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13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因雪想高士

  [泰州]王太生

  许多事情,触景生情。看到了眼前的物象,想到了这个物象背后的人。

  雪之晶莹高古,在历代文人笔下多有涉猎。清代张潮《幽梦影》中写过一句话,“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高士,指志趣清雅、品行出俗的隐逸之人。

  下雪天,天地俱白,许多人窝在屋里围炉取暖,喝酒聊天,有人却拾头见雪亢奋。宋代《北梦琐言》记载,唐代郑綮,颇有诗名,作诗的灵感要靠风雪来激发。雪花纷纷扬扬,他一人悠然骑驴出长安,雪花沾在衣上,头发、胡须和眉毛上,然后欣然命笔。有人问他:相国近有新诗乎?他说:“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上,此处何以得之?”

  雪是寂寞的,高士是寂寞的。雪是高士,高士是雪。

  许多事情,触景生情。看到了眼前的物象,想到了这个物象背后的人。

  在江南飘雪的园子里,看白雪红鲤。花池四周,草木萧条,凝结了浅浅一层薄冰,好在池子中央,留有一处冰层罅隙。这时候,红鲤出现了,一大群,从池底轻轻升上来,不着急,圆嘴翕合,像一片浮动的红色影子。

  冰雪天,看红鲤不觉嫌冷?正像大雪天张岱划一条船到湖心亭看雪,有人冷得缩手缩脚,宅在家里,张岱偏要出去,别以为他犯傻,他很快乐。

  水里其实要比岸上暖和得多,水面是一个临界点,水上似有凛凛寒意,水下清流暖身,只是岸上的人不知,鱼知。

  因雪想高士。遥想汉代当年,洛阳城里那场大雪,天灾人祸。父母官外出视察灾情,见家中断粮的百姓,除雪开路,外出乞食。来到文士袁安家门口,一片寂静,但见屋舍被雪封堵,无路可通,以为被冻死,急命除雪入户,却见袁安僵卧于床,问道:“为什么不出来求食?”袁安回答:“天下大雪,人人皆饿,我怎么可以再去打扰别人?”出俗高士,宁肯饿得奄奄一息,不与人争。

  大雪天,遇见高士,那个身影迷迷蒙蒙,雪天中的一个小黑点,隐约可见。

  晋人王恭,鹅毛大雪中,身披鹤氅,涉雪而行,时人孟旭见之,赞叹道:“此真神仙中人也。”

  一千多年前的那个雪夜,空气清冽。王子猷居山阴,从酣睡中醒来。他轻轻地打开了窗户,四处望去,天地一片洁白银亮。他披衣下床,慢步徘徊,大声吟诵起左思的《招隐诗》。忽然想起了好友戴安道,多日不见。当时,戴在曹娥江上游的剡溪,王子猷连夜乘小舟前往。经过一夜,到了戴的府上,他没有登门,而是转身返回。有人不解,问他为什么这样?王子猷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张岱《夜航船》有二则小品:“欲仙去”与“嚼梅咽雪”,说的都是高士雪天的故事。“越人王冕,当天大雪,赤脚登炉峰,四顾大呼曰:“天地皆白玉合成,使人心胆澄澈,便欲仙去!”嚼梅咽雪则说,从前有个铁脚道人,爱赤着脚走在雪中,高兴时则大声朗诵《南华经·秋水篇》,嚼梅花满口,和雪咽之,曰:“吾欲塞香沁入心骨。”见到雪,赤脚而奔,可见兴奋至极。

  这个年代,何人是高士?有着一份内心深处的坚持与坚守,冷漠名利,安静优雅。

  有年冬天,和几个朋友在苏州穹窿山中闲逛,遇雪,看着雪花安静地落在老黄的栎树叶、岩石上,一径曲折而上,头顶有木屋翼然,恍若遇见一高士,在远处呵呵而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