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6年09月27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6年09月27日 星期二
风情老街

  [浙江]王征宇

  女人原先的婆家,当嫁女儿一样,操办了媳妇的婚事。故事如淡淡腮红,抹在老街的颜面上,让整条街摇曳起旖旎风姿。

  初来老街,我是有些惊讶的。这里,居然还能见到铁匠铺、箍桶店、布鞋店、裁缝店。铁匠铺子里,儿子抡大锤,老子抡小锤,满屋子火星飞溅;箍桶店刨花聚了一堆,木香细密。裁缝店里只卖纯棉布料,然后帮顾客缝制成简单的衣裙、被单。布鞋店的老板脾气最坏,加钱也不接急活,“做不出来”是他的口头禅。老板边做针线,一个收录机唱着越剧《打金枝》、《碧玉簪》,布鞋仿佛也附了仙人云履的魂。

  我去老街主要为着买糕点,核桃酥、雪饺、鞋底酥……比之香气扑鼻的西式糕点,我还是喜欢村姑般朴素的传统味道。特别是云片糕,洁白如云絮般片片粘连,绵甜,散发桂花香,没牙的老太太抿抿嘴就化,是孝敬90岁外婆的好点心。

  老街只有一家糕点店。回想第一次去,还是料峭的春天。店铺门口太阳底下,女人在给轮椅上的男人做腿部按摩。看我进店,起身笑盈盈招呼说:“来啦!”很相熟的样子。女人约莫四十多岁,梳着齐齐整整的发髻,虽罩着蓝色工作服,也能看出姣好的身姿。后来去,轮椅上瘦瘦弱弱的男人,正在艰难地捏油酥。

  处熟了,有一回女人红着眼睛跟我诉苦说,有人说她心狠,让瘫子干活,“其实,我哪儿稀罕他那点气力。我家男人老说自己是废物,拖累了我。我只是让他做点事,觉得自己有用,活着才有兴头不是?”

  那天,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原来,女人丈夫在孩子三岁时出了车祸,已经瘫了十多年。她做这个生意,为的是挑起全家生活的重担。

  糕点店隔壁是家粮油店。据说老板是退伍老兵,单身。有时见他扛着米袋往糕点店送货。还有一回,我见退伍老兵在帮糕点店修屋。一架木梯靠在屋檐,女人扶着梯子在给他递瓦片,说是前一阵野猫把屋瓦扒翻了,导致屋子漏雨。

  秋凉,风挤挤迫迫地穿过老街,梧桐叶如金色蝴蝶在阳光里扑闪。那日我去买糕点扑了个空,店铺门板上贴着纸说家中有事暂歇业。

  再后来我去糕点店排长队买重阳糕,看到糕点店和粮油店都贴上了大红喜字。我很好奇,问一旁面馆老板。原来,糕点店的女人还是豆蔻少女时,就跟退伍兵相好过,因父母反对才散的。后来男的去当了兵,女人嫁到了老街。这些年,女人守着瘫痪的丈夫,全靠退伍兵帮衬,抚育儿子考上大学。前一段时间,她病瘫多年的老公去世,现在两人终于走在了一起。女人原先的婆家,当嫁女儿一样,操办了媳妇的婚事。

  故事如淡淡腮红,抹在老街的颜面上,让整条街摇曳起旖旎风姿。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