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5月14日 星期四
第A08版:扬子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5年05月14日 星期四
新闻引子 “胯下之辱”被认为是奇耻大辱。武汉理工大学副教授张能立趴在教室门前,要求学生“凌辱”他。在教授一再鼓励下,100多名学生跨过。副教授解释:要传递敢于用科学真理否定权威、反抗权贵的精神。
教授求胯下之辱,真能培养反抗精神?

  为传递敢于否定权威、反抗权贵的精神,这位副教授真是蛮拼的,但当他主动趴在教室门前的时候,不知道被惊呆了的学生们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因此产生跨也不是、不跨也不是的不适感。副教授说,他那天的行为并非随性而为,而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教学环节,想以此激励学生成为敢于“向奥巴马扔鸡蛋”的人。

  不可否认,中国的教育存在诸多弊端,但教师主动趴在门前求“胯下之辱”,显得有些用错药的感觉。当然,我们不否认这名教师真心对学生的赤诚用意,他愿意放下教师的架子,让学生“凌辱”,足以看出其希望学生摆脱旧有束缚,敢于否定权威之心。

  但是,所有的目的都要以合理的前提为基础,要讲究事物的逻辑。我们来看下,副教授趴在门前,让学生从自己身上跨过去,是他主动要求学生这么做,学生即便真从他身上跨过去,也不存在任何反抗的地方,这与“否定权威、反抗权贵”又有什么关系呢?“胯下之辱”在传统意义上代表着一种极其不尊重,事实上,我们既要教育学生具有反抗精神,又要培养其最起码的尊重。换句话来讲,老师要求学生从他身上跨过去,而最终凭借对事实的判断,不按老师要求去跨的,才是真正的反抗。

  在教育领域,我们渴望有更多教师能牢记使命,为学生提供“走心”的教育。但这并不是以“自虐”为前提,即便现实中需要以“自虐”达到育人的目的,也要有说服力的由头,要“自虐”得其所。在此方面,有先例可循。比如,杭州师范大学教授范忠信,在2014年1月1日围绕南湖爬行了1公里,“掌膝渗血”。他是为兑现预言2013年中国官员财产会从县乡级全部公开,否则自罚的诺言。

  对于年轻人来讲,具有否定权威、反抗精神是值得提倡的,该副教授也发现了问题之所在,但自己主动趴求“胯下之辱”换不来学生的反抗精神和独立人格。人格教育是可以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达到的,倘若教师具有足够的人格魅力,根本就不需要“胯下之辱”这样的自我矮化式教育。 (郑州 谢松波)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