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第A04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正等着做引产手术,不料孩子生了
家人拒绝将新生儿带回家,滞留在医院两个多月后,医院准备将其父母告上法院
朱鼎兆

  医护人员正在给“丢丢”喂奶。朱鼎兆 摄

  今年23岁的高某在怀孕35周时因胎儿发育迟缓,在淮安市淮安区车桥卫生院做引产手术,手术失败后被建议转至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到该院后,高某继续要求引产,但就在等待院方为其做手术期间早产生下一男婴,面对这个“意外”降临的男婴,孕妇高某家人认为是医院导致的医疗纠纷,拒绝将新生儿接回家抚养,留滞在医院2个多月后,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男婴体重已达10斤且其他指标早已达到出院标准,院方多次催促高某及其家人将男婴接出院无果后,记者昨从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该院要向淮安市淮安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孕妇高某夫妻承担法律抚养义务与履行监护责任,将男婴接回家抚养,且支付男婴在医院的治疗费、奶粉费19000余元。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朱鼎兆

  “意外”降临的孩子

  胎儿发育迟缓,23岁的孕妇怀孕35周时决定引产

  在卫生院做引产手术失败,转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

  就在等待院方做手术时,男婴意外出生了

  刚出生的男婴,体重只有1950克

  在医护人员的照料下,孩子如今已有10斤

  意外

  正等着做引产手术

  没想到孩子却出生了

  “丢丢”是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为孩子起的名字,因为他本是妈妈决定放弃的胎儿,却“意外”降临这个世界。刚出生时,他因早产、出生体重低住进医院新生儿科病房接受治疗。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在医护人员的照料下,他的体重等指标早已达到出院标准。然而,“丢丢”的父母并没有把他接回家,相反,围绕着他的降生,他的父母、家人与医院陷入了一场纷争。

  今年7月,23岁的孕妇高某因“停经35周,羊水偏少”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接受了检查,医生告诉她,“胎儿宫内发育迟缓,近远期神经系统等各种并发症均可能发生”。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高某一家人深受打击。经过痛苦抉择,高某及家人决定引产放弃胎儿。

  高某回淮安后到淮安区车桥镇卫生院引产,该院产科出院记录显示,当时,该院采取了药物引产方式,但“因羊水过少,行利凡诺羊膜腔内穿刺两次失败,建议转院治疗”。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患协调办公室主任王一兵告诉记者,高某7月24日随即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并要求尽快引产。当时,医生考虑到按照诊疗规范,引产失败后需等待72小时后无腹痛方可再次考虑引产,而且高某曾在其他医院进行过药物引产,具体情况不明,便建议其先住院接受观察,等过了72小时再说。谁知,7月26日下午,就在这段等待时间里,高某自然分娩出一名体重1950克的男婴。

  父母不同意要孩子

  男婴滞留医院2个多月

  纠纷

  在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新生儿病房,记者昨天见到了白白胖胖的“丢丢”,一位护士正抱着哭闹的“丢丢”轻轻摇晃。新生儿科护士长周荭告诉记者,虽然平时工作繁忙,但大家都抽出时间照料孩子,“喂奶、换尿布、洗澡、洗衣服……就像照顾自家的孩子,我们还给他取名叫‘丢丢’。不过,尽管我们都很喜欢他,但是孩子已经到了需要情感呵护的阶段,母爱无法代替。”

  在医院医患协调办公室工作人员处,记者见到高某及其家属给医院的书面投诉书,文中内容称:“谁不希望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我想要健康的孩子。现在不该生的生了,给我造成了不必要的身心痛苦。要求院方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及一个健康的孩子”。对于高女士及其家人对医院的投诉,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患协调办公室王一兵主任告诉记者:纯属无理取闹。据其介绍,因早产、出生体重低,“丢丢”出生后住进该院新生儿科病房接受治疗。如今,丢丢的体重已达10斤,8月5日就达到出院标准了,院方多次通知孩子父母,但他们一直以医疗纠纷为由拒绝接孩子回家,在此过程中他们也报警,但都无果。“因为孩子有父母,我们也不能把他送到福利院”,王一兵略显无奈地告诉记者,所以在丢丢被其父母留滞在医院的这两个多月时间里,只有辛苦医护人员帮着照料,而且现在丢丢的医疗、奶粉费用已达到19000余元。

  医院说法

  治疗过程无不当之处

  患者家属侵犯医院合法权益

  “我们的诉状已写好,准备向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对孕妇高某夫妻二人提起诉讼”,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患协调办公室主任王一兵告诉记者,因为该院在治疗过程无不当之处,而患者及家属以医疗纠纷为由拒付医疗费用,并拒绝将孩子接回家,此举已侵犯了院方的合法权益,该院决定将孩子的父母告上法庭。院方的诉讼请求有三方面:一,高某夫妻支付所欠医院住院治疗费、奶粉费、护理费等共计19383.75元;二,高某夫妻承担法律抚养义务并履行监护责任,将婴儿带回家抚养;三,高某夫妻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在由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10月6日打印的民事诉状上,记者看到该院起诉高某夫妻二人的理由与事实是,高某因“停经34+6周外院引产失败后”于7月24日入住该院产科病房,7月26日下午2时45分自然分娩一男婴,体重1950克,因新生儿早产,低出生体重儿转让该院新生儿科治疗,经积极治疗,新生儿体重已达10斤,8月5日达到出院标准,通知新生儿家长,但高某夫妻以医疗纠纷为由拒绝缴纳治疗费用,且以同样理由拒绝婴儿带回家抚养。为此,医院抚养婴儿至今,高某夫妻侵犯了医院的合法权益。

  孩子家人

  必须要第三方证明

  孩子不会有先天性疾病

  对于医院的起诉,孕妇高某及其家人会怎么看?还被留滞在医院的新生儿“丢丢”该怎么办?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昨天下午拨通了孕妇高某的手机,奇怪的是,接电话的是其公公许强(化名),得知儿子、儿媳被医院起诉的消息时,许强说他们会积极应诉。

  在电话里,许强告诉记者,因为他的儿子小时候脑部受伤留有后遗症,所以当初得知儿媳“胎儿宫内发育迟缓,近远期神经系统等各种并发症均可能发生”时,原本就有心里阴影的他们决定不能要这个孩子,后来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时,他的儿子在手术通知书上也签字“坚决要求引产,愿承担风险”,但在引产期间,院方没有做任何措施,结果却生了个孩子,他们认为这是由院方造成的,他们担心这个孩子以后不健康,要想让他们把孩子接回家抚养除非由第三方出具证明,证明孩子以后不会有先天性疾病,而且医院要赔偿因此给他们家人身体与心理造成的损失。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