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第A07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苏大博导公开信称“被迫提前退休”
学校回应:个别教授延长退休是根据学科建设需要;绩效工资确为漏发
顾秋萍

  10月11日晚,一篇题为《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的帖子在中文论坛凯迪社区发布,立刻引起了网友广泛关注。该帖为苏州大学博导朱栋霖教授实名披露其本人在苏大文学院受到的不公待遇:包括被迫提前退休、11.52万元绩效工资被克扣等。10月12日傍晚5点半,苏州大学官方微博、微信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就发帖中反映的涉及学校管理服务的部分问题做出说明。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顾秋萍

  博导质疑:被迫提前5年退休

  学校回应:新文件规定65岁退

  朱栋霖是苏州大学文学院二级教授,1981年从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1991—1994年在南京大学任中文系教授。1994年至今任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199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遴选、批准为博士生导师。为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中国现当代文学”负责人。“我本应70周岁退休,但今年9月被强迫提前退休,赶出苏州大学。”朱栋霖称,1993年在南京大学时,他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审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师大、复旦大学、华师大、扬州大学等高校对这批资深博导都按70周岁退休。

  对此,苏州大学回应表示,该校现行的教职工退休文件依据是《苏州大学教职工退休工作暂行办法》(苏大人〔2006〕44号),根据该《暂行办法》,博士生导师可延长至65周岁退休。据了解,在“十一五”期间,为加强师资队伍建设,苏大曾出台《关于十一五期间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若干意见》(苏大人〔2006〕87号)及其补充意见(苏大人〔2008〕39号)。作为措施之一,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遴选的博士生导师退休年龄延长至70周岁。

  随着“十一五”建设结束,该校在2011年开展校内规章制度清理过程中,明确将苏大人〔2006〕87号、苏大人〔2008〕39号两个文件废止。因此,目前博士生导师的退休年龄仍执行苏大人〔2006〕44号文件的规定,可延长至65周岁。对于个别教授的延长退休年龄和返聘事宜,学校是根据学科建设需要,由学校研究决定的。朱栋霖教授1949年6月出生,现已超过65周岁。学校依照教职工退休文件规定,已于今年9月初通知文学院及其本人办理退休手续。

  博导质疑:11万多元绩效工资被扣

  学校回应:包括朱教授共有5位老师漏发

  朱教授在帖子中称,被迫提前退休源于其维权讨薪,遭院领导打击报复。“从2013年起学校实行绩效工资制度,按照教师贡献大小年终发放劳务报酬。2013、2014年度,我的教学奖励绩点共4800点,合计11.52万元,两年中文学院全数克扣(其中课程奖励是课程组的,教学奖有一批省政协委员的份,全遭克扣)。”

  苏大在回应一文中介绍,苏州大学实行二级分配机制。即,学校考核学院教学、科研等业绩完成情况,并以此作为核拨学院奖励性绩效工资的依据,由学院再按照本单位绩效工资具体实施方案进行二次分配。2015年6月,朱栋霖教授在文学院一次会议上提出学院克扣他学校下拨的教学一次性业绩点奖励金问题。学院领导表态,如果漏发,尽快补发。会后当天经查实,学院确实存在漏发问题,而且除朱栋霖教授外还涉及到学院其他4位老师。

  漏发的主要原因是学校在下拨这几位老师教学方面的一次性业绩点奖励时,把它们打包给学院用于二级分配的年终教学超工作量奖励总表中,而这些奖励项目属于新情况,学院未能及时发现。

  文学院组织召开了多次党政联席会议,专门商议补发的具体办法。2015年度春学期结束前,文学院已经对2013—2014年朱栋霖等几位老师漏发的有关劳务费按类别一一予以了补发,由财务处分期打入他们的工资卡。

  博导质疑:文学院院长有贪腐行为

  学校回应:全面审计未发现违纪违规

  对于朱栋霖在帖子里提出“文学院院长王尧以权谋私、贪腐行为”,苏大回应表示,2013年3月,朱栋霖教授亲自到苏州大学纪监审办公室(现为纪委、监察处)反映文学院王尧院长使用经费的有关问题,学校党委纪委高度重视,专门组织审计人员对王尧院长2005年7月至2012年12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全面审计,没有发现违纪违规问题,此审计结果也向朱栋霖教授当面作了通报,朱栋霖当时未表示异议。

  昨天晚上,扬子晚报记者想联系朱栋霖教授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但多次拨打帖子中所写的联系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