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A46版:南京城事·坊间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32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百余户摊贩搬走后“常回来看看”
“锁金人”的拆迁故事,传递出浓浓的市井情怀
董婉愉

    留言墙。

    锁金东路店铺拆迁后,树木从屋子里“走”出来,没有丝毫损毁。

    拆迁搬走近一个月了,很多商户还经常回来看看,在已被拆迁的原先店铺墙上留下新址电话、抒发感慨,有的店主每天回来只为与熟人朋友打个招呼聊会天,以告慰离情。“锁金村人的幸福感也包括这份对故地的留恋,对社区的难舍。”记者昨日来到锁金东路,看到如街道书记石磊所说那些令人动容的“痕迹”。

    再见>>>

    锁金东路,曾经的“新街口”

    “锁金东路,你曾经是锁金人的新街口”;“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再见东路”;“大学生们,好想你们啊”……昨天下午,记者漫步在600米长的锁金东路上,这里近一个月前依靠锁金中学(现13中分校)围墙建设的一溜简易铺面已经拆除,店铺裸露的墙上随处可见老店主们留下的温馨话语和内心独白,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店主把新址电话写在上面,告诉顾客去哪里找自己。抬眼看向路面,原先被铺面挤占的小区道路,15年后又通上机动车,缓解了拥挤逼仄的窘状。东路的另一侧,是南师大动力专科学校家属区围墙,店铺拆迁后,所有的树木从屋子里重见天日,依然长得高大帅气。

    “锁金村居民的素质真好,这次拆迁前前后后都让我们感动。”街道负责拆迁的余婷婷女士领着记者一边走,一边介绍这些店铺的老板是谁、经营什么、现在每天回来做什么。

    回家>>>

    看看孩子,会会熟人

    锁金东路下岗一条街是1999年街道为当时的下岗职工生活考虑,建设的临时生活摊点群,167家店铺全部经营周围居民和大学生生活必需品,每月的收入可以维持家庭生活。15年后,城市治理上了新台阶,这些家庭中的孩子也长大挣钱养家,拆迁店铺还路于民就成为十分迫切的事。上个月,锁金村街道对这条街进行拆违拆破。

    东路的西头是一对老夫妇开的毛线店,街对面就是锁金第二小学,一些孩子们下课放学会来街上溜达。老夫妇卖毛线之外还带着卖些学生用品。搬迁后的每天上午,他们照例要来自己被拆除的小店原址,老爷子脖子上戴条红领巾,一边还跳绳健身,老太太手上拿着些孩子们需要的小物件售卖。“每天还能卖四五条红领巾和几根跳绳。”老夫妇年龄渐高,孩子的工作也稳定了,全家15年靠着这个小店铺已经脱贫,现在不想开新店。他们不在意能卖个什么价钱,关键是想这个老地方,舍不得离开周围的老熟人。

    搬迁>>>

    老主顾不丢,新顾客盈门

    “小季缝纫”在墙上留下了新地址:锁金医院传达室。余婷婷津津乐道于小季的手艺:同事一件高档羽绒服被锐器刮破了下摆,小季接过来轻松地说了句“明天来取”。次日同事去取,一朵美丽的玫瑰花静静地盛开在羽绒服下摆上,让人眼前一亮。这么费事的工艺,只要4块钱。

    小季搬迁到新址后,原先的主顾并没丢,新增的顾客更多。还有家专门定做打底衫和内衣裤的小门面,最近搬到锁金村菜场没什么生意,店主赶紧跑到老店铺,在墙上写下新的地址,还没忘记深情地写上一句:大学生们,好想你们啊!

    东路南端,记者眼见一位推着婴儿车的中年女性,小车上不是婴儿,而是毛巾、护套等各种家居用品。“她原来是做小百货的,也是舍不得老街,每天下班人最多的时候来凑个热闹。”

    在很多店铺的墙上,还能欣赏到不少书法“墨宝”,余婷婷透露,那也是一些店主留下的“离愁别绪”。这些内心独白与街道两旁高大帅气的树木一样,让每一个走进锁金东村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温馨情感。

    锁金村街道书记石磊介绍,店铺搬迁后这里将进行统一规划,把一条整齐划一的街巷道路还给居民,也是对这些老店主们的一种告慰。扬子晚报记者 董婉愉 文/摄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