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A44版:南京城事·热线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拆迁安置房是“夹层”被列入违建
办不了房产证,老太住了12年还是“黑户”
范晓林

    85岁的贾老太太指着自己的一再“变脸”的门牌叹气。范晓林 摄

    家住南京秦淮区尚书公寓4幢2楼的85岁住户贾玉珍是1998年原址拆迁安置搬回来住的,一住就是12年,可这两年打算花钱买房办产权证的时候却被房产部门告知,房子是夹层,规划图纸上不存在,属于违建,为此贾老太太一家多次找辖区开发公司和派出所等部门协调,相关部门又将房子的门牌号一改再改,等到今年10月下旬办齐了所有手续后,委托白下房产经营公司呈交给南京市房产局,得到的答复是换号没换房,还是不能买。85岁的老太太只得求助扬子晚报记者。

    扬子晚报记者 范晓林 (报料人:兆先生)

    住户:买房时才知是“夹层违建房”

    昨天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接到报料后来到位于秦淮区解放南路附近的尚书公寓,这里的住户尤矿生女士带记者来到小区4幢楼的2楼,但记者注意到门牌号其实是“1A02”,“你家究竟是1楼还是2楼”?面对记者疑问,尤女士答:“我也是这两年才知道,不算1楼也不是2楼,而是一二楼夹层。”

    原来,户主贾玉珍今年85岁,是尤女士的妈妈,1998年5月从原住址白下区尚书村80号拆迁过渡在外租房子,2002年搬回原地,分配到现在的这套尚书公寓4幢2楼60多平米的房子。前年起她们打算买房办个房产证,按照拆迁安置房房改相关政策,这套房子的总价是2.7万多。但房产部门告诉她们,这房子是夹层违建房,没有图纸,办不了证。尤女士说,她们家多次找辖区开发公司和派出所等部门协调,相关部门又将房子的门牌号从原先的“1A02”改成“101”,随后又被告知与现在的“101”住户重叠,于是她家门牌又被改成了“112”,弄得尤女士一家户口簿、身份证和门牌号的住址房号都不一样。本以为这样变一下号牌就可办证了,可等到今年10月下旬办齐了所有手续后,委托白下房产经营公司呈交给南京市房产局,得到的答复是“换号没换房,还是不能买”。记者看到,贾老太的房子厨卫齐全,据称面积有60多平米,层高是2.2米,比楼上的层高略低些。

    房产公司:首次碰到开发商自建夹层房出售

    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像贾玉珍老太太这样的情况在尚书公寓4幢还有贾家的邻居赵家。据悉,还有两家因为把房子出租了,所以还一时没人反映情况,而贾赵两家一直都是“原住户”,如今要买房了才发现问题。

    白下房产经营公司办公室了解此事的杜晓翔科长告诉记者,他们就受理过尚书公寓贾家参加房改房售房手续,但南京市房产局还是以“夹层不能售房”为理由退件不予办理。杜科长说,白下房产经营公司只负责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指示接管尚书公寓,住户要办理售房,他们也只能按照既定的相关手续帮助申请办理,至于批不批还是南京市房产局说了算。不过像这样由开发商自建的夹层房出售的案例,他们也是头一回碰到,他们经手接管房子主要是核对人员、面积和承租人,对于历史遗留下来房屋具体的属性不是非常清楚,而之前的违建大多是住户自行改造房屋结构,谁想到这套厨卫齐全的房子竟然是夹层违建房呢?杜科长也表示,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都会难以接受。但杜科长表示,他们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进行协调处理,尽量化解矛盾。首先,杜科长称,如果是夹层房,那么这些年的房屋租金也会研究,考虑重新调整缴收。

    拆迁办:安置时确实“不知情”,只能尽力补救

    据了解,尚书公寓当时的开发商是南京华材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不过扬子晚报记者昨天拨打114查询这家公司的号码已经不存在,据尚书公寓一些知情居民称,白下房产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也称这家公司的人找不到了。昨天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拨通了16年来一直对此事比较熟悉的秦淮区(两区合并前原白下区)拆迁办吉科长,吉科长称,16年前,她确实参与了尚书公寓部分居民的拆迁安置工作,但只是一般的办事人员,对于这套厨卫齐全的房子并不知晓其实是夹层房。直到今年11月户主贾女士要买房了,才暴露出这个问题。此前为了帮贾家办证,她大夏天顶着大太阳跟着忙前忙后也很尽心。“对于这件事,南京市房产局产权处没有错,夹层房不能办证是按章办事,户主不知情、我们也不知情,都没有错,但弄到现在这个局面,开发商找不着人了,问题出来了,房子不能买了,居民要维权,拆迁部门也没有推卸责任,但这个事情需要领导来研究决定,想办法尽力补救。”吉科长给出她主管领导朱总的电话,但扬子晚报记者从下午到傍晚,先后打了6次,都没有人接听。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