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我的收藏生涯
赵苏

  [美国]赵苏

  我们在一个角落意外淘到一只长满污垢与铜锈的军号。查阅资料后确认,这是一只1916年一战英军军号。

  星期天闲逛美国残疾人旧货店,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意外地淘到一只肮脏的、长满污垢与铜锈的军号。回家清洁整理后我对妻子大喊一声“捡漏啦!” 查阅资料后确认,这是一只1916年一战英军军号,紫铜号身,号口、手柄、延伸管镶黄铜,纯银号嘴,白铜号嘴链。清洁后光亮无损伤。我花了2美元买了价值900美元的洋古董。妻子说是她先发现的,我不反对。这些年我们常常一起淘洋宝,她经常能在那些犄角旮旯里找到宝贝,那个18世纪的钟、紫水晶打火机、紫檀木小人都是她发现的。女人就是细致嘛!

  我的收藏是在小学时期开始的,从香烟纸、邮票、钞票、粮票、布票、电影票、报纸图案到子弹壳、杏核、桃核、核桃都是我的所爱。我在南师附小就读时的班主任程毓林老师是教地理课的,在他的影响下我又迷上了收藏矿石、化石,放学后爬上北极阁山去找石头。“文革”时我父亲不知道怕什么,一家伙全给扔了。后来我收藏起毛主席语录、读报手册、纪念章、红卫兵袖章、样板戏剧照。“四人帮”打倒后我的收藏品除了我亲自保管的纪念章、红卫兵袖章,其他的又给我父亲当废书报卖了。最可惜的是那八个样板戏的总乐谱和全部剧照。父亲不光扔我的东西,还有我妈妈收藏的中华民国开国纪念币、好莱坞明星签名照片、唱片、齐白石画和她的祖传首饰等等。

  改革开放后,我开始收藏照相机。那时候“文革”中许多抄家物品陆续返还和处理,在大行宫、中山东路和大三元旁边的拍卖行经常能碰到抄家物品。我的第一台上海牌58II型照相机(10元),中国第一台单反紫金山牌照相机(25元)都是在那里买的。当时我每个月的工资是36.40元。之后,汉口路又开了一家,在与拍卖行的人交了朋友后,他的内部消息使我受益匪浅,有时甚至可以直接拿到寄卖人的底价。

  随着我编导的系列片《如何选购照相机》在电视台播出,照相机之友越来越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南京陆续举办的老相机展示,我收藏老相机每次都在数量上名列前茅。

  经过这么多年的交换筛选,我现在拥有19、20世纪,从大型匣形照相机到小型间谍照相机百余台。定居美国后,我又扩展了收藏内容:电影摄影机、电影放映机、老唱机、八音盒、老钟表、老车牌、军用品等等。爱干净的妻子嫁给我也真够遭罪的,看来她这后半辈子就与我生活在这破烂之中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