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第A10版:扬子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2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新闻引子 浙大学生陈绘衣上车前发现丢了火车票,在列车上她向列车长出示了12306 网站购票成功短信、邮件和身份证等,却仍被要求全价补票,并且无法退票。小陈将昆明铁路局告上法庭。
“二次购票”之诉:立法不能滞后于技术进步

  乘客因丢失实名制购买的火车票而被铁路部门要求重新购买,由此引发的纠纷并非始于大学生陈绘衣,甚至因此而闹到诉之公堂的地步也不是第一次。这说明,此类纠纷目前还没有达成一种社会共识,或者说在法律上还存在模糊地带。

  陈绘衣以及她的代理人认为,“坐一趟车,买两次票”显然有违公平,火车票实名制早已不存在技术壁垒,纸质票无法作为购票的唯一“合同约定”,铁路部门现行规定陈旧僵化。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当然也很容易发现“二次购票”的种种不合理之处。但要注意的是,情绪不能代替规则,诸如“有违公平”、“现行规定陈旧僵代”等主观判断事实上也不能成为对抗现行法规的充足理由。根据《铁路旅客运输规程》中第43 条规定,旅客丢失车票应另行购票。在规则没有被修改,或者不与上位法相冲突的前提之下,这一规定仍具有普遍适用性。

  “二次购票”之诉问题究竟出在哪?情与法的冲突只是表象,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行业性立法滞后于技术进步。《铁路旅客运输规程》施行于1997年12月1日,迄今已经有将近18年的历史。彼时,火车站检票还未实行电子化,更谈不上购票信息的联网,规定“旅客丢失车票应另行购票”无疑具有合理性和必要性。而在今天,购买火车票已经实行实名制,在旅客信息几乎一键可得的现实下,依附于“纸质票作为购买唯一凭证”上的“丢失火车票应另行购票”无疑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条件。

  问题显然在于,购买火车票的技术手段大大进步了,而关于购票的相关行业规定却停留在过去,两者之间便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无法对接乃至相互抵触的情况。换句话说,“二次购票”之所以引发公共热议,本质就是技术进步与行业立法滞后的必然产物。对于一个行业来说,技术革新和进步当然是一件好事,以购票实名制来说,对于打击“黄牛党”、缓解购票难问题就起到了显著的效果。然而技术进步从来不是孤立的事情,它必须以整个行业的服务流程和相关立法的全面提升为保障,才能最大化地发挥其社会效益。

  无论是国家法律还是行业性法规,其作为社会规范的一部分,也应与时俱进,与社会的发展和客观条件的变化相同步。因为行业法规同样具有强制力,不仅与行业形象息息相关,也会直接影响公众的切身利益,其一旦滞后于时代,就会产生纠纷,招至恶评,最终伤及行业公信力以及公共利益。

  (云南 吴龙贵)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