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第A29版:南京城事·热线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2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工伤10年多企业却未赔付
法援律师帮她讨说法
贾晓宁

  工伤,在现在社会并不少见。但在鼓楼区一校办印刷厂工作的史大姐,从2003年因工伤左手残疾后,至今未得到应有的工伤赔偿。而这一切是因为企业从一开始就对她进行了欺骗。         扬子晚报记者  贾晓宁

  1998年7月,史大姐来到这家印刷厂工作。2003年5月29日,她在操作机器时,左手意外被挤压受伤。送她去医院治疗后,印刷厂帮她支付了医疗费,另外又给了她8000元钱。不过,在工伤申报方面,印刷厂的态度暧昧,他们骗史大姐说不要申报工伤,这个钱一直到她退休厂里都会给她,而且今后厂里会一直给她发工资到她退休。史大姐自己不懂,伤愈后依然正常到厂里上班。但她的左手已经丧失劳动能力了。她说,当时厂里跟她口头约定,工伤补偿会到她退休时发给她。关于她左手受伤的事,一直到2011年4月,印刷厂才跟她签了一份协议。双方约定,印刷厂每月按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给其发工资,并补贴100元。另外,史大姐的社保由印刷厂来交。

  可从2012年5月到9月,印刷厂多次以她上班时间吵架、迟到、早退等违反厂里规章制度为由,累计扣除她近500元钱。当年12月,印刷厂解除了与史大姐之间的劳动合同,将她从厂里除名。厂里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甩掉史大姐这个“累赘”。于是,史大姐找到鼓楼法律援助中心,请律师为自己讨个公道,2013年初,史大姐将印刷厂告上法院,要求与印刷厂恢复劳动关系。当时受理这起案件的是下关法院,法院经过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印刷厂的除名决定,判令史大姐与印刷厂恢复劳动关系。此外,因为印刷厂没有拿出史大姐迟到、早退等的证据,印刷厂要将扣掉的近500元钱还给她,还要将2012年10月至第二年3月欠发的工资发给她。对于这个判决,印刷厂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了原判。

  官司是打赢了,但史大姐的命运却因此变得更悲惨了。回到原厂上班之后,印刷厂处处为难她,不给她水喝,不给她饭吃。厂里有什么事也不告诉她,因此去年10月中旬,她写了辞职书请辞。与此同时,史大姐再次向鼓楼法援中心律师求助,状告原企业要求对方支付2013年4月到2014年3月的工资1.72万余元,并补贴1200元。后经鼓楼法援律师努力,法院二审判决,印刷厂除了支付上述资金外,还要把其垫付的2000多元社保还给她。不过这笔钱,她并没有都拿到。而史大姐现在左手残疾丧失部分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失去工作已经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对此,鼓楼法援律师深表同情,但多方努力,目前赔款依旧无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印刷厂属于一所小学,而现今这所小学合并到一家实验小学去,印刷厂名存实亡。在这起案件审理期间,印刷厂被注销。法院依照史大姐的申请,将这所实验小学列为被告。然而该学校认为工商部门注销印刷厂的行为违法。在史大姐的案子审理时,这所实验小学状告工商部门,后来法院判令工商部门恢复了印刷厂的工商登记。于是,史大姐状告的对象,又变成了印刷厂。而鼓楼法援律师认为,那所实验小学与此有关,应该承担连带责任。为此,律师将继续帮助史大姐提起上诉,指导她得到应得的赔偿。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