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5月14日 星期四
第A29版:南京城事·专题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2015年05月14日 星期四
为防前婆婆 自家客厅里装上防盗门
原来是前儿媳与前婆婆闹矛盾,法院判决前儿媳拆除
罗双江

  有谁会在自己家客厅里装防盗门?这样的奇事就发生在南京一户居民家中。原来,是作为前儿媳的赵雯和作为前婆婆的李春芳闹矛盾,依法院判决不得不把一间房子让出来给李春芳住,但又约定李春芳不能使用家里的水电气客厅厨房卫生间,于是就想出了这么个“损招”。李春芳见实在没法生活,又再次把赵雯告到法院,经过两审,法院判决赵雯将防盗门拆除,允许李春芳使用这些设施。 扬子晚报记者  罗双江

  获得永久居住权后儿子儿媳离婚了

  据李春芳诉状中称,2004年,儿子宋明为结婚需要,让李春芳将她名下下关区的一处房屋过户给他,宋明向李春芳承诺不卖房。但宋明结婚后的第五个年头,2009年10月,他擅自将这处房子给卖了。当年年底,宋明夫妇又花39万元另买了城北一处房子,并登记在儿媳赵雯名下。李春芳得知后找到宋明与赵雯,二人承诺保证李春芳对这处房子享有永久居住权,并在公证处做了公证。

  居住权“永久”了,儿子媳妇的婚姻却不“永久”了,2010年3月30日,宋明与赵雯在民政局协议离婚,二人约定城北的房子归赵雯所有,并进行了公证。这下问题来了,儿媳成了前儿媳,而前婆婆却要在前儿媳的房子里住到死,前儿媳当然不乐意。

  李春芳没有钥匙,也没法住进去,就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自己的居住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李春芳的诉请,李春芳上诉后,二审法院改变了一审判决,给予李春芳居住权。赵雯不服终审判决,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结果被驳回。

  前儿媳在客厅装防盗门防前婆婆

  再这么闹下去,何时是个头?最终,2013年8月,李春芳、赵雯达成了协议,约定赵雯将一个朝北的七八平米的小房间给李春芳居住,不提供任何设施,包括水电气、卫生间、厨房、客厅,约定归约定,房是死的,人是活的,赵雯总不能24小时盯着前婆婆不让用吧。想来想去,赵雯想了个办法,她在客厅里装了个防盗门,把前婆婆居住的小房间和客厅卫生间厨房彻底隔离了起来,还把小房间内的电线插孔堵了。

  无奈之下,李春芳只能一直在外租房居住。最终,李春芳再次将赵雯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赵雯排除妨碍,将客厅防盗门移至原来的大门处,接通小房间的电,允许自己使用水电气及客厅、卫生间、厨房等公共区域,并赔偿自己在外租房的损失计18000元。

  前儿媳称是前婆婆自愿不用水电气

  审理中,赵雯辩称,下关的房子并非李春芳所说,是为了宋明结婚过户给宋明的。她说,李春芳在与宋明父亲离婚时,约定将登记在李春芳名下的鼓楼区的一处房屋留给宋明使用。但李春芳在宋明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该房出售,购买了原下关区的房子。后经亲戚居中调解,赵雯和宋明共同出资七万元,从李春芳手中购买了下关的房子。后来,李春芳一直盯着他们,所以赵雯和宋明才承诺李春芳对后来买的城北的房屋有居住权。

  赵雯说,此前,自己的再审申请被驳回后,她和李春芳在法院执行局签署了协议书,约定李春芳只对小房间享有使用权,并特别约定房屋的水电气、卫生间、厨房、客厅,李春芳均无使用权,这是双方平等自愿达成的协议。且自己已经按协议履行了义务。所以,坚决不同意李春芳的诉请。

  法院判前儿媳恢复房屋原状

  一审法院认为,赵雯对于李春芳不提供任何设施的约定,妨碍了李春芳的居住权,应为无效,遂判决赵雯接通小房间的电,将客厅内的防盗门移至房屋原大门处,李春芳可以使用房屋的水电气及客厅、卫生间、厨房等公共区域。此外,判决赵雯给付李春芳租金损失18000元,除去已经给付的700元,还应给付17300元。赵雯不服提起上诉,南京中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应予维持,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