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6月14日 星期日
第B04版:三人行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第B05版

第B06版

第B07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0版

第B12版

第B13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2015年06月14日 星期日
文学青年造像其二
余一鸣

  余一鸣,中国作协会员,省市作协理事,著有长篇及中短篇小说选九本,曾获人民文学奖、紫金山文学奖等多种奖项,现任教于南京外校。

  文  余一鸣

  认识言者的时候,我们都是四十左右的人了。记得他那时写过一篇我的评论文章,戏称我为"文学中年",我们有相同的命运轨迹,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农村中学任教,然后调进县城中学,然后调入省城名校任教。只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虽未见过面,但对彼此的名字早已熟悉,我们来自于相邻的小县,都是小县文学协会的理事长,都兼做小县文学杂志的编辑,因此见面时一报姓名,就成了熟人,只是让我意外的是这哥们竟是身高一米七八的大汉,且浓眉大眼,长得很像当时红歌星童安格,却比童安格多出一圈茂密的络腮胡。

  言者在大学读书时就发表过诗歌,后来专攻散文,是个喜欢较真的人。历代文人中他喜欢苏东坡。一日,言者上课,读到苏东坡的《赤壁赋》,正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却有学生"扑哧"一笑出声来,言者愤怒地指责学生放肆,学生答:“不就是一个想把官越做越大事实上又只能愈做愈小愈贬愈远的无能之徒吗?”“你……你……”言者气得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来,似乎受辱的不是苏东坡,而是他言者,好久,他猛一拍讲台,才气急败坏地与学生展开辩论。事后,他挺伤心地对我说,其实学生也讲得有道理。我窃笑,苏东坡是苏东坡,你是你,相干吗?有时在所谓的教学研讨会上遇见,某些专家发表宏论时免不了出现漏洞,他就会跳出来引经据典纠正,我在后面踹他,没用。我说你犯得着吗?弄得人家下不了台,专家们就是在人前演个名角,卸了妆都是熟人。他承认我言之有理,却还有续集。

  南京的房价高得令我辈望房兴叹,言者来南京不到一年就借钱买了房,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务,但言者却坚持不肯带家教,他认为语文水平不是靠老师教出来的,让他带家教一会贻误学生,二会辜负家长。言者总是对来者说:如果我答应教你的孩子,或许你现在会高兴,但是将来会骂我,因为我教的学生未必能在考试中拿高分,与其让你将来骂我,不如现在让你生我的气。

  其实,他教的学生高考成绩一直被表彰,他只是不喜欢这种唯分数是图的教学。说起来言者也算得上教学专家,他是南京市最早的那批优秀青年教师、语文学科带头人,还是苏版语文教材的編写者之一,同批上榜者当时都特级教师教学大师了,排排队吃果果也该轮到言者小朋友了,但是他忽然甩手不干了,调入一家出版社做了编辑。我劝他三思,他说,最不该劝阻我的是你,你最明白,我们这些语文教师都在教什么,我走就是图个不装糊涂。也许他的选择没错,这几年他静心创作和苦练书法,著述颇丰,出了二十本散文专著,获得了冰心散文奖、在场主义散文奖等大奖,书法艺术也是日上层楼,我戏言,这状况,真可够得上称东坡门下一走狗了。

  散文大家王充闾来南京,我在北京东路小酒馆做东,言者作陪,酒酣,俩人轮流背诵唐宋诗词,一背几个时辰。王先生官列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吟诗时俨然倜傥一少年;言者动情处须发飞舞,泪眼晶莹。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叹,文学青年不老。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