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6月10日 星期三
第A26版:南京城事·家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5年06月10日 星期三
甘卓是“史上最纠结的人” 成语“摧枯拉朽”和他有关
杨民仆

  甘卓的参军李梁劝他见机行事。资料图

  看以往期数可扫二维码。

  甘卓大半辈子在沙场上浴血奋战,本该是个威猛男人,说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没想到他的内心,比一个天秤座的女人还要犹豫,是选择司马睿好呢?还是选择王敦好呢?他想啊想啊,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就是下不了决心,让朋友、敌人都抓狂、崩溃。

  他可以说是“史上最纠结的人”。

  甘卓失信让王敦发火

  王敦从武昌东下,背后有两把冷飕飕的剑随时可能向他刺来:一把来自北面的梁州刺史甘卓,一把来自南面的湘州刺史司马承。

  王敦的如意算盘是:拉甘卓“下水”,说服他一同起兵,成为“革命同志”;劝司马承按兵不动,成袖手旁观的“第三方”。给的诱饵都一样,那就是空头支票:事成后都做高官。

  但王敦心里清楚:司马承是铁了心的“保皇党”,不是很傻很天真的少女,不会听了花言巧语就轻易上钩。所以王敦刚把“胡萝卜”扔给他,随后就是“大棒”,分兵3万人征讨湘州。

  但对甘卓,王敦拿不准。江水上烟雾笼罩,让甘卓的表情朦朦胧胧。王敦起兵前,派人去劝甘卓:前途光明,兄弟能不能携手合作。甘卓拍着胸脯保证:好的,大哥,我跟着你干。

  王敦大喜,幸福来得这么容易。于是放心大胆发出了讨伐檄文,向天下宣告与朝廷决裂。

  到了约好的日子,武昌的江边旌旗高挂,千舟待发,王敦在战船上焦急地等待甘卓的军队。有个人远远地急匆匆赶来,那是甘卓派来的参军,送上甘卓写的亲笔信,说:此次行动不妥,哪能和朝廷作对呢?劝大哥也停止行动,回头是岸。

  王敦崩溃了,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开弓哪有回头箭?王敦急忙回信给甘卓,说:我此次不是针对皇上,是讨伐奸臣刘隗,事成后让你做三公。

  甘卓一听,又踌躇了,在屋子里面转圈。在他北面还有一个将领叫魏该,甘卓派人去问魏该的意见。魏该的态度很明确:王敦是逆贼,我肯定不会参与。

  甘卓停止了摇摆,于是做缩头乌龟装死,不给王敦回话。

  这时司马承派主簿邓骞带信给甘卓,劝他讨伐叛逆。甘卓好像遇到了多年不见的知音,立即说:我和司马承想得一样,也是有志报国啊。

  刚准备起兵反王敦,参军李梁劝他:你不如坐山观虎斗,不论哪个胜利了,都会倚重你。

  甘卓一听有道理,还是等等再说吧,再次按兵不动。邓骞急了,反驳说:将军身为人臣,国家有难,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守武昌的兵不足五千,您的军队超过王敦一倍,如果进军武昌,就像摧毁干枯的草、拉断朽烂的树木那样容易。

  这就是成语“摧枯拉朽”的来历。

  甘卓还是下不了决心。

  王敦派的说客反水

  王敦军队缓缓沿江东下几天,在江州再次等待,然而望穿秋水也杳无消息。王敦焦虑烦躁,派出手下最得力的说客乐道融出马,希望他口吐莲花,力挽狂澜。

  不料情节的发展让王敦惊掉大牙,乐道融居然是长期“潜伏”在王敦身边的朝廷忠臣,真是大自然的万千变化不如人心的难以预测。乐道融一到甘卓处,立即反水。劝甘卓说:王敦忘记圣恩,您如果一起反叛,就是有负大义。如果袭击武昌,必能建不巧功业。

  甘卓连连点头,说:这就是我的本意啊。

  他正式宣布讨伐王敦,然而没有调兵遣将,手下的人不明白,兵贵神速,怎么不动了。甘卓说:我已通知了各地诸侯,一同讨伐王敦,我又派人通知朝廷,还要等朝廷的回复。

  广州的陶侃接到消息后,也准备领兵北上。

  司马睿大喜过望,任命甘卓为镇南大将军、侍中、都督荆梁二州,荆州牧,原梁州刺史不变;任陶侃兼任江州刺史。建康城内一片欢呼,认定胜利已板上钉钉。

  甘卓终于出发了,一直进兵到猪口(今湖北仙桃市)。王敦在武昌的守兵恐惧之下,吓得逃跑了,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但甘卓在原地不动,发出命令:大家不要急,等四方诸侯到齐了,一起出发。

  这一等就是几十天。 

  甘卓最后精神失常

  王敦觉得这样下去,会被甘卓搞得进疯人院的。于是下定决心,不顾后方,直扑建康。

  王敦这一次豪赌对了,因为甘卓还是在悠然地看风景。乐道融苦苦相劝,但潮涨潮落,甘卓的心却如磐石,纹丝不动。乐道融忧愤中死去。

  王敦控制建康后,一切都好办了,以朝廷的名义下诏,让甘卓退兵。甘卓听到周顗和戴渊被杀的消息后,大哭不止,但还是乖乖地班师。他自从回到襄阳后,基本上就精神失常了。只要听人劝他,他就暴怒发脾气。他一天照镜子,突然看到镜子里没有了脑袋。手下人劝他要加强防卫,甘卓却相反,把军队都解散了,让他们都出去种田。

  此时,襄阳太守周虑收到王敦密令:杀掉甘卓。

  周虑先去踩点,大喜,因为甘卓没有防备,这个暗杀行动太轻松了。

  有一天甘卓熟睡时,周虑跑到甘卓住处,对为数不多的侍卫说:我刚才在外面看到湖中好多鱼啊,一起去捕鱼吧。甘卓左右都高高兴兴出去了。周虑命人在寝室杀掉甘卓,把首级送给王敦。甘卓的几个儿子全被杀死。

  这是王敦刚刚攻下建康一个月以后的事,王敦让自己的亲信,周访的儿子周抚接替了甘卓的位置。

  司马承被处死

  此外交代一下另外两个人的命运。

  湘州的司马承全力抵抗,但湘州太穷了,城墙破败,居民稀少,力量薄弱,没有外援。王敦的3万人很快攻下了湘州,逮捕司马承,随后处死。

  还有一个人和甘卓一样犹豫不决,那就是陶侃。但他比较明确,是不想参与“王、马”之间的争斗,而且远在广州,虽然响应司马睿,但军队基本就没有离开过原地。因此王敦掌权后,也没有动手杀他。

  王敦顺风顺水,但心头总有一块心病挥之不去。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