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我歙县有个朋友
江晓帆

  [北京]江晓帆

  阿洪吃得有点不开心。没教会我们吃毛豆腐,他感觉失了当地人的本分。

  阿洪约莫三十几岁,家住歙县渔梁坝附近的一个村子。中午快十二点了,他打着赤膊,蓬头垢面推开家门,对着明晃晃的日头打哈欠。看见我们几个游客在买野草莓,他很不屑,趿拉着拖鞋走过来,当着摊主的面对我们说:“十块钱给你几颗啊这是?地里多得是,还花钱买……走走走,我带你们去摘!”他从摊子上拿了两颗野草莓,边嚼边摇头:“不甜!”摊主也不恼,乐呵呵地打招呼:“起来了阿洪!”

  我们问阿洪附近有没有道地的徽菜馆,他忙不迭返身回到家里,转瞬间出来后,身上多了件皱巴巴的T恤衫。他拉开车门坐到我们车里:“我带你们过去,你们自己找不到那家店!”出门在外,我们总是对靠过来的陌生人存一点戒心,怕被宰,怕受骗。阿洪就这么大喇喇地坐在后座,我们搞不懂他什么路数,都有点懵,互相看了看,也没说出话来。

  阿洪地头熟,一路落着窗玻璃跟经过的每一个老乡打招呼。车子驶过练江,远远看到一位老者在河里泛舟捕鱼,阿洪从车窗里长长地探出脑袋,冲着他又喊又挥手,老人家自顾撒网,根本听不到。阿洪刚悻悻地把头缩回来,又探了出去,他看到路边有个小伙子在卖笋干,就大声叫停车,把小伙子叫到车前来给我们双方做介绍:“这四个是我外地来的朋友。这是我好兄弟大伟,河里抓鱼的那个老鬼,就是他爸爸!”

  大伟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问要不要买点笋干带回家。阿洪劝我们买,说大伟的笋干价格低,质量好,大伟爸爸晒的鱼干也非常好吃……我原本是想买的,但听他夸得越卖力,我越觉得要骗我,跟旅伴们互相看了看,谁都没买,阿洪一脸惋惜。

  在阿洪的指引下,我们进了县城,七拐八拐,最终在一家古旧的饭馆门口停下来。我们又互相看了看,犹犹豫豫跟着阿洪进去了。阿洪跟老板很熟,大呼小叫着给我们要了个很大的包间,自己拿着菜单点起菜来。我们四人急忙包抄过去围住他,看到菜单上每道菜都是明码标价,而且菜价公道,方松了一口气,各自回到座位。

  点完菜,阿洪起身要走:“老板知道你们是我朋友,打了八折。我女儿在县城上初中,我去看看她。你们好好吃好好玩!”我们都有些惭愧,拉住阿洪要他一起用餐。阿洪是真心要走,同行的两位男士用了蛮力才把他留下来。

  一旦坐下来,阿洪就气定神闲地跟我们话起了家常:他是从隔壁村入赘过来的,老婆脾气很坏,他要出门做生意,担心他跑掉不让去,留在家里呢,又天天嫌弃他没本事,横竖就是不满意……他的岳父岳母很传奇,早年间挖地基建新房的时候,挖出来好几坛子银币,非常值钱。“以后还不都是你们的?阿洪你运气好得很啊!”我们调侃他。“丈母娘又抠门又硬朗,可要等到猴年马月呢!”阿洪也跟我们说笑。

  菜上来了,非常正宗的徽菜。阿洪一再推荐毛豆腐,说味道香且美,别处吃不到这么好的。可惜我们不懂得享用,觉得有点咸,勉强吃了两块。阿洪连要三碗米饭,呼噜呼噜把剩下的全部吃完了。但阿洪吃得有点不开心,没教会我们吃毛豆腐,他感觉失了当地人的本分。阿洪决定带我们去三潭吃枇杷,再到深渡玩一圈。他口才极好,又非常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传闻逸事,让我们对下午的出行充满期待。可惜还没吃完,阿洪接了一个电话,对面的女人急吼吼地呵斥他,阿洪唯唯诺诺。挂掉电话阿洪说老婆要他马上回家,不能陪我们了。

  分别时我们都有些不舍。阿洪匆匆下车往家跑,边跑边回头喊:“记得你们歙县有个朋友!”——六年过去了,我们都还记得这个朋友,这个有点疲懒,热情好客又善良的朋友。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