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6月14日 星期日
第B10版:闺蜜周刊·私房话题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第B05版

第B06版

第B07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0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5年06月14日 星期日
那些关键词是谱写人生乐章的音符(上)

  在我们长短不一的生命里,会遭遇各种各样的事情。正因为有着这些经历和阅历,我们积攒了太多太多具备深刻意义的词汇,使得我们的人生字典越来越厚。那些关键词是我们谱写人生乐章的音符,这是我们珍贵的宝物,值得一生看中,值得一生谨记。

  编 者

  关于高考的流水账

  关键词:高考

  不管我害怕还是盼望,高考终于还是来了。

  6月4日 儿子的考场在远离市区的一个中学,虽说家里有车,可是我们想时间那么宝贵,与其浪费在路上,不如用来看书或者休息,就托人在考场附近找了一处房子。虽说感冒了,今天我还是跟着老公去看房子。 

  看罢房子,我去买文具。怕万一买到假的2B铅笔,专门回市区到书城去买。服务员推荐买考试套装,里面有签字笔、2B铅笔、自动铅笔、橡皮、尺子、三角板、量角器等。“这个自动铅笔还有没有单卖的铅?”“这个就足够了。”“那万一不够呢?我还是再单买个自动铅笔吧。”“这有一小套,包括自动铅笔、铅还有橡皮。”“行,大套、小套都给我拿一套。有没有垫板?”“有。”“给我拿一个。”

  买完了文具,我去药房买药。我先买了感冒药、发烧药、消炎药,想到儿子经常口腔溃疡,就又买了西瓜霜喷剂。再一想,要是拉肚子怎么办?就又买了治拉肚子的药。夏天要是蚊虫叮咬怎么办?有备无患,就又买了一滴灵。脚气会不会犯?再买盒达克宁。见我拎了一袋药回家,老公说:“你不是只感冒吗?买那么多干啥?”我说:“给儿子预备的,宁滥勿缺。”

  6月5日 去学校接儿子,顺便又找我的老同学给儿子辅导了下语文,算是临阵磨枪。

  辅导结束带儿子去超市买了他爱吃的零食。回家后我列了清单,一样样准备东西:大米、小米、黑米、红枣、盐、色拉油、酱油、醋、零食等吃的;菜刀、菜板、电饭煲、菜锅、碗筷、水壶、盆、雨伞、毛巾、牙刷、牙膏、卫生纸、洗衣粉、充电器、笔记本电脑等用的;其他还有最重要的文具(身份证、准考证放进了文具袋)、换洗衣服、水、药等等。对了,还有儿子平日里用的被子、枕头、毛巾被。老公拿着我写的清单看:“老天,怎么感觉像是搬家啊?!”

  6月6日 在家吃罢早饭我们就开车带儿子去了我们找的住处。下午,陪儿子去看考场。老公还特地指给儿子看厕所的位置:“每次进考场前,记得去一下,以免考试当中再想去,耽误时间。”

  晚饭时,儿子忽然打了个喷嚏。我说:“儿子,赶紧吃点感冒药。”“没事,我就是打个喷嚏,不是感冒。”“还是吃点吧,预防一下也好。”吃完感冒药,儿子忽然说他有点肚子疼,有点要拉肚子的感觉。我说:“还好,我带了治拉肚子的药,快点吃两片。”

  6月7日 送儿子去考场,一路走,我一路碎碎念:“考试当中要是渴了,记得小口喝水,以免喝多了想上厕所,等到考试结束再大口喝;先做容易的,难的留到后面做。要细心,把题目看清;考完试记得把准考证、身份证收在文具袋里……”送到考场门口,家长就只能止步了。我目送儿子走远,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老公说:“走吧,别在这傻等了。”“哎呀,我忘了给他说进考场前去厕所了!文科的语文考得时间长,他别再中间想去厕所。”“没事,我昨天就说了。走吧,走吧。”“再等一会吧,等他考试时咱再走。他不会忘记什么东西吧?”“没忘,没忘。走,咱去买肉给儿子做可乐红烧肉。”“儿子考完,他要是不说,你千万不要问,以免影响他情绪。”“这我还能不知道?!”

  6月10日 “儿子,网上高考答案已经出来了,你对一下答案吧。”“不对。对有什么用?又没法改变了。”“对一对,心里好有个数。”“我都忘了。”“你再想一想。”“对啥对?!我不想对。”——不愿对答案,会不会是考得不好,不愿意面对啊?!

  朋友说儿子高考完我就解放了,她哪知道,我的煎熬远未结束——后面的事还多着呢! 乡下玉米

  疾病君,请走开!

  关键词:健康

  2015年的钟声敲响不久,疾病君就色眯眯地瞄上了我,并一直对我纠缠不休。

  一月中旬的一个深夜,我从睡梦中醒来,小腹疼得要命,就好像孙悟空正拿着金箍棒在我的肚子里使劲挥舞!捂着肚子去医院挂急诊,医生检查后,无比严肃地告诉我:卵巢囊肿突然破裂,而且子宫肌瘤太大太多,不容小觑。

  或许是术后身体虚弱的缘故,一个多月后疾病君再次来袭。依然是深夜(疾病君咋这么喜欢上夜班,难道夜班费很高?)依然是小腹疼痛,不过这次我坚强地熬到了第二天早上。这次来骚扰我的疾病君名曰“阑尾炎”,当医生告诉我可能得动手术时,吓得我瞬间花容失色,难道还要在俺肚子上来一刀?

  古有刘备三顾茅庐,今有疾病君三来顾我。就在喜气洋洋准备上班时,我的两个胳膊肘疼了起来,而且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仅几天,胳膊居然疼得连水杯都端不起来了。这位一脸坏笑的疾病君,给我普及了它那个相当洋气的名字“网球肘”。知道它名字的那一刻,我差点晕过去:天啊,俺这辈子还从没摸过网球哎! 三位疾病君相继来访,可素日礼数周全的我相当不待见它们,想方设法将其赶走(不是俺没礼貌,估计天底下没人会喜欢它们)。面对第一位疾病君,我果断选择手术,剥离卵巢囊肿,切除子宫,从此成了木有子宫的“残疾人”(老公语录:少了个器官,自然归为残疾);至于阑尾炎,医生最后让我保守治疗,输了十多天水后,这位疾病君终于悄悄离去;最最磨人的是第三位——也就是洋气的网球肘,这厮真赖皮得很,膏药、针灸和烤电三管齐下一个多月,它才有离开的意思,气煞我也!

  和疾病君做斗争,光药物治疗是不行滴,必须要摆正心态,这方面本人做得相当不错。面对接踵而来的疾病君们,我没有怨天尤人,因为我知道抱怨啥用也不管,还不如乐观面对。为了早日赶走疾病君们,我特意请来了锻炼君,并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日行万步,也就是一天走一万步。每天下午三点,我便步行去附近的一家小公园,在那里散散步,看看风景,坐在木椅上晒晒太阳,然后再步行回家;晚上吃完饭后,我再在阳台上溜达上二三十分钟,手机就会响起铿锵有力的《命运交响曲》。哈,这是在告诉我,今天的锻炼任务完成啦!

  前几天,老公笑着说要授予我一荣誉称号——小强,还要为俺乐观坚强的革命精神送上32个赞。女儿呢,则如此感叹:“为了赶走疾病君,我妈也真是蛮拼的!”我呢,听着他们的赞誉,好像看到疾病君正灰溜溜撤退,帅气的健康君则大踏步走来…… 

  尘烟风起

  减熵过程

  关键词:减熵

  周末,读王小波。在他的一篇《我为什么要写作》里,读到一个词“减熵(shang)”,挺有意思。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是件既危险又没有实际好处的事,而且还会导致肌肉疼痛,还要冒摔出脑子的危险,但是偏偏还有人要去登山。王小波把这个现象叫做减熵现象。他说,通常人总是喜欢趋利避害,热力学上把自发现象叫做熵增现象,所以趋害避利肯定减熵。

  他还拿自己当例子。他本身学的是理工科,以他的情形他完全可以去经商去做赚大钱的事情。可是他却放弃了这些机会而选择写作。他写小说,在当时的年代,不但挣不了钱,有时还要倒贴一些,他说自己这样立志写作就是个减熵过程。

  看到这里,我不禁击掌叫好。这几年,我的生活关键词可不就是“减熵”嘛!

  我常和朋友打趣:“我现在打两份工呢!一份全职,一份兼职。”我嘴里的兼职工作其实就是业余码字。

  有时候我会开玩笑形容自己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你看,我其实衣食无忧,根本不需要靠微薄的稿费来补贴家用;上完一天班,我也很累,可吃完晚饭,我为什么不选择舒舒服服地卧在沙发上刷刷手机或者看看片子,而非得把自己安置在电脑前的椅子上,辛辛苦苦地码字到深夜?遇上灵感井喷时,码字还算不费力,一旦遇到才思枯竭时,码字的艰辛恐怕只有局内人才能体会。周末午后,我为什么不去睡个美容觉而是又心心念念一篇写了开头就搁浅的稿子呢?照照镜子,呀,眼袋胖胖,眼圈黑黑,面色黄黄,无数次跟自己说,封笔啦封笔啦,可转头,我又孜孜不倦地坐在电脑前码字了。后来,我想通了,我是真的享受码字那“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明知道是减熵过程,还是做得心甘情愿。

  最近股市大好,微信群里的朋友天天来骚扰我:“你怎么不去炒股?我又赚了!”细想自己,理工科出身,数学学得很棒,分析能力也不错,假如我驰骋股海,估计收成也会不赖。但是,我还是坚定不移地止步股海,情愿做个码了千字也许都换不回100元的码字工。

  记得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曾经写过一首诗,题目叫——《你不喜欢的每一天不是你的》。里面有句话印象特别深刻:“你不喜欢的每一天不是你的,你仅仅度过了它,无论你过着什么样的没有喜悦的生活,你都没有生活。”我想,我和所有选择减熵过程的“傻瓜们”其实并不傻,趋害避利只是为了换来每一天都是自己喜欢的,这,算不算是高层面的一种幸福呢? 陆小鹿

  六月底有个同学聚会

  关键词:纠结、牵挂

  最近纠结于一件事,六月底的同学聚会,去还是不去?

  师范同学群里班长已经贴出同学聚会的时间地点,报名参加的人数已达到半数。从各自的称呼上可看出同学们的功成名就,有当校长的,有做了省特级教师的,还有同学转行成了总经理的,从群聊中知道大部分同学都调到城里工作了,像我这样还扎根在农村学校的没几个了。我为同学的成功高兴,也为自己的一事无成而黯然。

  我去了会不会尴尬?老同学跟我说什么呢?问起职位,还在老家做着普通的乡村老师;问起老公,也是普通老师一个;聊到孩子,小学还没毕业;聊起房子,单位老公寓房;说起车子,虽说有两辆,不过是自行车摩托车。我的这二十年就像一篇毫无可圈可点平淡无奇的作文却要铺开让评委们批阅一样,让同学拿什么跟我交流呢?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同学间接知晓我的大致情况根本不问,可是不说这些能说什么呢?回忆二十年前懵懂的学生时代吗?我的经历更像一张白纸,没有出色的才能没进过任何学生组织,没有让人念念不忘的容貌更没有哪个帅哥才子给我递过纸片,自己记忆犹新的是一次古文选竞赛得过第一名不过是班级的,有一篇作文在学校组织的庆国庆征文比赛中拿过二等奖,奖品是一套《鲁迅杂文全集》,出嫁时还在家的书柜里翻到过。这些自己敝帚自珍,只跟我的糟糠老公提过罢了。在我那些才华横溢的同学面前哪里还好意思回忆这些。

  那就啥也不说吧,低头吃饭埋头玩手机,呵呵,有了皱纹的老脸,同学一下子认不出来还以为进来一个混吃骗喝的,把我赶出去岂不更窘了。

  真不去吧,心里又泛起莫名的牵挂,我的同桌邹,上学时她的腿就有关节炎,听说由于长期吃药,身体变化很大,很想看看她;想起黑黑瘦瘦的劳动委员,在一次野饮时,煤油炉突然蹿火,他一把推开了旁边的我,对面的女生躲避不及,眉毛刘海都烧掉了,那重重地一推,让我怀念至今,不知他长胖了没有,生活如意吗;也想看看坐在我身后的“大诗人”,还记得他胡子拉碴谈诗歌的样儿,想当面告诉他,他当废纸一样扔了的诗稿,我悄悄地珍藏了一首《飘雪》;还有我的两个知心舍友,她们博览群书、学习优秀,我们经常走在学校的林荫道聊天谈心,不知那林荫道还在不在了;也想看看老班姚,二十年前的她随和淡雅,对我们像大姐姐一样亲切,现在她一切都好吧?应该更优雅温柔吧……

  细细想来,再平凡的青春岁月也会遇到一些温暖你心的人和事,再成功的人生之路也不拒绝温馨的牵挂。共同走过的一千多个日子不管是辉煌还是平淡都已经融入到你我或深或浅或宽或窄的人生河流中,就冲着这些温暖和牵挂,是不是也应该抛开无奈的现实,与离别二十年的同学聚一聚? 龚社琴

  女文青的陨落

  关键词:缺钱

  闺蜜S君是圈里少有的女文青。

  每次去她家我们都悠闲到不忍离开。她二十多平的小出租屋,墙纸和家具,地板和沙发,床品和窗帘,甚至杯垫和杯子的花色都搭配地极其漂亮。我们围着一方木几,人手一杯咖啡,耳边有木吉他的伴奏,几个女孩开始聊悄悄话。

  S君整天挂在嘴上的话是:人生的乐趣就在与审美和创造。所以她能干到自家勺子小碗都是自雕的艺术品。朋友过生日,她送的礼物是一支手工紫苏木的发簪,或者独家设计的手工耳环。当我们被她熏陶到开始痴迷亚麻长裙时,她已经在文艺范的道路上走了很多年。

  早几年她出过一本书也让她坐实女文青的位子。闺密团喜欢组团旅行。通常她全程规划客栈路线等。她挑选的客栈总会让我们有种误闯世外桃源的感觉。她修过摄影,我们一帮姿色平庸的女人在她的镜头下各个都成女神,瞬间朋友圈都上了几个B格。后来导致如果S君不凑团,我们直接放弃出游。

  S君的情感生活几乎包揽文艺大全。从酒吧驻唱到自由画家,再到民间诗人。后来她终于花落到一个自由摄影男。摄影男不仅手艺好,人又帅。我们一帮女人只能是羡慕和祝福的分。S君夫妇是裸婚。他们用两月时间从东北海岸线一直转到西南小镇,一路都是旅行大片。她们的婚房是商住两用的loft。装修风也略带文艺范。我经常到s君家喝咖啡。靠窗的木桌铺了绿格子布,有一面整墙的书,窗棂挂着造型奇特的铜管风铃,阳台挤满长势不错的多肉。这种恬淡的生活或许每个人都渴望过,可是未必每个人会创造出来。

  那天S君的电话打来。房东将房子卖了,她必须得在三天内搬家。这是我第一次看到S君强悍的一面。她挺着孕五月的肚子和房东争吵,后来房东补偿了她稍许装修费。不过搬家时她恨不得把碎花墙纸都揭下来。关门的那一刻,她望了望居住两年的小窝眼神坚定地说,以后买了房子,一定好好装修,再也没人赶我走了。然后,我们坐在她新家空旷的地板上计算,按照他们的收入不吃不喝6年才能凑够首付,瞬间她就失声痛哭。

  S君的新家在城郊的老公寓。我以为她会彻底发挥设计才能搞出一个文艺范的窝。不过,临孩子出生还是家徒四壁。此后,我再没有在朋友圈子看到s君文艺范的配图和感想。换之都是一些鸡零狗碎。她抱怨尿不湿一片就三块,某奶粉怎么又涨价了。

  至此,S君嘴里蹦出最多的词就是:缺钱。我说,谁不缺钱?她说,你有房有车缺什么,我可是连个安身立命的窝都没有。其实,我一点也不惊叹她的转变。每个人在不同时期关注的东西也不同。此时的S君三年里荣升为两孩的母亲,摄影男的收入一直没提高。她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块用。

  可是我还是怀念曾经的s君。她带给我太多美好的东西。生活的意义在于审美和创造。她提升了我们,自己却在水深火热的生活里成为暴躁庸俗的家庭主妇。我安慰她,你不是曾经说过文艺就是一种情怀,而无关于经济吗?她甩我一句,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想我只能语塞,不然她对婚姻絮絮叨叨的懊悔和失落也会铺天盖地地来。

  千格格

  妈妈们的手工沙龙

  关键词:陪伴、培养

  十九世纪的法国,各种艺术沙龙盛行,其中有个以左拉为首的文学沙龙,因聚集在塞纳河左岸的梅塘别墅而命名为“梅塘集团”。某夜,志趣相投的作家们再次来到左拉的家中,他们商定各写一篇以普法战争为背景的小说,然后以《梅塘夜话》之名结集出版,于是就有了莫泊桑闻名天下的成名作《羊脂球》。

  正是受了这些“沙龙”故事的启迪和影响,我也决定组织个沙龙聚会。因为摆在我眼前有个难题,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老师留了一个亲子手工作业,我竟然感到束手无策。而且据我了解,同班的家长们,类似情况的还有不少,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就有好几个。

  于是跟她们约定,在没有课的周六,到我家一起做手工。

  那周老师留的作业任务是废弃纸料再利用,做成的成品是什么可以任意发挥。一共五个妈妈和孩子,竟然没有想重样的,有要做扇子的,有要做笔筒的,有要做装饰挂画的,也有要做拼图和飞机纸模型的。最后,在巧手妈妈的建议下,大家一起跟她学习做扇子。扇子骨用废弃的雪糕木棍,扇子面画上自己喜欢的图案。经过三个小时的玩玩乐乐,手工全部完成了。

  这是一个快乐的过程,而且达到了真正亲子动手的目的。

  说实话,在以往老师留的亲子作业里,有好多都是为了能够交上作业,等孩子睡了我一个人动手完成的。对此,家长聚到一起谈论起时,特别有共鸣。而且个个的牢骚满腹,本来平时工作就忙,还要完成学校任务,什么目的没达到,简直是多此一举。

  然而,我的手工沙龙彻底改变了这些,作为家长,其乐融融、真真正正地享受到了和孩子一起制作手工作业的过程和乐趣。每到周六,我们娘儿俩和儿子班上的五个同学和各自妈妈,大家聚在一起,做小报和各种手工。久而久之,即使老师没留手工作业,家长们也愿意带着孩子来我家玩。

  就这样,眼看着儿子快上小学二年级了,我的小沙龙也已经办了快一年了。其间有很多家长听说后,都主动报名要求参加,我也是非常乐意的。甚至,另外还有些的家长也组织起了这样的社团聚会。

  在一次手工课上,儿子和班上其他几个同学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说他们的动手能力很强,我是由衷地感到欣慰。

  这一年,我完成了从最初抱怨老师手工作业的繁琐,到花时间和精力陪孩子成长的转变。我信专家说的话:这是一种对孩子终生有益的陪伴和培养。

  牛青青

  “病人”太多,树洞必须强大

  关键词:强大

  我是个职业树洞。因为写专栏的原因,我的工作邮箱、微信号都是公开的,于是经常收到读者的信件,有些是不乏真知灼见的读后感,有的是对隐藏在文字之后的作者本人的种种好感和好奇,还有的是生活中遇到了一些刀尖般的困难,心急火燎地渴求帮助,更有些人是因为压力太大或熟悉的生活突然出现变故,于是产生了各种心理问题,又不想成为周围人的笑料,只好匿名找不会威胁到自己生活的职业树洞倾述下心中苦闷。

  心理专家说,有些事有些话长期憋在心中难以化解,是会造成恶劣后果的,连一些癌症都是由于长期精神抑郁引起。我的一个女读者就说,她老公是个不安于室的人,她早就把对方的外遇情况掌控得一清二楚,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也为了让机关工作的自己面子上好看点,她还是选择了各种装,各种强颜欢笑,结果,上次单位体检时才发现,她的子宫和乳腺都出现了不容忽视的问题!现在,每天被中西药轮流洗礼的她才深深感到:原来,长久以来捍卫的一些东西原本那么不值。假如早点找朋友们问问主意,对那些不堪忍受的事早早做个了断,也许生活根本不是现在这副不红不白、不蓝不绿,不清不爽的鬼样子。

  这也正是我们这些职业树洞存在的意义,几句或轻或重,或智慧或朴实的开导,没准就能歪打正着地拨去谁头顶的迷雾,让他们重新感受到蓝天丽日,就算没有这种奇效,静静听一个有心病的人吐露下他们不肯轻易示人的东西,也会让他们紧张焦躁的情绪有所缓解。

  但,在充当树洞的过程中我也发现,有些人的问题其实还在于自己。比如,一段时间以来,有个人每天都给我写信,并非普通意义上的读者来信,而是情书,有时候一封,有时候两封,有时候七八封,甚至每隔一两个小时就有新的邮件进来。关键是,这人也是女的,而且是把我当成了她心中暗恋着的某个男人。据说她迷恋的那男人也是个文艺控,她坚持认为我们风格很像,甚至于我就是那个人。最初我反复向她解释我就是我,我也根本不认识她说的那人,我还劝她把旺盛精力拿来多充电或赚银子,但她就是那样执迷不悟地冷哼着,指责我是为了回避她那火辣辣的爱才故意装作不认识她,指责我是太势利,才不敢接受目前生活清贫的她,她高傲地说:我一个研究生会找不到一份好工作吗?我是固守清贫罢了,不像你们这些蝇营狗苟的人,而且提高了写信频率,风格上,也从以前的苦苦求爱,变成了后来的苦求加咒骂,很快又多了威胁。每封信都像一个小型炸药包。有次她问我要具体地址,说要来看看我。我照例沉默,几分钟后,她的信来了,愤怒地说:还说你不是他?你就怕我找到你,才不敢给我地址!放心吧,你不给我也没关系,凭我,你就算藏到地球上任何一道夹缝里,我也会把你找不来!

  有些人就是很容易就叫人讨厌起来,即便隔着一个银河系,即便从未谋面。毕竟不是真正的树洞,想着自己差点被那些无礼的信引爆的坏情绪,再想想周围某些霸气得莫名其妙的男人女人,还是能明白别人为何躲他(她)们远远的原因。

  但我并没有把一些人拉进黑名单,首先是重新注册邮箱并不困难,我不可能拒收所有信件,其实,我琢磨着,当一个人疯狂敲击着键盘发泄长期积压心头的爱憎,街头也就少了一个向无辜者举刀的病人。现在,再看着邮箱里飞进疯疯癫癫的情书,我会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亲,不准生气,不是给你的!这和柜员机同理,无非装钱的工具而已。总之,真心希望各种坏情绪和愚蠢念头灌入强大的“树洞”后就化为乌有,陌生人,祝你安好。 阿 绿

  下期预告

  你的关键词

  每个人在不同时期都会有不同的问题、不同的重心和不同的目标,就会有当下各自的关键词。最近,你的关键词是什么?(下)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