面。下午分手后,他一人进入上海浦东四季酒店,随后在浴缸内割腕自杀。自杀过程中,还是在清醒时刻,他又给余某发了一条微信,透露自杀情况。余某大惊,在再三追问下,王某再度回话“我在老地方”。余某立即追到酒店,当即将王某送往上海东方医院抢救。

  还是在救治期间,公司终于打通了王某电话,获悉自杀情况后,公司及时通告警方。

  第三季 解密

  没死成,伤愈后投案吐露惊天秘密

  2月21日,伤情基本恢复的王某,在其公司人员陪同下,主动到大市口派出所投案,对其挪用资金的情况供认不讳。

  警方现已查明:王某从公司建行卡取现41次,计613.3万元,用于个人消费;王某从公司工行卡6次转账至其银行卡,计246万元。此外,王某还有部分涉案值,其总涉案值已经高达890万元之巨。

  到案后,王某彻底交代了这890万元巨款的去向,他在斗鱼平台充值打赏主播金额共计549万元;熊猫平台充值金额共计123.79万元;映客平台充值金额0.4794万元;全民平台充值金额共计0.8万元;花椒平台充值金额共计0.2万元等。

  在此期间,王某还经常往返上海,经所谓的中间经纪人,寻找招嫖一些“外围女”。每次去都是入住五星级酒店,进出高档场所,花费都在二三万元之间。这样,王某用于此项开销就高达五六十万元。

  第四季  闪回

  假富二代:过了一年皇帝般生活

  经办民警卢臻伟告诉记者,性格内向的王某,平时闲下来也没有什么社会交际,就是喜欢打游戏和看直播平台的直播。在其打赏的主播中,有男有女。在平台上,他就是看看这些主播唱歌、跳舞,男主播主要是听其唱歌。

  “经警方查明,王某打赏给余某就有130多万,而打赏给另外的主播冯某、娇某,则分别高达160万和140万”,小卢说,每次在平台上,如果见不到王某打赏,其余围观者都会好奇问他:“怎么今天没有打赏?”而这些,都让王某倍觉有面子,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打赏起来自然也就成千上万。

  由于王某出手实在豪华,那些主播和看客,包括那些“外围女”,都误以为其貌不扬的“理工男”王某,是个“富二代”。

  卢臻伟告诉记者,还是在审讯中,王某有句话让其印象深刻:打赏成瘾的王某交代:“打赏就跟吸毒一样,根本刹不住。”而他这近一年过得就是皇帝般的生活。

  本季终

  新婚妻子 仍被蒙在鼓里

  她许下承诺“等他”

  参与侦办的镇江大市口派出所副所长韦鹏翔还告诉扬子晚报记者,王某挥霍了890万元的巨款,但包括其结婚不久的妻子在内的家人,却未能分得“一杯羹”。至今,王某的妻子仍旧被蒙在鼓里,仅知道丈夫犯法了,却不知其所犯何罪、为何犯罪。故此,在王某被逮捕时,妻子还一再叮嘱王某在里面要好好的,自己会在外面等他……

  镇江京口分局经侦大队吴霜大队长告诉扬子晚报记者,3月28日,经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镇江京口公安分局对犯罪嫌疑人王某以“挪用资金罪”执行逮捕。

  “外传”

  那些打赏花掉的巨款 能追回吗?

  本案“剧情”离奇,但却不是孤案。此前也有媒体报道过类似案情,其中一个共性就是那些被用来打赏的资金都是违法取得。那么,这样的巨额赃款打赏能否追回?学者和法律界人士各有看法。

  南京市律师协会刑辩委副主任、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李美佳律师昨天就网络打赏问题表示,从法律的角度看,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网络主播的“打赏”行为,即使金额再大,其本身并没有问题。在合法的网络直播中,主播们通过自己的讲演与网民互动,赢得粉丝的“打赏”,和我们正常工作获取报酬一样,是一种合法劳动所得。对于粉丝用来打赏的资金,主播们不太可能了解其是否是违法所得。从这个层面上讲,很难追讨已经打赏出去的资金。

  不过李美佳律师认为,在明知对方是违法所得,主播还与某个特定粉丝达成默契,接受巨额打赏的,双方就可能涉嫌“串通”,都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

  此前也有学者指出,如果粉丝用于“打赏”的钱并不合法,根据《民法通则》及《民法总则》,“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那么,这种“先天不足”的“打赏”应该认定无效,所涉违法资金,应由有关部门通过法定程序予以追回。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宋学伟

  “彩蛋”

  镇江警方人士表示,该案的相关侦办还在进行中,对相关直播平台及主播的侦查,也已在开展中,但其同时表示,要想追回这些巨款,难度空前。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