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03日 星期三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19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2014年12月03日 星期三
我不知道爱情是否长久,但我可以肯定,亲情则是沙里的金,沉淀为回忆时闪闪的光泽。
旧 居

    [南京]黄雅芸

    南京南湖,父母的旧宅安静整洁,一如他们的生活简朴平静与端庄整饬。那小小的生活情趣、审美品格留在了墙上的苏州刺绣上,留在了餐桌中央已落有灰尘的花瓣上、门前楼梯矮墙上手绘的水粉花卉上……转身四顾,舒适的沙发静候着未来的主人,没有一丝划痕的实木地板投射着正午的好阳光——多么令人眷恋的阳光,曾经欣喜地搬进这个家,而今又匆匆离去,而这片阳光始终慷慨赐予、悄然陪伴……每一次的离别都若有所失,仿佛过去的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陡然间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彩,叫人久久不愿离去。这层朦胧的光彩,是屋檐下平常岁月里的安静守护、相扶相携。我不知道爱情是否长久,但我可以肯定,日子都是握不住的细沙,亲情则是沙里的金,沉淀为回忆时闪闪的光泽。四十年的共同生活,在白发渐染的鬓角,在皱纹爬上的额头,更在一回回告别旧居时缓缓地带上门、轻轻地一声低叹里。

    伫立在南湖街角,很安静的午后,行人很少。时间在这时候仿佛凝固,我打量着这条老旧的街,以一个故人的心情。

    路边的树们不娇贵也不矜持,依旧绿意葱茏,在它们的荫里,你总是走得分外畅快。在这寥寥可数的最后行程,你终于停下了脚步,第一次地抬头仔细张望,想要记住一点什么,而你唯一能记起的就是它们的毫不别致的平凡。

    面前走过拎着两沓捆扎整齐的旧报纸的阿姨,去隔壁的废品收购站。那些报纸也许曾经崭新地搁在她家的餐桌上,在她的孩子飞速地喝着热气腾腾的粥时也许也飞速地瞟上几眼同样热气腾腾的大标题,嘴巴里含糊地议论几句,就匆忙背起书包上学去——报纸的边角已经泛黄,所有的新闻都成了往日故事,那些热气腾腾的早餐时光是否也已改变了模样?报纸两沓,换做20元的钞票,被阿姨轻轻捏在手里。

    锁匠的铺子里挂着大大小小的钥匙、锁扣,还有好多我叫不上来名字的金属配件。窄窄的柜台里面是一对中年的夫妻,他们不出声地劳作着,微风吊扇在柜台上转啊转啊,连风似乎都缄默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妇女过来了,她的头发吹得翘起很高,老远就喊:“师傅!有空去我家一趟吗?”沉默的丈夫抬头,竟是很有神的眼眸:“有空!”利索地准备了工具包,搁进电动车篓里,一扭电动车把,跟柜台里依旧安静做活的老婆交代一句“一会就回”车子便一下子出去了。生意看来不错,在那一抬头的灵敏眼神里写得清清楚楚。

    这些年来,父母曾经多少次来来往往走过这条绿荫覆盖的小路,是去南湖公园散步,还是奔往公交车站去探望远在城东的我家?他们一定也到收购站卖过废旧报纸,毫无疑问他们也总是把报纸捆得整整齐齐结结实实。他们又在锁匠这儿修过几把锁呢?

    我想象着,揣度着,仿佛在编写一个我无从参与的遥远剧本。恍然间,我发现,自己已出走得太久。我并非故人,只是过客。

    搬迁新居,原是儿女的心意。而留给父母的那份故人惆怅,又该是多么深呢?在明亮崭新的高楼窗前,他们的眼睛里是否会有黯然的云朵飘过?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