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横竖走天下
邓海南

  [南京]邓海南

  你向东走或者向西行,是横的移位;而到南方或者去北方,则是竖的行动。纵览世界,横竖天下,是人生一大乐趣。

  上海话中有一个词叫“横竖横”,含有一种决绝的意思。比如表示一件事你必须去做,横竖横吧!人类历史上探索未知地域的长途旅行者,都是一些下定了决心的人,横竖横不过一死,但前方的路,是必须要用自己的脚去开拓的。在中国人中,有秦时乘船东浮的徐福;有汉时开通西域的张骞;有唐时西天取经的玄奘;有明时跋山涉水的徐霞客……在西方人中,有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有完成环球航行的麦哲伦;有前往南极探险的阿蒙森和斯科特……

  得益于这些开拓者的发现和现代交通工具的发展,如今的人们出远门看世界,已经完全不需要下“横竖横”的决心了。但在地理上却离不开横竖横。因为出行的方向,无外乎东南西北,你向东走或者向西行,在地球表面都是横的移位;而到南方或者去北方,则是竖的行动。纵览世界,横竖天下,已是打开国门之后中国人的一大人生乐趣。

  2015年是我在地球表面上大横大竖的一年。春三月,走了一趟南极洲。其实这个说法比较夸张,也就是乘船到了南极半岛边缘而已。但南极洲毕竟离我们太遥远太遥远了,要去那里,还是要有一点横竖横的劲头:你先得横着走,越过浩瀚的太平洋,从欧亚大陆飞到美洲大陆;再竖着走,越过赤道,从北半球的美国飞到南半球的阿根廷;再继续竖着走,从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向南飞到美洲大陆的最南端火地岛;在乌斯怀亚港登船,再竖着航行两天,穿过环绕南极洲的西风带上风急浪高的德雷克海峡,才能接近南极洲的边缘。自西向东横行一万两千公里,再由北到南纵贯一万两千公里,最后才能小心翼翼地摸一下南极的尾巴,而且仅仅是尾巴尖而已!

  回程且玩且行,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阿根廷巴西两国交界处的伊瓜苏看那里的大瀑布;从伊瓜苏飞里约热内卢,看山顶的耶稣像和海边的桑巴舞;从里约经圣保罗飞秘鲁首都利马;从利马飞秘鲁高原古城库斯科看马丘比丘遗址再飞回利马;再飞古巴首都哈瓦那,看曾经西班牙殖民者的宫殿和美国资本家的豪宅是怎样在数十年计划经济的风雨剥蚀中变得颓败斑驳;从哈瓦那飞墨西哥的坎昆,感受那片本应出现在古巴海滩上的酒绿灯红;再从古城梅里达飞墨西哥城,在金字塔和博物馆之间追寻那片土地上昔日文明的遗存;从墨西哥城飞达拉斯,再从达拉斯飞回上海。总行程达五万多公里,超过环绕地球一圈。从旅行长度来说,可算是一次横竖横的壮游。

  秋十月,又来了一次大横行:从欧亚大陆东端的上海浦东,到欧亚大陆西端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中间还包括了一次小小的纵贯:从非洲大陆北端摩洛哥的丹吉尔港乘船越过直布罗陀海峡到西班牙南端的阿尔赫西拉斯。当我站在葡萄牙罗卡角上面对天风海浪时,心想下一次的横行应该是跨越面前的大西洋从欧洲大陆到美洲大陆;而下一次的竖走则应该是从北到南纵贯非洲,到达那块钻石状大陆的尖端——好望角!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