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5年02月07日 星期六
第A26版:南京城事·家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26版

第A27版

第A28版

第A29版

第A30版

第A31版

第A32版
2015年02月07日 星期六
绿皮火车带回的符离集烧鸡
——说说你记忆中的“年味”故事(1)
柳扬

  符离集烧鸡

  想知道更多有趣的餐厅信息,欢迎扫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i要辣油”

  老爸做的糖醋鱼,老妈拌的素什锦,外婆腌的风鹅肉……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年味。从今天开始,吃吃喝喝栏目将开设十期《年味》,柳扬跟你一起回顾记忆中的年味,也欢迎你把属于自己的年味和故事说给我们听,欢迎扫微信留言投稿。——编者

  大学时过年回家坐绿皮车,从南京回徐州学生票只要14块,车极慢,晃晃悠悠五六个小时,一个叫符离集的地方是很多旅客尤其关注的地方,因为到这里,他们会从车窗探出头来,从站台的小贩手上买两只烧鸡,作为这一趟旅程捎带回家的礼物,为年夜饭的餐桌郑重添一道菜。

  符离集烧鸡香味浓郁,浸润了油的金黄表皮,白嫩细腻的鸡肉,骨头都是酥烂可以嚼咽的,吃完半天还能口齿生香。同事有个安徽宿州的姑娘,纤细苗条,但一个人吃下一整只,妥妥的。

  白居易诗“离离原上草”说的就是符离集,过去这里水草茂盛、野鸡成群,当地人尤擅烹鸡。在烹鸡的人中最有名的是彭祖,不仅至今仍是烹饪界的鼻祖,还因向尧帝献上了野鸡汤而受到赏识加官封爵。汉楚王墓曾出土过一个泥封陶盆“符离丞印”,其内鸡骨架安好。

  两千多年后,徐淮地区年夜饭的头道菜仍是符离集烧鸡,长辈们嘴里会说着“先吃鸡,吉利。”然后一只烧鸡就在大家讨吉利的声音下被消灭一空。但我以为,烧鸡必须用手撕,而且越不顾忌形象越好,掰下鸡腿或者鸡翅直接抓在手里啃, 最美妙的还是装袋时顺进去的卤汁,放晾后在表皮上结成了冻,滑爽混合细腻,吃时口感丰富,吃过肠胃饱满。

  符离集烧鸡做法复杂,且不说八角、小茴香、砂仁、白芷、丁香等十几种香料,就是晾、炸、卤的程序,也不是一般小餐馆愿意做的。虽和德州扒鸡、河南道口烧鸡、锦州沟帮子熏鸡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鸡”,但符离集烧鸡这几年似乎品牌推广缺了火候,远比不上南京桂花鸭。加之各色炸鸡烤鸡的风靡,似乎正淡出年轻人的视野。

  不过,作为年味的象征,符离集烧鸡却伴随着那句“吃鸡吉利”的喜庆话鲜活在许多人的味觉记忆里。   柳扬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