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第A40版:南京城事·拍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老赖看到手铐,大喊“我还钱”
雨花台区法院前天集中执行一批案件
雨研 任国勇

    法警拿出手铐准备对游某强制执行。 任国勇 摄

    25日下午,南京雨花台区法院执行局集中执行了一批案子,邀请媒体和区人大代表监督。其中两个案子令人印象颇深,这两个被执行人身份还有点特点,一位是替人打官司的法律工作者,一位是年轻的全职妈妈。这位法律工作者一审被判决还房租2.7万,二审维持原判,从1月份判决生效至今没还钱。前天,他被约到法院后,言辞狂妄拒不还钱。执行法官下令铐上他,他在被铐的时候大喊“我还钱”。

    这个法律工作者游某学法懂法,开了一个法律咨询中心,自己当主任帮人打官司,可他欠公路管理站2.7万元办公用房的房租,两审法院判还钱却拒不执行。游某说,他一次性把钱给了二房东了。法院审理认为,游某虽没有直接与公路管理站签合同,且辩称自己把钱给了二房东,但他拿不出证据,管理站也没收到钱,因此一审判决他支付2.7万元给管理站,二审又维持原判。法院判决今年1月已经生效,但他一直没有还钱。

    25日下午3点多,雨花台区法院执行局的办案人员原本准备上门强制执行,游某终于接听电话了,愿来法院解决。当时执行局陈晨局长亲自安排游某在会议室谈话,现场还来了四位区人大代表,游某一进门就拿出一本册子寻找法律条款辩解。陈局长说,法院已判决生效,而且给了他足够时间,高一级法院没有正式受理申诉前,只要判决没有撤销就要执行。就这么一个简单道理,游某依然态度傲慢嚣张,辩解中也多次改口。陈局长当即下令把他铐起来。两名法警上前,游某使劲抗拒,并大声喊“我还钱”。当晚,游某才认错写检查,并让家人送钱来。游某从事这份工作也没少和法院打交道,懂法还违法又何必呢。

    接下来要说的是女青年张某,她曾借用同事信用卡刷卡4万多元一直没还。法院判决后,她也不还,最近办案人员发现她还卖了一套小产权房,家里还贷款买了一辆轿车。前晚,办案人员决定上门逮她或者她丈夫。前往的途中,还担心这对夫妻不配合,法警带上了手铐等约束器具。上门时,家中只有一名老人在做饭,张某和丈夫去幼儿园接孩子了。法官和法警在他们家里等,见张某夫妻带孩子回到楼下时,老人说能不能不让小孩见到这一幕?法警考虑到在执行过程中,经常遇到场面失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容易给孩子心灵留下阴影,但又不能让老人下楼打招呼,以免通风报信。办案人员决定,在夫妻俩进门前,采取回避,全部集中在小房间,由老人将孩子直接领进卧室,把张某夫妻俩领进小房间。孩子被领进卧室后,办案人员才出来问话。在不足60平米的家中,孩子不知道家中来了这么多办案人员。原本,打算把张某丈夫也带走,考虑到家里有老人和孩子要照顾,办案人员只把张某带往法院。办案人员批评张某,判决生效后仍不还钱,且电话不接,不做还款计划,本打算强制执行的,考虑到实际情况给予人性化关怀,如果真要动真格的话,给孩子看到多不好。张某表示,已经在拟定还款计划。

    通讯员 雨研

    扬子晚报记者 任国勇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