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7月09日 星期四
第A31版:特别报道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5年07月09日 星期四
古灯如月
赵一心

  王克勤老师简介

  王克勤,号半悟、四如,祖籍河北南皮,1959年生于江苏南京,擅青绿山水,南京印社社员;其曾祖与晚清名臣张之洞交好,家学渊源。克勤自幼秉承家教,耳濡目染,于传统文学及书法、琴、棋、金石等方面均有涉猎,更是酷爱绘画,十多岁师从于父亲好友吴门画派沈彬如先生,学传统中国画,得师潜心指导,豁然有逸气。

  克勤中学,恰逢文革,高中毕业后即进入南京针织厂工作,以其绘画才能,从事花形设计,其设计花形在全国多次获奖并被多家同行采用,后企业改制,离岗专业从事于绘画创作及研究,至今已近二十年。

  克勤以四十年的精力,从事书画,长于山水,工笔、写意兼擅,水墨、青绿并能,其传统功力更为目前少见;克勤山水画的特点是由传统入手,上临宋元下追明清,潜心悟道,敏锐地把握住几乎被时代淡忘的某些传统,这些可能被看作历史惰性的东西,其实也不失为传统的精华,甚至闪现着真理的光辉。其山水画构图喜欢大胆剪裁,极富变化,画风流丽纤巧,秀雅清丽,情意所至,气势纵横奔放,喜设大青绿色,用笔酣畅、厚重,意境高远,工巧入神,对传统继承发扬的同时又推陈出新。在他的山水世界里,董源、郭熙、李成、王蒙、黄公望,戴进、吴伟、马远、夏圭以及画家兼文人的倪瓒、石涛、石溪、龚贤的技巧与心境,无不得到成功体现。

  克勤孤介不媚时俗,远离名利,不求闻达。于书画外,恪守传统精神的美德,强调对传统文化的全面修养,能诗文,精金石及古字画鉴赏,慕古琴遗韵,倡导成立停云琴社,修养全面。

  自2000年后,克勤画名渐为人所知,其作品为各收藏机构看中,并得到高度评价。2014年,克勤于南京允执堂成功开办个人画展,其画作为各界藏家抢购一空。其作品已经走出南京,得到荣宝斋等国内著名书画机构的关注,并与其签约;扇面作品得到中国制扇大师郑高先生的首肯并长期合作;其中南京栖霞禅寺更是将其作品藏入内库,多幅画作被纽约友人收藏。

  克勤常言:“把艺术当职业,还是把艺术当事业是决定一个人的艺术生命能走多远”,反映其灵魂深处对艺术的炽热及奉献精神。

  “热不因人”,克勤正在以其扎实的传统功力,实现了书画艺术的自身价值。

  古灯高擎我克勤。

  中国画是民族的,因而也是传统的。它深深烙印着数千年流传的中国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审美观。犹如西画,它是以欧美为主的另外一个区域的,在它身上也一定能找到他们隶属的那些民族的思想印记和文化传统。今天的人们之所以能够创造、欣赏和区别不同的绘画种类,原因就在于此。

  中国画的历程以千年计,历古代、近现代直至当代,它的艺术要求和价值判断的基本面,是一以贯之的。笔墨、气韵、似与不似等核心创作理念和审美标准,没有因时代的变化而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近代以降,从齐白石、黄宾虹等一代宗师,到李可染、傅抱石、潘天寿、陆俨少、钱松岩等名家大匠,都为中国画在新的时代的发展进行了艰辛的探索,他们留给今天人们的艺术创造,无一不旗帜鲜明地昭示着传统的精神和魅力。即便是徐悲鸿、林风眠、蒋兆和这样一些致力于中西融合,运用外力推动中国画创新发展的艺术大师,他们笔下的作品,也都带有极其鲜明的传统中国画的烙印。时至当代,关于中国画的创新更是百花齐放,百舸争流,但大凡较为成功者,多是那些立足传统、移步不换形的艺术家。我们不能断言,今后的人们会选择哪一种绘画形式作为“国画”,但中国画历经千年而不衰的现实,使我们对它的生机和活力充满信心。

  中国画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和精神产品,始终存在创新发展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但难度越来越大。首先,它既有的创新发展空间在收窄。千百年来,中国画的创新发展,一直是围绕笔墨这个核心要素展开的。笔墨的创新和变化,一直是中国画家纵横驰骋,左冲右突的主要天地。但不能不看到,受质的规定性(材质上的毛笔、宣纸、绢帛、水墨,创作上的笔墨运用程式,审美上的六法标准)的制约,经历二千多年的中国画,经过多少代人的创造提升,留给后人的开拓的余地似乎越来越小了。这就需要,今天的画家具备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担当。第二,新的审美概念的确立需要时日。恰如经典物理学,随着时间推移,它的创新和衍生空间越来越小,但相对论一经问世,物理学便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中国画自然也需要自己的相对论问世,只是这个过程可能十分漫长,它的周期常常以几代计、百年计。这就需要,今天的画家具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献身精神。第三,也许是最重要的,中国画创新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挑战既有艺术观念、创作手段等来自艺术本身的,更有古已有之今犹为甚的名和利的诱惑。这些诱惑对中国画创作带来的干扰和破坏是有目共睹的。这就需要,今天的画家拥有一颗执着艺术淡泊名利的赤子之心。

  中国画是值得和需要传承的优秀民族传统艺术,它需要一大批真正致力于中国画创新发展的画家。六合王克勤先生,就是这样一位画家。

  克勤先生垂髫之年立吴门大家之门墙,四十余年专注传统,痴心不改,手摹心追,事功有成。他专擅山水,尤以青绿为佳。观其作品,有宋元渊源,传统意蕴。个性表达在流丽纤巧、秀雅清丽一路。尤其是他的青绿作品,随类赋色,颇具匠心,和谐淡雅,自有古风。

  克勤先生的作品可观可赏,克勤先生的精神更是难能可贵。他无比热爱和尊重民族传统文化,自走入中国画创作天地那天起,就抱定坚守传统、取法传统、弘扬传统的艺术信念,毫无隐晦地宣示了对传统的敬仰和膜拜,从登堂入室到风格渐成,一直行进在打入传统、光大传统的道路上,深深的传统痕迹,已成为其作品的重要艺术面貌和亮点;他恪守和践行以“文人”为核心的中国画审美价值取向,继家学渊源,籍后天勤奋,接受并倾心于民族传统文化,深切领悟其中的无上大美,并将其融入绘画创作实践,使作品摹古而不泥古,传移而具新生面,透露出较为浓重的清逸之气;他具有锤炼绘画外功夫的高度自觉和修为,能诗文,懂鉴赏,擅金石,通音律,涉猎之广泛,修养之全面,成为其独特的从艺优势,从而使其作品中有了骨法诗魂之本质,高山流水之意蕴,内功彰显,美感自成;他不求闻达,甘于寂寞,抱定青山,致力传统,身体力行传统中国画创作自娱娱人的基本动因和价值取向,不为种种风潮迷失方向,不为金钱名利失去自我,从作品中,人们可以看出他对传统的忠诚和对艺术的认真。

  毫无疑问,中国画是需要不断创新和发展的。但如同一切创新一样,中国画的创新也必须坚持其质的规定性。从习惯和直观看,主要起源于汉民族、用毛笔蘸水、墨、彩作画于绢或纸上的传统绘画形式,便是中国画质的规定性,其中包括毛笔、水墨(彩料)、宣纸(绢帛)等硬件和民族绘画审美习惯和传统这一软件。一部中国画的发展史,说到底就是人们(主要是中国画艺术家)对具有这种质的规定性的画种,按照自己的感受和经验不断进行改进和创造,这既是中国画创新的逻辑起点,也是它的实践路径。如果离开了质的规定性,中国画的创新和发展也就失去了基础和依据、方向和价值。对中国画传统的坚持,是创新发展中国画艺术的必须和正途。这也是克勤先生崇尚传统、坚持传统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所在。

  克勤先生正值盛年,基础坚实已成,起点高标而立,我们期待着他的精进,更期待着他为传统中国画的创新发展创造大的成就。有耕耘就有收获,有执着就有回报,相信克勤先生定会不负众望。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