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13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贴挂在墙上的记忆

  [湖北]五 朵

  年少在乡下,我就喜欢看人家墙上贴的年画。这家和那家贴的,有相同的,也有不相同的。

  去银行办事,工作人员送了一幅挂历。回来经过药店,导购看到我,热情招呼,也送了我一幅挂历。如今家庭都是精装修,这挂历拿回家,竟无处可挂。我忽发奇想,如果可以穿越,拿着这两本挂历回到小时候的乡村,或许会引起一片羡慕的目光吧。

  年少在乡下,我就喜欢看人家墙上贴的年画。这家和那家贴的,有相同的,也有不相同的,走的亲戚越多,看到新鲜年画的机会越大,走亲戚的兴趣就越足。有的是单张的,有风景,有明星,花红柳绿的,俗气而欢喜。有的是四连张,一张又分四幅画,每幅画下面配有文字,连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逐幅看过去,像看电视剧。有的旧年的还没撕去,或没撕完,压在新画下面,露出一角半角来,故事看不全,还得猜,颇有趣。因为个头小,最上面的文字常看不清,关系近的亲戚,就毫不客气,找个板凳,站上去看个够。关系远的,不好意思放肆,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悄悄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看得眼睛发酸。年画里的故事多讲才子佳人,英雄美女。杨家将,三侠五义,时尚的是《上海滩》,《霍元甲》。那些故事多从收音机里或电视里听过看过,从墙上再看一次,有种老友重逢的感觉。

  我家墙上常贴风景画,桂林山水甲天下,黄山迎客松,万里长城,辉煌故宫,显得颇有文化味道。父亲是中学教师,这些画多是学生送给他的新年礼物。画下面空白处有学生手写的祝福。我喜欢站在风景画前,一张一张看过去,看谁的字写得好。渐渐的,挂历开始出现在乡下人家的墙上,最初多是在外工作的人带回来的。挂历很精致,像城里的时髦小姐,与简陋土气的村舍有点不太协调,但让闭塞的乡村显得洋气而时尚。那时的挂历,同样有风景和明星两大类,农村人家多喜欢挂明星画。如今到乡下走亲戚,家家墙上会挂几幅挂历,也是赠送的。卖摩托车的,卖农资的,信用社的,有线电视的,年终与农户联系感情,在恭贺新禧外,还特意用醒目的大红字,注明地址、联系人、电话,以求合作愉快,互惠互利。

  我最喜欢的是那种挂在墙上的,像厚厚的字典一样的日历,纸张薄得吹弹可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它有三百六十五张,每一张正中间,是阳历和阴历的日期,旁边标注宜婚忌嫁之类五行八卦,最下面一两行小字,或菜谱,或名人名言,或一些古怪的偏方。我曾抄了不少名人名言和偏方,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即便找得到,字迹也该淡了,泛黄了。那些名人名言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偏方也没用过一次。这样的日历,挂在没有粉刷过的裸露着本色的砖土墙上,尤其显得协调温馨。日历每撕一张,日子就流走一个。把那些大大小小的日历一张一张撕开铺在一起,必蔚然壮观,又让人惊心动魄,不经意间,人就到了中年。逝去的日子里有欢乐,有悲苦,有梦想,也有失望。再回首,却发现,曾经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珍贵,使人倍感温暖,也让人对未来充满希望。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