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第A19版:文娱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第A33版

第A34版

第A35版

第A36版

第A37版

第A38版

第A39版

第A40版

第A41版

第A42版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书法家孙寿中:“笔追宋意”的书韵人生
唐占军

    青年书法家孙寿中近照

    艺术请柬

    时间:

    11月29日下午2点开幕

    主办:

    九华艺术馆

    地址:北京东路与龙蟠路交汇处九华饭店一楼

    与寿中兄相识,同在一个军级大院里供职,是出门不见抬头见的战友。那时候条件有限,夜阑人静,简陋的斗室,每天两三点钟依然灯火如炬的,总见他在用功挥毫。熟视有睹的我们,对此动容之余,更怀钦佩。

    古人常用“废纸三千”、“池水尽墨”来形容书者所下的巨大功夫。当下,寿中兄对书法的痴迷和对古代法帖的苦苦摹习,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初冬时节,当凛冽的寒风在六朝古都南京乍起,寿中兄的“笔追宋意”个人书展恰如一抹暖阳,洋溢在人们心头。

    寿中兄自幼生长于江苏淮安。在这寓意“淮水安澜”的地方,京杭大运河从境内穿过,使其成为一座沟通南北、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人文荟萃孕育了厚重的历史地位,大军事家韩信、汉赋大家枚乘、巾帼英雄梁红玉、《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戏剧大师王瑶卿,一代伟人周恩来……名人辈出,沧桑如诗。浸润于如此丰裕的人文语境里,寿中兄自足自适,高蹈远引,眼中是云蒸霞蔚,心里是一片清虚与澄明。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于寿中兄而言,此中真意,心驰神往,夫复何求?

    有情观鸟啼深树,无事看风扬落花。如今已供职于江苏省商务厅的寿中兄,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便只有眷顾这方小小天地了,澄怀观道,随遇而安。自2014年2月他的“商务之梦”个人书展一炮打响,接二连三的作品迭出使得寿中兄的书艺人生变得格外敞亮——只要伫于案头,那飞扬于笔端的墨彩,就会在瞬间将其与沉湎于形而下的趋利务实之辈划出一道鸿沟。  

    寿中兄每每念及,年幼时,在父亲的监督下,吟诵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在炕桌上铺纸写字。父亲的要求无非是要他把字写稳,把人做正。事实上,自从初次弄翰,寿中兄便再也没有离开过黑与白的笔墨世界。

    书中无日历,寒尽不知年。少年寿中以汉隶入门后,其在晋唐法帖中又游弋多年,奠定其行楷基础,再后来以怀素、孙过庭为宗,奠定了草书基础。在进入脱帖创作过程中,他的楷书在传统楷书中加入米芾的用笔及王铎的取势;行书则中规中矩从其楷书自然演变而来;草书则大量融入黄庭坚及祝枝山的笔意。总体看来,寿中兄的书法受宋四家特别是米芾、黄庭坚的影响至深,悟得雄强劲健、洒脱豪迈、行云流水之唐宋法度。沉浸在对宋时墨迹法帖的深入研究,他时时用心揣摩,特别是对“米黄笔法”的深刻领悟,并由技而道,心摹手追,娴熟地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审美形式,在劲峭之中展示轻柔与清逸,在稳健之中蕴含雅逸与恬淡,让人久视弥珍。或许从书海帖派中汲取了太多的烟云水气,他的书法开合有度、呼应自如,疏密匀称,平和简静而又恬淡清纯,空灵飘逸犹如野鹤仙游,笔势遒劲舒展,章法严谨多变,神采与形质兼容,富有含蓄温婉、刚柔相济、中庸和谐之韵致!

    欲成为一个纯粹的书法家,必须广泛涉猎各种字体、各种书法风格,并根据自己的审美要求大胆取舍,以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这样的风格又必须经过不断的自我否定。书法水平的水涨船高,就是在如此反复否定中逐步实现跨越。寿中兄就是这样一个博读广识、善于“以学养书”的人。经过多年的沉淀,他所创作的内容大多以诗词歌赋等国学内容为题材,藉以诸葛亮前后《出师表》、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及老子的《道德经》为创作题材的楷行草三体长卷,最长的有数十米,无论从结字、用笔,还是整体气息,都以较深的学养作为支撑,笔下既有功夫又见神韵。

    “作字于静中,自是一乐事”,当年苏东坡也把书法看作是一种娱乐,一种游戏。寿中兄亦深以为是。澹泊的心境,豁达的心胸,宏敞的心量,使他在泼墨之间始终神气怡然。每当灵感与激情袭来,纵笔挥毫,便是满纸云烟。在寿中兄看来,碑可强其骨,帖可养其气。他固守着自己的审美原则和语境,着重强调书法点画的质感,注重章法和视觉的冲击,以惊人的化合能力,以及由此流露出的散逸跌宕之气势,逡巡了众多书法同道的目光。

    寿中兄说,自己不愿重复古人,更不愿重复自己。在不断告别古人与过去的过程中,他试图重构自我的书写方式,并以此作为一种自觉的追求,在中国书法的深沟大壑之中寻找一条契入历史遗存的甬道。唯其如此,方能真正获得书法的真谛。

    纸上录年轮,书韵即人生! 寿中兄,请允许老友为你这匹书坛中杀出的“黑马”喝彩!    唐占军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