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10版

第B11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19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一锅黄亮的汤、汤里火红的尖椒、乌黑的花椒、暗黄的酸菜、碧绿的香菜,衬托着油光水滑的洁白鱼片。
酸菜鱼

    [安徽]陈谷子

    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面,粉白墙、瓷砖地、木桌椅,简单朴素。名曰“川府酸菜鱼”,招牌菜当然是酸菜鱼了。白墙上贴了许多酸菜鱼的图片招贴,任何地方、任何角度,一抬头,都能看见。那些招贴,就像满世界下了挑战书:不服来试试。

    馆子很小,找到位子就算幸运。坐下来,还需要等一会,继续考验你的耐心。捏着筷子,看着墙上的招贴,感觉百无聊赖。难受的是,旁边桌子酸菜鱼已经上来了,鲜香麻辣,一阵阵飘过来,口水就不争气地涌出来。

    一锅黄亮的汤、汤里火红的尖椒、乌黑的花椒、暗黄的酸菜、碧绿的香菜,衬托着油光水滑的洁白鱼片。鱼片挤挤挨挨,侧着身子浸在汤里,像一群鱼游到这个花花绿绿的地方,被什么吸引了,再也不想走了,成了一幅画。把筷子伸进去,夹一片过来,轻轻放进嘴里,带来的酸汤先把口水勾引出来了。滑嫩的鱼片,含在嘴里,如抚摸婴儿粉嫩的肌肤。鲜味在各种味道里算不上强悍,但是不知怎么就把你捕获了,中间夹枪带棒还有麻辣的刺激。不过,还是酸味持续的时间更长。鱼片悄悄离开了,你正稍感失落,不想酸味又回头拉你一把。一切挣脱都是徒劳的。

    鱼片是斜着片出来的,有少许劈断的软刺夹在其中,让鱼片不是一味的软,多了一丁点骨气。那些短刺,是对食客一遍一遍善意的提醒,再豪放的人都不得不收敛一些,进入细嚼慢咽的节奏,牙齿慢慢摸索,退出短短的鱼刺,吐到桌子上。有时还要请手指帮忙,有的不由自主翘起兰花指,相当斯文。

    酸菜就显得糙一些,放进嘴里,舌头上好像多了一块麻布。舌头嫌它碍事,三下两下把它卷起来,成了一个裹着各种味道的小包袱,然后送到牙床上。加工后,再咂摸咂摸,可以确认,是酸菜的味道,但又不全是酸菜的味道。大半碗饭下肚,那盆酸菜鱼基本上只剩下汤了,舀几勺汤泼进剩下的饭里。虽然鱼片和酸菜的影子都见不到了,但是嘴里的饭分明在提醒你,它们并没有走远。这时候,再上一盆的心都有。中午不回家,都是去那条小街上吃,酸菜鱼馆是必经之处。每次路过,不能乱看,怕双脚不听脑子的指挥。低着头匆匆走,很拧巴,明显是在跟鼻子和肚子过不去。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