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6月10日 星期三
第A17版:文娱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5年06月10日 星期三
徐悲鸿艺术思想的当代价值(二)
文/毕宝祥 原载于 《艺术百家》 2014年第2期
毕宝祥

  毕宝祥 蒙山写生 42cm×55cm 2008年

  第三,在学习其他艺术方面,兼收并蓄依然是必要的态度和方式。兼收并蓄就是吸收、借鉴古今中外的一切优秀艺术,包括艺术观念和艺术形式。其原则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即徐悲鸿先生所言:“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用者融之。” 综观当今的美术创作,和过去迥然有别,显得更加丰富多彩。这和在美术创作中不断吸收、借鉴其他艺术是分不开的。就中国画而言,有融合民间艺术的,有融合明暗光影的,有融合表现主义的,有融合印象主义的,有融合装饰艺术的等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代表性的画家也很多。特别是中国画中的工笔画,因为其可塑性强,通过广泛借鉴,大胆吸收,更是出现了异彩纷呈的景象。或许有人会说:徐悲鸿先生是倡导写实主义的,吸收其他艺术,特别是一些西方现代的艺术,是否和他的观点相悖呢?其实不然,徐悲鸿提倡写实主义,是以写实主义为出发点,并非最终目的,关于这一点,在下节会有专门阐述。

  徐悲鸿先生是主张吸收外来艺术的,正如他所说:“西方绘画之可采用者融之”,至于,什么是可采用者,什么是不可采用者,却是见仁见智。在这点上,每个时代,每个人都会存在局限性。但如果都能够互相包容,各美其美,艺术就能百花盛开。或许又有人说,创新才是艺术发展的真正动力,这句话不错,但真正完全的独创几乎是不存在的,都是在继承、借鉴、吸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换句话说,继承、借鉴、吸收是创新的必要基础,应该也是创新的一种方式。就说继承,继承也是一种兼收并蓄的一个方面,“古法之佳者守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守之、改之、增之,究竟守什么?改什么?增什么?这里面学问很大。这依赖于作者的认识水平和综合素养,还有所处时代的影响,这可能会是很主观的选择。其实,主观的选择过程也就是再创造的过程。而再创造何尝不是一种创新。继承如此,借鉴、融合同样也如此。所以说,兼收并蓄也是艺术发展的重要动力。在资讯发达、交流广泛的今天,借鉴、吸收其他的优秀艺术尤为重要。

  第四,艺术上的百花齐放依然是当今和未来的发展方向。“百花齐放”就是艺术创作要多元化,不同的艺术手法、艺术形式、艺术观念并存。这似乎不符合徐悲鸿先生一贯的写实主义主张,其实不然,这也是徐悲鸿先生最重要的艺术思想。下面引用其有关观点: “美术应以写实主义为主,虽然不一定为最后目的,但必须用写实主义为出发点。”“余返自欧洲,标榜现实主义,以现实为方法,不以现实为目的。”“总而言之,写实主义足以治疗空洞浮泛之病,今已渐渐稳定,此风格再延长20 年,则新艺术基础乃固,尔时将有各派挺起,大放灿烂之花。”“艺术之进步在变化,顾不知正亦无从知变化,故艺术之出发点,首在精密观察一切物象,求得其正,此其首要也。”从上面文字中,可以看出,徐悲鸿先生竭力推行写实主义,并不是以写实主义为目的或为唯一目的,而是以写实主义为出发点。出发点毕竟不是目的,出发点是夯实基础,目的是“各派挺起,大放灿烂之花”,也就是先求其正,再求其变。徐悲鸿先生知道,“艺术之进步在于变化”,艺术的未来世界应该是百花齐放。一成不变、一枝独秀是不行的。

  前年,我应邀为纪念徐悲鸿弟子黄养辉100 周年诞辰写篇文章。为此,我认真阅读了徐悲鸿曾为《黄养辉书画集》所作的序,序文开篇即曰:“缥缈空灵,艺事中超脱之境也,但掩蔽浮滑寒俭不才者附焉。于是实事求是者不厌规矩准绳,极意象物之工而求一当。其才者又转求缥缈空灵。”文中大意分三层:一、超脱之境是高境界;二、不能以求超脱为名,掩浮滑之实;三、先不厌规矩准绳,再转求超脱之境。这里的超脱之境可以理解为超脱常规,也就是追求个性,这个性不能脱离于作者学识修养、性格气质以及艺术观念和绘画技巧。装腔作势、故弄虚是不行的。由此可以进一步证实,徐悲鸿先生是以写实为基础,而非目的。目的还是为了“各派挺起,大放灿烂之花”。所以,徐悲鸿先生并非是一个狭隘的写实主义者,而是一位高瞻远瞩和具有博大胸怀的中国现代美术的奠基人。综观当今艺术,徐悲鸿先生所期待的“各派挺起,大放灿烂之花”的局面已形成,而且这种局面还将继续地保持。

  徐悲鸿艺术思想的形成,是基于他长期在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方面的思索与实践,具有一定的系统性、严密性和科学性,因而才会被广泛认同,并且至今还在产生影响。可以说,徐悲鸿的艺术思想不仅是宝贵的文化遗产,在当代也具有重要的价值。

  (毕宝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会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