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13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7年02月14日 星期二
明白了

  [北京]叶延滨

  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讲,我们这一代中国人,过了上千年的中国人的日子。

  生活中有运气这个东西吗?肯定有。运气又是什么?肯定说不明白。我只知道,有时候遇到一件倒霉的事,会接二连三的接踵而来。像在一间黑屋子里,当的一声,额头撞上了墙,一转身,膝盖又碰在桌子角上。你想赶紧走出这个黑屋子,越是慌张越是跌跌撞撞,弄得狼狈不堪。这种情形下,最好的处置,就是在黑屋子里站下来,平心静气,让身子不动只让脑子转起来。没有过不去的坎,说的就是倒霉时的定神咒语。黑暗不会马上过去,但静心呆在黑暗中,你的眼睛会逐渐看清黑暗里的物件,看清了就有办法迈过去。当然,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好事情如同天上落馅饼只是砸中你的头,随之而来,彩票中奖,职务提升,送礼的按坏了门铃,请吃的饭局让你排不开日子。好事连连之时,就像满天缤纷焰火,花了眼但别乱了心,该收获的收获,该感恩的感恩,该谢幕时别赖着不走。老天爷都有四季轮替,热的来,冷的去,实在是自然常理,别执拗拧巴可惜了老天给你的有数的日子。

  人都有光鲜亮丽神采飞扬的时候,也有灰头土脸不示于人的隐私。大佬富豪们坐在台上,名牌西装,领带鲜艳,衬衫崭新,高声谈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明星佳丽站在聚光灯下,虽已是当妈当奶奶的人了,依然天真若少女,眉目传情,倾国倾城迷倒满场粉丝。且慢,我们还明白另一面,在他们下了台,离开了聚光灯,逃离了大众视线的时候,他穿着一个大布裤衩,露出松弛的脊背,让那个被西装束缚的大肚皮放肆地鼓出来,那一排雪白的牙放在小桌上,瘪嘴吸着一支烟,那嘴边的皱纹像一圈花瓣。知道这一点比不知道或忘记这一点好,因为这一点会让你知道,老天爷对你不薄,你的模样和你的光景也不比他们差多少。反之,我们也要感谢他们花钱费力的装模作样,如果在台上的那个人,光着脊背,腆着肚皮,缺牙说话漏风,手指抠着脚丫,你能坐得住吗?一只孔雀抖开彩色的尾羽向你走来,你会欣赏那美丽的羽屏,若是它背过身去让你看到那彩屏后并不美丽的鸟屁股,那并不是孔雀的错,因为它不知道它还有丑陋的部分。人是应该知道这一点的,展示和遮掩,同样是重要的美学实践。

  我有一个写诗的朋友讲,我们这一代中国人,过了上千年的中国人的日子。小时候,茅屋油灯柴火灶,老牛锄头加扁担,与千年以前的中国人没区别。现在国家有卫星有原子弹,收破烂的也揣个手机,卖萝卜的也网上交易。我想的没他那么长,长到了千年。我只是清晰地感到,人们流动的方向发生了变化。少年时,全社会都宣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于是成千上万的城市青年到农村去插队,“接受再教育”,出现了董加耕、邢燕子。后来知道了,那是因为计划下的国民经济不能给城里的年青人提供就业岗位。改革开放了,城市出现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农民像开闸的潮水涌向城市。两股巨大的人口迁移的潮流,变化太多,只说一条,说一个白面馒头。那年月当知青,吃糠菜杂粮,节日也许能吃上一个白面馒头,因为有领导来慰问。大家真的很感谢前来慰问的领导,脸上充满幸福的笑容。现在农民进城,电台的播音员说:农民工生活十分艰苦,每天就吃馒头喝菜汤,把省下的钱寄回家……一只馒头,是知青时代最高的理想美餐,也是今天最低的生活标准。

  习惯了,遇见好事坏事,听见赞扬批评,面对说长道短,换一个位置,变一个角度,再想想,就会发现生活真的多姿多彩。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