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6年06月03日 星期五
第A26版:南京城事·家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6年06月03日 星期五
“恐怖分子头目”侯景 被打得只剩800人逃往南方
杨民仆

  侯景像。

  侯景原来是北方的一个将领,如果看他的一生,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割据军阀”、“通缉犯”、“诈骗犯”、“抢劫犯”、“黑社会老大”。

  他像个恐怖分子的头目,一辈子都在和犯罪打交道,直到被人追杀、身亡。

  独霸一方14年之久

  侯景生在北魏怀朔镇,和高欢是老乡,正宗的鲜卑人。他一开始跟着尔朱荣,高欢灭了尔朱氏后,他投降了高欢。

  他的声音沙哑,像狼嘶叫。他的右脚比较短,走路一瘸一拐的。看上去像个可怜的残疾人,实际上出道很早,狡诈善变、心狠手辣,喝的血比一般人喝的水多,杀人和切菜一样利索。他天生的爱好是抢地盘,对金银财宝,没有太大的兴趣,全部分给手下人,所以小弟们都死心塌地跟着“大哥”混。

  高欢封他为定州刺史,统治黄河以南地区。侯景奋发图强,发展到雄兵10万,势力仅次于高欢。地盘大致为东到大海,西到函谷关,北到黄河,南到淮水,约占东魏版图的1/3。

  他看不起高欢的儿子高澄,说:高王活着,我不敢有什么想法;高王死了,我不会听这个鲜卑小子的。

  高欢病重时,侯景官职是司徒、河南大将军、大行台,26岁的高澄也知道这个“军阀”是个大麻烦,想自己割掉这个“毒瘤”。于是瞒着高欢伪造了一封父亲的信,让侯景入朝。

  以前侯景和高欢私下有个约定:兵荒马乱,信息不畅,担心有人钻空子离间两个人的关系,高欢如果写信给侯景,在信中另外加一个小点。

  侯景接到信后,看不到点,估计高欢不行了,铁了心准备造反。

  高澄等来等去没有侯景的消息,不由忧心忡忡,高欢问:你是不是担心侯景谋反?

  高澄点点头。高欢说:他已经专制河南14年,你是驾驭不了他的。但也不要担心,我给你留了一个人慕容绍宗,故意压制他,不提拔,就是给你好好重用的。

  慕容绍宗本来跟着尔朱氏,后来投降了高欢。

  侯景刚遇到慕容绍宗时,相当崇拜,跟着他学习兵法。一段时间后,慕容绍宗看这个“瘸子”太聪明了,能举一反三,回头向他请教,两个人互为师生。

  狼一样的“朋友”

  高欢去世的5天后,侯景起兵造反,高澄调动兵马全力镇压。侯景从省部级干部转眼成了“通缉犯”,他的北、西、南三个方面分别是:东魏、西魏、梁朝。凭他的奸诈,完全能长袖善舞,然而很快就被砍得衣不蔽体。为什么呢?

  先来看第一个:狼一样的“朋友”。

  距离最近的是西魏,侯景派人带信给宇文泰,请求“政治避难”,为表示诚意,送上四个州作为见面礼。西魏边境的将领心动了,带人去收礼。宇文泰担心中了埋伏,派大将赵贵、李弼等人率领一两万人去接应。侯景想:既然送上门来,不如把他们“吃”了再说。

  于是下了一份请柬,请他们过来吃饭。赵贵说:侯景是痞子,说的话能信吗?摆的是鸿门宴吧。不如我们把他骗过来,吞了他的军队。

  李弼说:侯景肯定是个祸害,我们不如留着他,让他把东魏、梁国搅得翻天覆地。

  双方都是口蜜腹剑,谁也没有向前跨一步。西魏宇文泰看清楚了,带话给侯景:你如果真有诚意,那就到长安来做官。侯景一听,知道宇文泰不是个好鸟,居心叵测,只好一心一意投降梁朝。

  猪一样的队友

  再来看第二个:猪一样的队友。

  梁武帝召开会议商讨,多数大臣说:我们和东魏关系一向很好,如果接受东魏的叛臣,不太合适。

  梁武帝说:你们讲得也有道理,但是接纳了侯景,我们会得到大片土地;机会难得啊,怎么能刻舟求剑,不懂得变通呢?

  他贪这个大便宜,原因就是他才做了北方人来投降的美梦。

  梁武帝任命侯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都督河南诸军事。为了迎接这个尊贵的客人,派了梁军北上,统帅叫萧渊明。

  萧渊明是萧衍哥哥萧懿的第5个儿子,任豫州刺史。这个人从来没有打过仗,但喜欢指点江山,整天打报告要求北伐,梁武帝看他壮志凌云、豪气冲天,就给了他这次机会。

  萧渊明率领的10万梁军进驻彭城(今江苏徐州)东南的寒山,摆出进攻彭城的架势;侯景的军队驻扎在涡阳(今安徽涡阳),和梁军一西一东,互为犄角。

  北方的高澄派高岳(高澄堂叔)为大都督,慕容绍宗为东南道大行台,率10万人救彭城。

  侯景一开始以为大将韩轨要来,说:这是个啃猪肠子的笨蛋。

  听到高岳要来,说:部队精锐,统帅平庸。

  后来打探清楚了,高岳只是挂名,总指挥是慕容绍宗,大惊说:是谁让他来的?难道高王还没有死吗?

  47岁的慕容绍宗率领驻兵在寒山附近的橐驼岘,他先分一部分军队防守谯城(今安徽亳州),切断侯景和萧渊明的联系。

  气吞山河的萧渊明天天大碗喝酒,每天醉醺醺的。双方交手,只花了半天,梁军10万人就灰飞烟灭,萧渊明当了俘虏,被抓的时候还在昏睡。

  在建康城内,梁武帝的午觉刚醒,朱异紧张不安地说:寒山大败。

  梁武帝身子一歪,差点栽倒下来,说:难道我要步晋朝的后尘了吗?

  神一样的对手

  慕容绍宗掉过头往西,收拾侯景。再来看三个:神一样的对手。

  双方在涡阳决战。北方的战场都是骑兵在平原上纵横,当天,慕容绍宗很奇怪地发现,侯景先派人万箭齐发,接着上万步兵往前冲。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敌人已冲到眼前,只砍人腿和马腿,一时东魏军人仰马翻,慕容绍宗也从马上摔下,差点被杀,狼狈逃到谯城。

  东魏将士惊恐万分,侯景这个人不好对付,抓捕任务可能完不成。

  慕容绍宗说:你们不要怕,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拖。我们背后有大本营,而梁兵新败,不可能再派救兵,拖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恐慌。

  双方对峙了几个月,侯景大军的粮食没有了,一个将领司马子云主动向东魏军投降,慕容绍宗知道侯景军心动摇,下令弓上弦、刀出鞘。

  侯景在大战前总动员:你们的家属都已经被高澄杀了,只有拼死一战,才有活路。

  慕容绍宗隔着涡河大喊:你们的家属全部安然无恙,如果你们归降,官爵照旧。随后,他从马上下来,披头散发,面向北斗星发誓,这是鲜卑人最庄严的宣誓方式。

  侯景部下的老家都在北方,谁愿意做南漂呢?听说家属都还好好的,都挥手和侯景告别:祝你一路顺风。

  慕容绍宗趁势冲杀,叛军全面崩溃,侯景一路往南狂奔,最后渡过淮河时,周围只剩下了800人。

  东魏军紧追不舍,侯景派人给慕容绍宗传话:我侯景如果被擒了,你哪里还有用武之地?慕容绍宗沉思了许久,不再追赶。

  此时天低云暗,风声凄紧,侯景从腰缠万贯的地方大佬,变成了失魂落魄的穷光蛋,能做些什么呢?只能空手套白狼——骗。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双休暂停,下周恢复)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