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B24版:名家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19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毕宝祥谈艺录

    山苍水幽图  34×136cm 2012年

    山居图  33×180cm  2010年

    春风又绿江南岸 68×68cm 2014年

    秋色 45×46cm 2009年

    山水扇面之一  36×68cm 2011年

    好的作品既要格调高,又要技术好。格调不高不能动人,技术不好不能服人。

    吸引眼球易,留住眼球难。

    艺术既要有时代性,又要有传承性。

    艺术不能免俗,但不能媚俗。

    创新很容易,但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则很难。因为传承的过程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艺术是人造的,因而人可以主宰艺术;自然是天造的,因而人只能顺应自然。人们从艺术创作中得到快乐,正是因为人可以从艺术创作中享受到“造物主”的快乐。

    艺术要风格,但不要出格。

    作者认识水平的高低决定其作品艺术水平的高低。

    作品里要有“文化”,即书卷气,更要有“人化”,即人的品格、气质、个性。

    画也有“豪放”、“婉约”之分。豪放者求气势,婉约者求韵味。豪放者给人震撼,婉约者耐人寻味。

    就个人艺术而言,越有个性的就越有价值;就民族艺术而言,越有民族性就越有价值、越有生命力、越能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民族性即是民族的个性。

    “传统”山水画与“现代”山水画的关系,就像是“父”与“子”的关系,不管儿子多么叛逆;不管父子俩的面貌、性格、观念多么不同,但彼此的血脉还是相通的、基因还是相连的。

    我国经贸加入“WTO”,令国人振奋。在我国经济界为国际一体化而努力时,艺术家们也在积极地投入到“入世”的运动中。经济和艺术并驾齐驱地跨入“国际化”的门槛,这是国人所希所望。但经贸和艺术有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经贸侧重的是交易,文化侧重的是交流。经贸交易的是物质产品,而艺术交流的是意识形态。物质产品更注重的是先进、时效、实用,以满足现代人的物质需求;而艺术交流更注重的是精神内涵、民族特色和文化传承,以促进和丰富社会的精神文明,满足民众的精神享受。物质的交易更直观、更易见成效,价值判断也容易;而艺术的交流却有个漫长的磨合、接纳过程,价值判断很难。物质交易更看重时效性,过时的东西就会被淘汰。而文化除了注重时尚性,也注重经典性。经典的艺术是不会因过时而淘汰的,比如各民族的一些经典艺术永远会得到世界的尊重和喜爱。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将物质交易和艺术交流等而观之。

    文化是个具有相对独立的系统,并不能完全由国力来控制,只不过人们通常以世俗的、“物质”的眼光来评价一切。物质文明的光环,使得非物质的东西也跟着“沾光”。前些年,大陆娱乐圈流行的“港台腔”就是一例。

    好的山水作品应该是自然天成,其自然应该包涵三方面:一是作者情感的自然流露;二是客观山水的自然再现;三是绘画技巧的自然应用。

    大师的作品放在展览会上是很难获奖的,因为大师的作品多以平淡天真为最高境界。信手拈来、自然而然的东西最为平淡。可想要在大展上获奖,非得费尽心机、八面讨好、劳命伤财不可。

    画家要三“炼”:炼手、炼眼、炼心。但炼手不如炼眼,炼眼不如炼心。炼手是炼技巧,炼眼是炼观察和鉴赏。炼心是炼气度和修养。

    人的百分之九十都属于社会性,真正的个性只有百分之十。艺术家怎样把握住这百分之十非常重要。

    绘画创作应该是多元化的,绘画作品的评判标准不应该是单一的。任何厚此薄彼,唯我独尊的观点都是不对的,就像自然界中的生物链一样,艺术界也是互相依存的。

    现在很多人把个性与创新混为一谈,是不对的。个性是作者的个性在作品中的自然外现,而创新则更多的是追求外在形式的新颖;个性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创新更多的是刻意而为。现在人所谈的创新大多是停留在表现形式上的创新。

    为创新而创新,在以审美为主的绘画中是不成立。值得一提的是,“审美疲劳”是存在的,一种美看久了也会麻木的,取而代之是另外一种美,正所谓“绚烂之极复归平淡”。“喜新厌旧”也是人的正常心理反应。但这里的“新”与“旧”是相对的,就像“绚烂”与“平淡”一样。新看的多了,看看旧的也会有别样的感受的。这就是艺术的发展经常会出现回归、人们的审美经常会带有怀旧色彩的原因所在。

    “画品如人品”中的人品之“品”,只是指品德、品性,还包括品格、品味。而品味里还包涵了人的艺术素养、学识阅历等等。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品德不高、品性不好,但画的品味却很高尚的原因所在。

    任何艺术都有正负两方面。褒者看其正面并大加赞赏;贬者观其负面并横加指责。艺术正是在这样的褒贬之中发展起来的。“褒”使其优秀的东西得以传承,“贬”使其糟粕的东西得以剔除。

    艺术不能世俗化,而应精英化。对于大众的审美要求只能是引领,而不能是迎合。引领、提升大众的审美水平是艺术家的责任,也是“文艺为大众服务”的真正目的的意义。

    眼的功能:一是看;二是找;三发现;四是欣赏。这四个功能依次从无意识到有意识,从基本需要到精神享受。而引导人发现美和欣赏美是艺术家的责任。

    现在的艺术被附加的东西太多!有些艺术其实已与艺术无关。

    毕宝祥,1960年生于南京,现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会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兼职教授、江苏省社科联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常有作品和文章发表于《美术》《美术观察》《国画家》《画刊》等专业刊物和书籍;常有作品参展和获奖,曾在江苏省美术馆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十余次。2012年4月应联合国新闻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联合国中文处、美国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邀请,赴联合国举办画展,央视、凤凰卫视、新华社等媒体进行了采访报道。出版有《山水画的传统与现代》《黄宾虹山水画技法解析》《毕宝祥画集》《毕宝祥山水小品集》《国画山水》《文画毕宝祥》《毕宝祥山水画集》等,并主编“徐悲鸿奖”系列画集和论文集多部。作品被中南海、江苏省省委常委会议室、江苏省美术馆等机构及个人广泛收藏。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