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7月09日 星期四
第A26版:南京城事·家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5年07月09日 星期四
叛军攻入建康城 男女衣服都被扒光抢走
杨民仆

  躲过一劫的庾冰。资料图

  看以往期数可扫二维码。

  苏峻攻破建康后,以变态、残暴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愤怒,折磨城中的官民。到处火光冲天、呼喊哀嚎,繁华的城市沦为人间地狱。经受的浩劫和苦难远远超过王敦之乱。

  在南京历史上,苏峻是钉在耻辱柱上的一个罪人。

  庾亮仓促中逃跑

  先说说庾亮。

  看到苏峻大军涌入建康,庾亮还想垂死挣扎,幻想奇迹发生。但在士兵眼中,他已是银样蜡枪头,穿着华丽衣服的草包。

  庾亮刚喊了一声“集合”,还没有来得及说“立正”、“稍息”,大家把武器一扔,四处逃散。庾亮明白了大势已去,心中最后一点火焰熄灭,赶紧跑吧。

  临走之前,他对侍中钟雅说:以后的事就拜托给您了。

  钟雅不客气地回他:房屋的大梁断了,屋子倒塌了,你说说这是谁的过失?

  庾亮脸色通红,张口结舌:今天的事情,来不及说了。

  钟雅还算厚道,鼓励他说:希望你以后能接受教训。

  这又激起了庾亮的万丈雄心,留下了一句:看我以后怎么收复建康。

  如同电影《终结者》里面施瓦辛格的名言:我会回来的。说完,转身而去。他带着自己几个弟弟庾怿、庾翼等以及一些贴身随从仓促逃跑。

  城中的人都赤身祼体

  皇宫已经无人防守,王导把留下的官员集中起来,护卫皇帝。晋成帝司马衍刚满8岁,大家把他抱上了御床,侍中褚翜、钟雅及右卫将军刘超等人站在他旁边。叛军刚要进殿,褚翜怒喝:苏冠军(苏峻官为冠军将军)来觐见至尊,军人不得胡来。

  士兵看到皇帝还是有点畏惧,不敢再向前,转而冲进后宫。宫女们惊惶失措,退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流民军如同饿狼扑入羊群,只放过了庾文君太后。身边其他的宫女,以及所有的嫔妃无人幸免,当场被强暴,惨叫声响彻宫中。这些女人随后分给了各个军营。

  宫内还有二十万匹布,五十斤金银,亿万钱等,叛军抢劫一空,只留下了一点米给皇帝煮粥喝。

  宫外,整个建康城浓烟滚滚,大街上、民房内都是抢劫、杀人,奸淫。血流成河,到处是哭喊声、求饶声。

  许久,苏峻才宣布停止屠杀。把城中的人集中到各个指定地点,不论贵贱,不分男女,身上的衣服全被扒光抢走。整个城内,男男女女都成裸体,运气好的,用破布、垫子遮住身体;运气不好的,只好围坐在地上,拿泥土涂在身上。

  连大名士王坦之的老婆也被脱光,只好拿席子裹住身体。

  苏峻又命令把所有抢到的财宝运往军营,当官的、平民百姓都要做苦力,光着身子拉去挑担子。就是王家的人也不能幸免,王彬想拒绝,遭到鞭打。

  庾冰逃过一劫

  苏峻在建康内实施白色恐怖,也没有忘记乘胜追击,斩草除根。一边派人去追庾亮,一边到三吴地区抓拿庾亮的弟弟庾冰。因为朝廷的食用多是三吴地区供应,必须占领这个大粮仓。

  庾冰任吴国(今苏州)内史,建康城破的消息传来,周围的人瞬间都跑光了。只有一个差役始终跟着他。

  但往哪里逃呢?这个时候各个路口、渡口、城门口都挂着庾冰的画像,写着赏金。苏峻命令各地官吏到处搜查,催得非常急迫。

  这个差役让庾冰坐到自己的小船里,用席子遮掩着。然后把船停在码头边就走了,喝了很多酒回来。一边舞着船桨,一边说:你们不是要找庾冰吗?这个里面就是啊!

  庾冰紧张得心跳到嗓子口,躲在里面一动不敢动。检查的人看见这条船面积小舱又窄,差役酒气熏天、醉眼蒙眬的样子,以为他发酒疯胡说八道,都没有上前检查,也不怀疑。

  差役就划着这条船一路大喊,畅行无阻,一直到了浙江。庾冰躲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县的魏家以后,才脱离了险境。

  后来苏峻之乱被平定,庾冰对这个差役非常感激,找到他说: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他说:我就是小小的差役,也不羡慕那些当官的,也不要那些金银财宝。只是从小就做苦力当奴仆,经常发愁不能痛痛快快地喝酒。如果你让我后半辈子有足够的酒喝,我就满足了。

  庾冰给他修建一套宅子,买了几个奴婢服侍他,然后在屋子里面堆满了酒。此后,差役再无要求,喝酒到死。

  时人都认为这个差役达观知命。

  王导依然位置很高

  苏峻虽然是个残暴得没有人性的人,但对王导非常尊重。他以成帝的名义下诏,任王导为司徒,位居百官之首。其他人劝苏峻杀尽王导等大臣,苏峻没有同意。

  此外,任命祖约为侍中、太尉、尚书令,任命自己为骠骑将军、录尚书事。

  苏峻为了笼络人心,稳定局势,除了高层很少人变动之外,其他大部分都不作调整。他不想得罪更多的人,他要给人留下一个印象:只恨庾亮,而不是想推翻朝廷。

  攻下建康一个月后,他逼死了庾亮的妹妹庾文君,她年仅32岁。

  作为罪魁祸首的庾亮,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