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A04版:焦点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不当三甲医院科主任 辞职卖掉所有房产,自己做老板
全国8位医生发表“自雇宣言”,商业模式下如何坚守底线?本报对话创业医生
杨彦

    周展超(左三)和其他七名“创业医生”。

    周展超接受采访。

    “我知道,这是一条铺满荆棘的道路,在商业化的今天,我们用微弱的力量来坚守医疗底线。”近日,八位来自全国的皮肤医疗美容专家聚在杭州,在“第四届中国美容皮肤科学精英论坛”上,发表了“自雇宣言”。这八名医生,基本都来自全国各大医院,在皮肤科业界都小有名气。他们还有个共同点,就是都脱离体制成为了创业医生,他们的医学美容诊所,都已经或者即将开业。离开体制的医生,远不止他们八个。像是之前的网络红人@急诊科女超人于莺,也是从北京协和医院辞职,与北京某民营医院合作,开始创办综合门诊。医疗界的“创业流”这真的已经成风了吗?离开大树,医生们的创业路又是怎样的景象呢?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杨彦

    对话“创业医生”

    为啥“下海”?

    体制内实现自己的想法太难

    现在医疗美容的市场巨大,这是谁都看在眼里的。但早在20多年前,市场还未有所动作时,周展超已经看到了这块市场,但是要在公立医院的体系里推出新的一块学科,实际上非常难。“二十年前我想组建皮肤美容激光中心的时候,没有人看好。在公立医院,领导不重视的话,你的项目就很难推动下去。”建美容激光中心需要设备,医院不点头,是周展超自己去和投资方谈,“300万的投资,如果回不了本,你来找我,我个人倾家荡产赔给你!”周展超把这份个人的担保写进了合同,一手建立起了激光中心,很快就出了效益。瘦田无人耕,耕开了有人争,虽然效益摆出来了,再往下推,依旧是困难。

    医院也是个职场,而周展超并没有在医院的规则里游刃有余。感觉到在医院的体制内无法顺利推行自己的想法,周展超在三年前辞去了医院的职务,开始“单干”。

    “我离开医院之后,很快有广东的一家皮肤病医院找我,我又在那边做兼职。”周展超很快发现他在广东这家医院也存在和在南京一样的“困境”:“公立医院骨子里面的体制决定了,他们技术上会听我的,但是发展上不会听我的。”

    周展超曾经在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做到了皮肤激光中心主任的位置。3年前,他从那家医院离开,辗转开始了自己的自由执业之路。

    创业难在哪?

    设备装修人员都得管,当老板不容易

    在杭州举行的“第四届中国美容皮肤科学精英论坛”上,记者了解到和周展超一样,全国还有7位“自雇医生”,他们的诊所开在上海、西安、杭州、北京、深圳等地,而周展超医生的展超丽格医疗美容诊所则开在南京。

    美容诊所一台治疗仪就得上百万,光靠一人之力显然难以承担。周展超背后是有投资商的。但周展超仍然卖掉了所有的房产,全部投到了筹建中的诊所中。“现在我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周展超说为的是话语权。“如果不参股,商人会操纵你,你有了话语权,你能在股东会上说上话,可以保证诊所的方向。”看多了医美市场上那么多的“韩国流”“莆田流”,周展超说他想尽量避免医院染上过重的铜臭味。

    从去年12月份开始正式筹办,到现在周展超已经心力交瘁。成为“创业医生”之后,周展超要管着诊所设备、装修、人员等所有的杂事,各种执照的办理也得亲力亲为,其中周折无数。“就拿租的这个场地来讲,两块二一平米一天,一年下来已经四十多万。这还只是一项,所有工作人员来了,十来号人,工资加上五险一金,平均一人一个月要一万块。”

    “像是租房,原本以我个人名义租的,合同里写好公司成立后直接转到公司名下。但领执照当天又说不行,得从房产局开始全部流程重走一遍。”周展超感慨,经济的压力、事务的繁琐都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随时可能放弃。

    创业能走多远?

    “等我活下来再来投靠我”

    “在国外,民营医疗其实才是最好的医疗,但在我们国家正好相反。20年前进入民营医院的是商人,把民营医院的口碑做得非常差。”周展超希望的是做一个皮肤美容科的样本出来。他希望创业的专业医生能成为民营医疗中的一个群体,最好在医疗美容市场能倒逼其他民营力量,让原本医疗美容行业的乱象能扭转过来。

    不过这条路能不能走通,周展超也没有把握,就像他在微信更新的《我的自由执业之路5》中写到的,他把自己和另外七位医生比作了八支蜡烛,微弱,随时会被风吹灭。

    在周展超的诊所工作的,也有三甲医院出来的医生和护士。“有两位护士都是从南京、深圳的三甲医院辞职出来的,一来她们不太喜欢公立医院的环境,二来对医美行业也看好。”也有医生联系,想到周展超的诊所来“打工”,但被周展超婉拒了,“我说我这边业务还没发展起来,等我活下来了,你再来投靠我。”

    他们也是创业医生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2011年10月开始,于莺在微博上描述医院趣事、生活囧事,幽默的语言颠覆了传统医生严肃、刻板的形象,一下成了网络红人。2013年,于莺从协和医院离职,之后也曾经历过开办诊所受挫的阶段。今年与北京某民营医院合作,开办综合门诊。

    血管外科专家张强:

    我国血管外科领域的知名专家。中国医生自由执业的代表性人物。2012年底,张强正式离开体制自由执业,2014年正式宣布成立张强医生集团。按照张强的规划,他的“医生集团”可帮助自由执业医生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签约、法律支持、团队构建,让自由执业医生顺利执业。

    8位自雇型创业医师宣言

    我们是离开体制后自主创业的开业医生,在我们的执业中我谨记:

    仁爱,心怀仁慈,与人为善,为求治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关怀和服务;

    厚德,尊重生命、坚守原则,不诋毁同行、不欺诈患者,自律行医;

    诚信,不论身份高低、贫富、贵贱一视同仁、诚信医疗,与求治者分享健康快乐;

    博学,不断进取、跟踪国际前沿,用所学回报社会。

    我们将以医疗为核心,拒绝过度推销和医疗欺诈,我们尊重生命、尊重科学。我们有时能治愈,常常是帮助,而总是在安慰,这是我们能做到的,也是我们的承诺!

    我们是创业医生,我为自己代言!

    泼一泼冷水:好厨子不一定是好的餐馆老板

    医生创业,该不该鼓励?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表示,自己也是一位老医生,站在老医生的角度,还是奉劝同行要慎重。

    “很多人会讲在国外医生是自由人,而在国内,医生是单位人,实际上情况也在发生变化。”胡晓翔表示,即使在国外,近几年来也出现了医生“回巢”的现象,即原本自由职业的医生,又重新应聘到大医院去,市场经济已经远不是以前的市场经济,没有必要过度“狂欢”。短时间大量的资本集中到健康产业来,医生个体的经济能力,能否“玩得过”雄厚的资本,也是值得大大打上问号的。此外国内医疗服务总量和构成基本稳定,患者喜欢到大医院就诊的取向又是顽固的,诊所并不是开在那就有顾客,医生能从市场上分得多少“蛋糕”,还很难讲。

    另外,就像好厨子不一定是好的餐馆老板一样,精于业务的医生,也未必能成为一个好的诊所经营者。当医生在医院时,有很多事务是有人代劳的,医生不用自己交水电费,不用和各种行政部门打交道,能把精力都放到业务上。而创业的医生,个人暴露在整个社会之中,事事都要经手,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有时候也要想下,你在医院比如一天能看30个病人,但自己开业之后因为患者少,或者被杂事影响只能看10个病人了,这是不是也是种资源浪费呢?况且还要问一句,在开始无法盈利的情况下,医生能否坚持住自己的底线?”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