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2月03日 星期三
第B04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4版

第B08版

第B09版

第B11版

第B12版

第B14版

第B15版

第B16版

第B17版

第B18版

第B19版

第B20版

第B21版

第B22版

第B23版

第B24版
2014年12月03日 星期三
我们就着一盏灯,点了两杯煮得酽酽的姜茶,一篮奶油爆玉米花,开始了只有两个人的首发式。
两个人的首发式

    [南京]侯萍

    2013年12月16日,一个初冬的雨夜,却并不寒冷。细细绵绵的雨丝,只有走到路灯下才看得见。那些雨的精灵落在帽子上,落在外套上,根本不让你有一丁点儿察觉。

    闺蜜的私家书问世了,我们相约庆贺一下。晚上19点30分,我下了健身课之后,径直去了秦淮河畔的雕刻时光咖啡馆。闺蜜比我先到,坐在已经掌了灯的小桌前。那张小桌一面靠着涂鸦粉墙,一面倚着老木头书架,另一面流动着窗外的秦淮夜色。说是流动,因为对岸有人吹萨克斯管,因为不时有画舫过往,水中的倒影会轻轻扭摆几下。

    此前,闺蜜Q我:“要不要请其他人?”我在键盘上敲出:“你有书赠送么?”当然木有,我们会心一笑。这私家书只印了两本,一本作家自留,另一本作为“生辰纲”,谋划礼献作家老爸八十大寿。说“谋划”,是女儿想制造一个惊喜。

    我们就着一盏灯,点了两杯煮得酽酽的姜茶,一篮奶油爆玉米花,开始了只有两个人的首发式。一切都是那么可心随意,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安宁。在两个灵魂相交的时空里,物理的存在,瞬间退远,消融在虚无缥缈的幻境中。作家推了推滑下秀美鼻梁的眼镜,念起一段增补文字。文字的力量就是这般神奇,借助于嗓音的传播,竟像电影镜头一样历历在目。

    我仿佛听见巨大的火车轮子呼哧呼哧喘出白气,随着一声老牛般憨憨的汽笛,车轮齐动,隆隆响声恰似夏夜天边滚过的惊雷。一个小女孩坐在靠窗座位上,朝着与家与父母背道而驰的方向,就这样被火车带走了。科普丛书中的一万个为什么,犹如一万朵晶莹的泪花,凝结成一个大大的问号,问号变成了一只大大的耳朵。火车呼啸着,掠过铁轨两旁开着花的绿树,枝条时不时掩住那只大耳朵,除了风声,大耳朵什么也听不见。

    当这一段念完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抱住温暖的白瓷茶杯。茶杯的温度暖和了双手,双手的温度同时也保持着茶杯的温度,不会凉得那么快。姜茶性热味辛,适合冬季驱寒,但与咖啡情调有点不搭。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朗读者和聆听者同时都被深深感动了。自古以来,伤离别似乎都是成人的故事,而且大多与爱情有关。离别对于孩子的心灵伤害,有谁发现、体会、关心或者表达过吗?

    我们就这样静静相对而坐,不知不觉间,似乎掌心的体温也低了些许,茶杯和茶都凉了。是啊,只有自己温暖了,才能温暖别人哦。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闺蜜请他续茶。“要滚烫的开水哦。”闺蜜说“滚烫”和“开水”时,加了重音。服务生微笑着说:“水加多了,姜茶辛味就不浓了。”他说得没错,因为姜辣素才是生热发汗之源,而添加滚烫的开水,只能从外部温暖身体感官。是啊,在我们的短暂生命中,在每年的寒冬腊月里,身体和心灵都感到温暖的人,真真是有福的。譬如我们,譬如当下,譬如这两个人的首发式。

    其实,说什么首发式只是自我调侃,分享喜悦才是本真的心意。这样的首发式——只有两个人的首发式,不但一点也不累人,而且非常享受。我们就像平常的某一天,相约一起喝杯咖啡喝杯茶,看场电影聊聊天。这样的首发式,谁有过啊?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